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388|回复: 0

留学生家属陪读禁令生效移民问题左右英政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1-5 09: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留学生家属陪读禁令生效 移民问题左右英国政治

财经杂志

有人说,英国不是移民国家。其实这是一个误解。2019年,英国的外国出生人口占英国全国人口的14%,与通常被视为移民国家的美国相同。但英国是一个人口密度很高的岛国,移民问题在英国非常敏感

文|《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自2024年1月1日起,英国针对外国留学生家属的陪读禁令开始生效。

根据英国内政部的新规,从2024年1月开始课程的海外学生(包括本科生和攻读非研究型课程的研究生)不再能携带家庭成员(如伴侣、子女)来到英国,但那些攻读研究型硕士或博士课程以及获得政府资助奖学金的留学生除外。

有人认为,这意味着英国现任保守党政府旨在减少移民的行动,在新年第一天便开始启动了。

英国首相苏纳克也在元旦这一天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从今天开始,大多数外国大学生不能带家人来英国了。”好像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喜讯。

1

退欧后移民不减反增

也许,对于急于在新的一年里保住首相职位的苏纳克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有人说,英国不是移民国家。其实这是一个误解。2019年,英国的外国出生人口占英国全国人口的14%,与通常被视为移民国家的美国相同。

但英国是一个人口密度很高的岛国,移民问题在英国非常敏感。几十年来,移民政策一直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英国政治和经济的走向,最极端的例子,就是2016年的退欧公投。公投前民调一直落后的“退欧派”政客们,发现扭转颓势的“秘诀”之一在于操弄移民问题,他们后期巧妙地利用了部分英国人对欧盟“人口自由流动”原则的反感和对不受限制的欧陆移民的恐惧,最终居然转败为胜。

然而,脱离欧盟之后,虽然来自欧盟的移民人数确实急剧减少,但来自非欧盟国家的移民却大幅上升。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2年全年英国的净移民人数是74.5万人,创下了历史纪录。

“退欧派”主导的英国保守党政府在部分选民的压力之下,不得不频繁出台限制移民的政策,本文最前面提到的外国留学生家属陪读禁令,就是由保守党时任内政大臣布雷弗曼在2023年5月宣布的。尽管如此,在截至2023年6月的这一年里,流入英国的净移民人数仍然高达67.2万人,这迫使保守党政府在2023年年底出台了更严厉的政策。

2023年12月4日,保守党新任内政大臣克莱弗利宣布了一系列收紧移民政策的措施,目标是将英国净移民人数减少30万,这些措施包括:外国技术工人必须拿到至少3.87万英镑的年薪才能获得签证(此前的规定为2.62万英镑);虽然从事医护工作的海外雇员将不受这一年薪门槛要求的影响,但从2024年开始,外国医护工作者将不得携带家属进入英国;从2024年春季开始,对家庭签证(如配偶签证)保荐人的收入门槛要求也从1.86万英镑提高到3.87万英镑(后来英国政府又重新调整了这一计划,变为分两步走:2024年春季先提高到2.9万英镑,到2025年春季再提升至3.87万英镑)。

显然,保守党政府近期在移民问题上大做文章,目的是在2024年全国大选之前掌握移民问题的主动权。限制移民的措施引起了商业界的不满。酒店业行业团体UK Hospitality首席执行官尼科尔斯批评说,这些变化将进一步缩小整个经济所需的人才库,将会加剧酒店业面临的人才短缺问题;英国招聘与就业联合会首席执行官卡伯里表示,这将导致英国小型区域性企业更难招到人才;护理服务提供商“关爱英格兰”首席执行官格林也警告说,政府正在加大护理服务提供商招募外国工人的难度。

然而对迎接选战的保守党政府来说,这些反对者占人口的比例,相对于那些对移民人数破纪录感到不安的众多选民,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至于这些措施对总体经济的损害,相比起赢得选举、保住政权这一更重要的目标,已经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英国政治生态的变化

对于英国这样一个国土面积不大的岛国,控制移民人数可以理解,提高外国技术工人签证和家庭签证保荐人的收入门槛,当然可以因此减少那些不能达到要求的申请人数量,但留学生并非移民,他们毕业之后如果找不到工作或找到的工作低于收入门槛,是留不下来的。如果他们返回祖国,他们的家属(配偶和子女)也会随之回国,为什么要禁止他们陪读?此举对保守党试图通过选战保住政权,意义大吗?

许多保守党人士,包括政府阁员,都认为意义很大。例如,宣布留学生家属陪读禁令的前内政大臣布雷弗曼当时声称,此举能让英国每年减少约14万名移民。显然,在布雷弗曼看来,留学生家属也是“移民”。

现任内政大臣克莱弗利也在陪读禁令生效的当天说:“今天,该计划的主要部分开始生效,结束了海外学生将家人带到英国的不合理做法。这将使移民人数迅速减少数万人,有助于我们减少30万人来到英国的总体战略。”

统计数字显示,从2022年9月到2023年9月,英国发放给留学生家属的签证数量高达15.3万份,而这一数字在2019年时只有1.6万份,增加了近10倍。

不过,英国的一些华裔移民专家认为,陪读禁令对中国留学生影响不大,因为中国年轻人普遍晚婚,在上大学的年龄就已结婚或有子女的情况少之又少。受此举影响最大的,主要是印度、尼日利亚等国的留学生。英国2022年9月到2023年9月发放的15.3万份外国留学生家属签证中,70%发给了印度、尼日利亚等国家的留学生家属。据称,这些国家的年轻人,一般都早婚早育且多子女,可以通过其中一方留学,携带配偶和子女来到英国,边打工边生活,间接实现全家移民的目的。

而在保守党籍英国上议院议员、前大学事务大臣乔·约翰逊看来,英国不仅需要限制留学生家属的人数,而且需要限制留学生本身的人数。他最近表示,英国大学对越来越多的国际学生的容忍度正在“达到政治极限”,因为太多人中途退学,或者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养活自己。

他指的“政治极限”,当然不是指大学本身的“政治极限”,而是指英国大学招收外国学生太多,即将超越保守党执政的“政治极限”。他在英国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 UK)组织的国际学生招生会议上直截了当地说:“我很清楚,政府支持留学生数量进一步增长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他批评英国大学扩招外国学生的做法,声称人们担心一些大学“出售的是向英国移民而不是教育”。他特别点名说,在英国留学的印度和孟加拉国学生“接近25%”的辍学率“完全不可接受”,正在损害该行业的声誉。

值得说明的是,乔·约翰逊并非反移民、反开放的极右翼政客。恰恰相反,他是英国前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弟弟,曾经是我在英国《金融时报》工作时的同事,信奉自由贸易。离开新闻业从政之后,他又当选为我所在奥平顿选区的国会下议院议员,是保守党内的开明派,曾入阁前首相卡梅伦政府,主管大学、科学、研究和创新部,积极支持英国吸引国际人才。

在退欧公投拉票活动中,乔·约翰逊与哥哥鲍里斯·约翰逊的观点截然相反,他坚持认为英国应该继续留在欧盟之内,是最著名的“留欧派”政客之一。在哥哥担任英国首相之后,他也一度入阁,但后来因与哥哥政见和理念不同,辞去了内阁职务和下议院议员职位,成为当时媒体纷纷报道的一大热点。如今,他竟然出面,做出上述那一番看似颇为保守的表态,这只能说明英国的政治生态已经发生了今非昔比的转变。

2

被炒作的恐慌

英国退欧之后,移民问题在英国国内,已经成为最具爆炸性的政治问题之一。目前英国不存在支持大幅增加移民数量的政党,各政党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基本上大同小异。主要反对党工党总体上也不反对限制移民数量,无论是非法移民还是合法移民,差异仅仅在于具体措施的执行方法和技术方面。自从前首相约翰逊的“派对门”丑闻曝光以来,执政党保守党的民意支持率就一直落后于工党,曾经许诺把英国的净移民数量降低到10万人以下的保守党,如今因非欧盟移民大幅上升,甚至破了历史纪录,急需在移民问题上拿出“夺目亮眼”的成绩,这就是前述种种限制移民措施出台的政治背景。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字,在2022年6月至2023年6月之间,总共有118万名预计至少在英国居住一年以上的外国人抵达英国。与此同时,有50.8万人长期离开了英国。在这118万进入英国的外国人中,39%是来留学,33%是来工作,9%是因人道原因来英国。其中绝大多数(96.8万人)来自欧盟之外,排在前五位的来源国分别为:印度(25.3万人)、尼日利亚(14.1万人)、中国(8.9万人)、巴基斯坦(5.5万人)和乌克兰(3.5万人)。

当然,这118万人并非都是移民,也不应该都被列为移民,因为持有学生签证和工作签证的外国人,可能有很大一部分人学成之后或工作签证到期之后会返回自己的祖国,最后成为英国永久居民或英国公民的人可能只是其中的少数人。但不知何故,英国的统计机构、政界、媒体,都用这118万人的数字说事,给人以一种外来移民的“狂潮”即将“淹没”这个面积不大岛国的虚假感觉。在媒体和政客的共同炒作下,这也给民众造成了恐慌。

不过,无论这是真实的前景,还是被炒作的恐慌,移民问题如今已经成了影响英国政治博弈、经济走向和社会情绪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控制移民人数也成为目前积极备战选举的英国两个主要政党保守党和工党不敢忽视的最重大政治目标之一。

问题在于,英国把海外学生及其家属也列为“移民”并出台相应的限制措施,毫无疑问会降低英国大学的国际声誉和吸引力,大大减少英国的国际学生生源。

近些年来,英国大学越来越依赖吸引学费更高的国际学生来补贴国内学生。如今,国际学费占英国大学收入的近20%,而10多年前,这一比例仅为10%左右。英国独立的高等教育智库“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在2018-2019学年至2021-2022学年间,国际生源为英国经济带来的收益从313亿英镑升至419亿英镑,英国的伦敦、格拉斯哥、谢菲尔德、诺丁汉等地尤其受益于国际生源。

然而,英国的学生招聘网站IDP Connect在2023年对留英国际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留学生签证政策的变化对招生产生了影响。

IDP Connect负责英国和欧洲合作伙伴与利益相关方参与的主管雷切尔·麦克斯温表示,英国虽然依旧很受国际学生欢迎,但在最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方面,英国已经落后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麦克斯温说:“英国研究生签证的不确定性,是国际学生考虑是否在英国学习的主要因素。其他国家正在加强国际毕业生毕业之后的工作权利,英国作为首选留学目的地的地位有所下降。”

英国现任教育大臣吉莉安·基冈也曾在2023年2月明确表示,她将反对内政部通过赶走海外学生来减少英国移民的任何企图。她认为,英国大学是一个“极具价值的”出口成功案例,“是一个我们应该感到非常自豪的领域”。

但基冈的看法显然与后来两任内政大臣以及首相苏纳克出台的政策相矛盾,也与保守党政府如今占上风的观点相悖。

即使不算留学生及其家属,只谈真正的移民,控制移民也是一把双刃剑,对英国的经济发展和政治运行有着正负两方面的长期影响。

用限制签证发放数量的方法控制合法移民人数,也许在政治、经济、社会层面确有必要,但这种控制必须是适度的。急剧减少合法移民数量,也许能够在短期内换取选票,但长远来说,却会损害英国的经济发展、人口存续和政治生态。

众所周知,西方国家普遍人口出生率很低,老龄化严重,英国也不例外。从某种意义上说,英国需要适度的移民来维持人口的健康存续。更重要的是,目前英国急缺劳工。

英国商会(BCC)曾经对5000家英国企业2023年三季度的招聘情况进行过一次调查。结果发现,近四分之三的英国企业都面临着招聘难题。英国商会的政策总监亚历克斯·维奇表示:“英国有近100万个职位空缺,四分之三的企业告诉我们他们无法获得所需的员工。这意味着公司无法履行订单并被迫拒绝新订单。人才短缺减少了投资机会,并阻碍了经济增长。”

英国“董事学会”(Institute of Directors)高级政策顾问亚历山德拉·霍尔-陈认为,技能和劳动力短缺仍然是英国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而英国收紧移民政策,将会增加企业在这方面的困难。“董事学会”是由英国的公司董事、资深商业领袖和企业家组成的专业团体。

英国著名时评家西蒙·詹金斯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是《英国急需劳动力,但苏纳克并不承认,移民就是答案》。詹金斯在文章结束时这样写道:“苏纳克应该有勇气告诉英国人,对于吸收移民,他们没有什么可害怕的,相反,他们可以从中获益匪浅。”

显然,在詹金斯看来,就长远而言,苏纳克不应该为英国最近出台的种种移民禁令感到庆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4-20 14:36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