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250|回复: 0

该有的大公司病全有!CEO坦诚字节正走入平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1-31 09: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有的大公司病全有了”CEO坦诚字节正走入平庸

虎嗅注:1 月 30 日下午,字节跳动举行 2024 年度全员会。公司 CEO 梁汝波表示,字节跳动 2024 年的关键词是“始终创业,逃逸平庸的重力”。梁汝波在分享中多次提及“危机感”,并将“加强危机感”列入年度目标。他坦言,最大的危机感是担心字节作为一个组织,正变得平庸,无法取得新突破。

过去的 2023 年,字节跳动在电商、本地、短剧赛道频频出击,一副进击者的姿态;但在今天下午( 2024 年 1 月 30 日)字节 CEO 面对面全员大会上,梁汝波却罕见地一再提及“危机感”,并坦言不少人反馈,现在字节“该有的大公司病全有了”。

事实上,一路狂飙的字节跳动,早在 2023 年 2 月便从 OKR 层面全面“降速”( OKR 即目标与关键成果法,会将公司战略目标逐步、分级拆解为每个员工的工作目标,员工自下而上完成 OKR 进而推动公司目标实现):双月会从 3 月初调整到 4 月初,之后整体 OKR 周期由双月改为季度,公司级双月会也改为季度会。

针对上述调整,梁汝波在内部信中坦言,此举目的在于:一方面公司现在大部分业务相对成熟复杂,双月变化不明显,回顾周期可以更长些;另一方面,集团业务快速变化,或者处于关键时期,可以选择在季度中增加一次回顾和对齐会议;业务变化较慢,可以选择两个季度开一次会议,总体减少会议频次后,也可以增加一些主题会议,让讨论更加深入。


另外,梁汝波强调称:“内部也收到一些反馈,比如双月会准备时间长(甚至有部门会排练),但信息增量少、有质量的讨论少。公司需要通过加强字节范和领导力原则来直面这些问题。更注重会议效率,文档清晰简单,不堆砌材料,不包装不走形式,做到求真务实、坦诚清晰。”

这一度被外界戏称是:字节的 OKR 不 OK 了。

字节的组织危机

在今天下午的 2024 年字节跳动 CEO 面对面全员会上,梁汝波谈到多个自己观察到的组织平庸化趋势,包括低效、迟钝、标准低。

将时间指针拨回 2021 年 11 月,字节跳动正式完成从“张一鸣时代”到“梁汝波时代”的权力交接,后者“主刀”了字节跳动组织架构大调整,实行业务线 BU 化( Business Unit,即业务单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 TikTok。

张一鸣(左)和梁汝波(右

张一鸣(左)和梁汝波(右

图为张一鸣(左)和梁汝波(右)

2022 年 7 月起,梁汝波在自己 OKR 中清晰了组织“去肥增瘦”的目标。既关注管理效率,确保管理可以规模化,不过度混乱;也关注管理效果,保证组织不僵化,能保持弹性。

具体落地,一方面是控制组织增速,据了解,彼时梁汝波 OKR 中明确管理层会根据业务形势更新人力计划,降低 2022 ~ 2023 年招聘计划;另一方面,鼓励各业务按照实际需要灵活调整 OKR 且管理层给予更长的耐心。

事实上,字节跳动高速扩张这几年正像黑洞一样吞噬着人才,其 HR 在脉脉、BOSS 直聘、智联等所有招聘渠道风雨无阻的疯狂招人,似乎字节跳动正成为一个无限吞噬人才的黑洞,组织规模迅速从几万人激增至十几万人——以至于字节的“生长速度”连腾讯、阿里都为之侧目,移动互联网也完成了老 BAT 三足鼎立到两超多强对抗再到新 BAT( ByteDance、Alibaba、Tencent )角力的版图重塑。

但伴随而来的便是快速扩张“恶化”的大公司病。其中,无效汇报、会议扎堆是显性滋生的“副作用”之一。诚如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对虎嗅吐槽的那样:“当员工以抢到会议室作为一天工作的最高成就时,你很难不去思考组织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对此,梁汝波表示,公司出现组织效率变低的情况。一个内部系统的简单需求,拉了一堆人,一开始评估要 1000 人天,也就是 1 个人要做 1000 天,深入追问之后发现,其实是有些人理解错误,最终发现只需要1个人做 15 天就可以完成 。而一位员工离职加入创业公司后,告诉认识的同事,他在创业公司,1 个月干了字节 6 个月的活。

“我这里是说组织低效,大家不要误认为我在说大家不努力。”梁汝波称,恰恰在一个平庸低效的组织里,员工会更容易感觉累,因为自己即便很努力,但最终效果却不理想。

其次是迟钝,对机会的敏感度不如创业公司。他提到,公司层面的半年度技术回顾,直到 2023 年才开始讨论 GPT,而业内做得比较好的大模型创业公司都是在 2018 年至 2021 年创立的。

最后,梁汝波还提到了标准降低。他说,虽然公司一直强调文档要简洁、准确、好理解,但平时还是有很多文档动辄上万字,黑话满天飞,有无穷多的缩写,不直击问题。

尤其公司变大之后,有时候梁汝波都觉得,公司的效率如果比其他优秀团队低 30%,他是不意外的,甚至低 50% 也不震惊。但回头想想,这种不震惊本身是让他“出冷汗”的,因为这意味着“我自己的标准在下降”。

梁汝波表示,应对这些问题,必须要打破自满,提高标准,建设精干的组织。也只有这样,字节才能“逃逸平庸的重力”。

字节离不开优秀人才

张一鸣在卸任 CEO 时曾表示,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 CEO 会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

他认为优秀的组织应该由大量人才 + “充分 Context,少量 Control ”的管理模式构成,这样能保证组织内交易成本最小,并且作出高质量的决策,释放更多创造性。

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实现一个产品功能时,从准备上线到复盘最快只需一周,“小前台”机动性优势被充分放大;至于“大中台”则更像一个从技术、用户运营、商业化上协同支撑的运转中枢,最大限度保证各个业务板块协同效率和资源调配。

本次全员会上,梁汝波提到:组织的平庸与卓越也会直接关乎到公司对于优秀人才的吸引力。

“优秀的人是会用脚投票的。他们会去寻找更有挑战的事情,更高回报的可能,然后会去寻找能够更能相互激发的同事。我觉得我们一定要立志于打造这样的环境,让这些人才向我们投票。为此,字节会在激励上继续加大区分度,尽最大的努力保留和吸引优秀人才。人才密度提升之后,组织的效率和标准也会提高。希望团队都能够以优秀创业公司的标准要求自己。”梁汝波说。

他以航天器举例,航天器需要达到一定的速度,才能摆脱地球重力,否则就会坠落,组织发展也是如此——所以,必须要从精神上打破自满,提高标准,保持危机感和始终创业的心态,同时在激励上加大区分力度,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才能“逃逸平庸的重力。

在全员会的最后,梁汝波还分享了字节跳动 2024 年的三个目标:

一是组织管理文化层面,加强危机感,始终创业,逃逸平庸的重力;

二是持续增加社会信任;

三是业务上继续聚焦少量重要的事。

这是梁汝波又一次对内强调“始终创业”,上一次梁汝波谈及“创业”还要追溯至 2022 年 6 月接任字节跳动 CEO ——彼时,恰逢字节跳动成立 10 周年,梁汝波认为组织渐渐变大之后,负规模效应也在变大,“要避免过于依赖资源,陷入大公司病”,并对“字节范”进行调整,将“始终创业”从第五提升到第一位。

这种集团层面的心态调整,对于字节跳动新业务推动至关重要——眼下,字节跳动加大资源倾斜的电商、本地生活无不是需要慢工出细活、深耕的业务,而字节跳动频繁的业务复盘和急躁的业务心态非常不利于“重业务”落地——流量倒灌,大力出奇迹这些策略不适合重的业务,或者说打出来地基不稳,所以字节跳动在本地生活、外卖业务上的“拉扯”,本质上是在自我突破。

如今,字节跳动就像一块构造精密的瑞士手表,数万个齿轮带动着整个巨大机体的正常运转。一旦有空转,甚至停止运转的齿轮传导下去,会导致走时过快或过慢,这都会浪费公司巨大的人力、时间及纠错成本,梁汝波必须从根本上保证每个齿轮咬合传递“精准”。

虎嗅APP 黄青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2-27 15:28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