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2894|回复: 1

职场人长假调查:国内月薪两万 随不起份子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0-18 06: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薪两万,随不起份子

中国新闻周刊

据说这个国庆假期,没有朋友的人,幸福感可以打败全国99.99%的人。

因为不用出份子钱。

早在节前,就有#九月的工资千万不要乱花#的话题上了微博热搜,假期没来呢,份子钱已经在向你招手。

九月的工资千万不要乱花

九月的工资千万不要乱花

图源:微博截图

水涨船高的份子钱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职场人国庆长假调查》数据,职场人在国庆期间给出的份子钱,人均高达2369元。其中,给出1001-3000元的职场人最多,占比33.6%。

具体到“每份给多少”,在微博#同事结婚该给多少份子钱#投票中,认为“可以给,但没必要超过200”的占比近三成。排在第二的是“看关系,关系好的多给”,具体到金额,认为份子钱应该在500元以内的占比超九成。

认为份子钱应该在500元以内的占比超九成

认为份子钱应该在500元以内的占比超九成

图源:微博@齐鲁晚报

但是落实到行动上,随份子这件事却没有网上说的那样“自由”。

不少网友表示,“这年头儿,随200块钱都感觉拿不出手,随500块钱不好意思去吃席。”

这样的感受并非个例。新华网调查数据显示,年轻一代婚礼份子钱500 元至 1000元的占 32.5%,1000 元至 2000 元的占 23.1%,2000元至 5000 元的占 13.3%。

不少年轻人感叹,“这不公平,父母那辈都是一两百,为什么到我们这里就要一两千?”

年轻一代份子钱“猛涨”,一方面是办婚礼越来越贵。

婚礼纪发布的《2022春季潮婚节结婚消费趋势洞察》数据显示,Z世代消费力提升,结婚投入越来越大。2021年,一对新人平均结婚花费25.3万,5年翻升了3.8倍。上海、北京、杭州、深圳、成都是全国婚礼花费TOP5。

同时,婚礼规模越来越小巧精致。数据显示,想要把婚宴控制在15桌-25桌的占比63%。

就婚礼风格而言,现代极简风、各具特色的复古风等小众元素成为流行,别墅婚礼、酒庄婚礼、山庄婚礼、泳池婚礼受到关注,私密性强、场地有特色成为新人挑选婚礼场地考量的重点。

与之相应,婚宴价格也水涨船高,3000-5000元/桌的价格区间关注度最高,占比51%。

在北京工作的85后卢娜在今年4月去三亚参加了发小的婚礼,随礼8000元。“我们是二十几年的好朋友,当年我婚礼她随了6000元。婚礼在海棠湾的五星级酒店,仅迎新的套间就五位数一晚。

今年4月去三亚参加了发小的婚礼

今年4月去三亚参加了发小的婚礼

图源:有意思报告

草坪婚礼和露天晚宴都是高端花艺和龙虾海鲜,还有专门的小提琴演奏,虽然每道菜只有一口,根本吃不饱,但这一套下来不穿个晚礼服、随个两三千都不好意思出席。”

草坪婚礼和露天晚宴都是高端花艺和龙虾海鲜

草坪婚礼和露天晚宴都是高端花艺和龙虾海鲜

图源:有意思报告

婚礼高端化、轻量化,也意味着对来宾进行筛选。与之相应,如今能让年轻人打开钱包并亲自到场的婚礼基本都是关系不错的。

根据婚礼纪数据,这届年轻人有自己的份子钱标准。如果是普通朋友、同事,份子钱200元-600元间足够;死党、闺蜜,一般是500-1000元,关系比较近的亲戚长辈大多数会包到1000元或2000元以上。此外,随着网络支付的普及,很多年轻人会包520、999、1314元的微信红包,直接给新人,而不是记到长辈们的婚礼账本上。

份子钱能取消吗?

尽管近些年网络上关于“礼金互免”、“不随份子”的讨论不绝于耳,但真正能实现“份子钱自由”的人并不多。

95后张俊今年国庆从北京回老家大连瓦房店过节,四天时间要参加四份婚礼,随4000元份子。

“在瓦房店,一年到头说不上几句话的普通同学,只要给信儿,就是500元;关系好一点的随1000元,好朋友一般2000元。瓦房店普通人工资才四五千,一个假期,一个月白干。”

对于是否考虑“不随”,张俊表示,“生活中,不随礼= 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像我出门在外打工,就算我不在家,我爸妈还在家,以后我还可能回老家发展,随礼= 给自己留条后路。”

张俊有一个专门的红色账本,上面记满了工作以后随出去的份子钱,每一笔,给谁随,什么时间,什么事,随多少,都记得门儿清。“什么都能丢,就这账本不能丢,回礼回错数可就糟了。”

张俊表示,回礼是门学问,甚至比随礼都重要。如果我办酒席你随礼了但人没来,那我回礼如果人去的话,就多随100;如果回礼时间比随礼时间晚了几年,会适当添加一些“利息”,总之不能叫别人吃亏。

在张俊看来,“其实随礼就是一点点撒出去的钱,一下收回来,积少成多,变相攒钱。真正收不回来的是少数,人人心中都有杆秤。”

但张俊的同事,不婚主义的林宁却没这么“幸运”,不婚不育者的份子钱可能意味着“只出不进”。

“现在份子钱是一种单身税。我平时跟身边人聊天的时候就透露过我不婚,我不用别人随礼,别人随礼的时候我也不跟,主打一个互不相欠。”

不只是“不婚主义者”,在私企工作的邢欢也很少随份子,“私企人员流动性大,结婚互相不邀请才是礼貌。”

“一般我只随1000元以上的份子。千元以下说明交情不深,随了礼,感情不会变好,不随也不会更淡。工作都这么累了,减少无用社交。”

对于年轻人对于份子钱五花八门的态度,北京大学公益讲座创始人郭梓林提出,在市场经济的当下,人口流动、社交范围扩大,不同于过去的熟人社会,在陌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再需要用份子钱来维系。

而“陌生人”,如同事、认识不久的朋友之间,则更强调交易属性。给或不给份子钱,要看“性价比”。

对于份子钱是否应该取消,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份子钱作为传统习俗具有非常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它的意义超过金钱本身。份子钱一是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二是社会交际中维系人际的一种手段,三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社交礼仪。所以要取消份子钱,从目前来看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同时,张毅认为,不应该让份子钱成为一种负担,可以通过社交网络、社会宣传等多种渠道、方式进行引导,让大家珍惜份子钱背后的感情,而非份子钱本身。这样的转变有赖于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还需要时间。

份子钱虽然取消不了,但可以先向“平均只要一两百”的广东看齐。

参考资料:

黄金周,如何摆脱“份子钱不自由”| 央视网

作者:贾诗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6 08: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拒绝情感绑架 半数受访青年认为应勇于向高额礼金说“不”

  超九成受访青年感到随份子有负担

  拒绝情感绑架 半数受访青年认为应勇于向高额礼金说“不”

  每到节假日前后,各种婚礼喜宴纷至沓来,不仅考验时间管理能力,对个人的钱包同样是一次考验。而且随着生活水平和婚宴档次的提高,份子钱也水涨船高,让不少年轻人感受到了压力。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wenjuan.com)发布的一项有1000名受访青年参与的调查显示,93.2%的受访青年在随份子上有负担,其中51.2%的受访青年认为既有经济负担、也有人情负担。50.2%的受访青年认为应勇于向高额礼金说“不”,拒绝情感绑架。

  超九成受访青年表示在随份子上有负担

  今年十一假期,重庆的95后刘书扬到湖南参加了一场婚礼,“新娘是我的大学室友,关系很好,毕业后一直保持联系,收到结婚请柬时就说好会参加。”为此刘书扬早早订好车票,提前一天赶到酒店,“当天晚上我们聊到很晚,聊过去的经历,畅想今后的生活,也和她约好之后来参加我的婚礼。”提到随份子,刘书扬没有觉得给自己带来困扰,“我包了一个520元的红包,表达祝福和心意。”

  “工作后,需要随份子的地方越来越多。”现居合肥的00后王子萌(化名)感慨,不仅好友结婚要随礼,同事生孩子、办满月酒同样要随礼,虽然每次的礼金不算多,但累加起来仍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王子萌坦言,有时随份子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前几天有同事在工作群发了结婚喜帖,邀请大家参加,原本考虑跟对方关系一般,不打算参加了,但得知别的同事都准备到场,自己只好也去。”

  在苏州工作的90后彭俊同样感受到了压力,“在办公室环境下,如果同事发了请柬,自己不参加或没有表示,会显得失礼。但如果关系一般,去参加又会觉得很不自在。因此时常会在去与不去之间纠结。”彭俊觉得,除了人情压力,酒席上的社交环节同样让自己感到别扭,“我不是个社交能力很强的人,遇到半熟不熟的社交局,大多情况都选择微笑保持沉默,所以每次参加别人的婚礼,都会有较大的心理负担。”

  调查显示,93.2%的受访青年在随份子上有负担,其中51.2%的受访青年认为既有经济负担、也有人情负担,23.4%的受访青年觉得主要是人情负担,比例高于认为主要是经济负担的(18.6%)。交互分析发现,男性受访青年认为主要是人情负担的比例更高,为29.1%。

  西南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冯华介绍,从一些机构发布的数据来看,近些年个人的人情往来支出总额以及在个人总支出中的占比都是在上升的。“一个直观的感受是,十来年前200元的份子钱是比较有面子的,但现在可能得500元甚至更多,才觉得拿得出手,而且份子钱不随则已,要随就要达到大家公认合适的标准,所以份子钱水平越来越高。另外,从社会关系的角度来看,社会交往除了有强关系,还有弱关系,关系越强,交往越深,就越容易用比较高的金额来彰显关系的亲密性,而弱关系虽然紧密度不高,但无限扩大也会带来较大的经济负担。”

  对于人情负担高于经济负担,冯华认为,份子钱包含经济属性和情感属性,份子钱的经济价值是有限的,但其蕴含的人情面子、交往互惠、感情交流等意涵,往往很难衡量其价值,反而让人更有压力。

  让份子钱回归祝福和互助互惠的本意

  彭俊觉得,随份子、吃酒席,在一定程度上为维持人际关系提供了途径,“现在人都比较忙,有的朋友好多年见不上面,有个机会让大家聚在一起,联络感情,对维持社交圈有好处。但过度的人际交往,尤其是与一些仅是点头之交的人交往,搞不好会让关系变得更尴尬。”彭俊觉得,随份子的过程也是筛选个人社交圈的过程,不想认识陌生人,不想加入某个圈子,可以不参加,从而适当屏蔽某些无效社交,避免浪费时间和精力。但他也感叹,有时随份子并不是为了与他人交往,仅是为了维持基本的“面子”,“人可以不到,但礼一定得到。”

  份子钱应该取消吗?调查显示,46.1%的受访青年认为随份子已经“变味”,应该取消,33.6%的受访青年认为随份子是一种祝福,不应该取消。交互分析发现,00后受访者认为不应该取消的比例更高,为40.9%,高于认为“应该取消”的比例(37.7%)。

  “作为人际互动的载体之一,份子钱不太可能消失。但也应当看到,现在不少年轻人为份子钱而困扰,这反映出年轻人对高额份子钱的抗拒,也是对非个人核心网络的人情交往的抗拒。”冯华认为,重点不在于是否取消份子钱,而是如何让份子钱回归原本的含义。“现在有些数字有着丰富的寓意,比如‘1314’,如果随1314元,可能会让人有压力,但如果是131.4元,相对就不会觉得有负担。份子钱是用来表达心意的,应该在经济能力范围内表达祝福。”除了给份子钱“减负”,冯华认为,改变份子钱的形式也值得尝试。比如在农村的熟人社会,谁家办喜事,亲戚邻居们会过来帮忙,通过资源交换,把喜事办好。所以可以通过一些技能的交换,比如会做蛋糕的做个蛋糕,会化妆的帮忙化妆,让婚礼更热闹,让人际关系更亲密。

  调查显示,60.6%的受访青年认为随份子是表达心意和祝福的方式,58.9%的受访青年认为是一种传统习俗,55.9%的受访青年觉得是人情面子的体现,48.9%的受访青年认为是维持关系的手段。

  “我们这边随礼比较自由,一两百元同样拿得出手。”现居广州的95后张佳参加过几次婚礼,基本上每次包的红包不超过200元,“随礼随的是心意,而不在于金额的大小。有的人家还会把宾客随的礼金折个角返回去,表示收到祝福了。”张佳觉得,礼金的金额大小并不能与关系远近画上等号,相对低的礼金反而能让人际交往更纯粹,更有利于关系的维系。

  想要实现随份子自由,50.2%的受访青年认为应勇于向高额礼金说“不”,拒绝情感绑架,45.7%的受访青年觉得应转变以金额大小衡量关系亲疏的观念,25.5%的受访青年认为可以用其他方式代替份子钱,23.7%的受访青年觉得应移风易俗,为份子钱“减负”。

  刘书扬已定下明年1月办婚礼,对于能收到多少份子钱,她没有考虑过,也不太关心。刘书扬感觉,现在大家对份子钱的关注和讨论远远超过了婚礼本身,参加婚礼仿佛变成了一个负担,反而失去了祝福的本意,“很多好朋友远在千里之外,平时只能通过线上联系,如果我的朋友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就是最好的礼物。”

  此次调查的受访者中,男性占36.8%,女性占63.2%。00后占15.9%,95后占18.8%,90后占35.4%,85后占16.9%,80后占13.0%。来自一线城市的占33.0%,来自二线城市的占37.1%,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占21.8%,来自县城或城镇的占5.8%,来自农村的占2.3%。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王志伟 记者 李洁言 来源:中国青年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7-22 09:03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