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9990|回复: 0

出于恐惧亚裔美国人成为枪支拥有者的新面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2-22 11:4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于恐惧!亚裔美国人,成为枪支拥有者的新面孔

纽约华人资讯网

出于恐惧,越来越多亚裔开始购买枪支自卫,将枪支引入亚太裔社区,这能让社区更安全吗?

克里斯·何(Kris He)在正式获得持枪执照三天后,走进加州阿卡迪亚的阿卡迪亚枪支与安全公司。

克里斯·何和大卫·刘在刘的枪支商店

克里斯·何和大卫·刘在刘的枪支商店

克里斯·何和大卫·刘在刘的枪支商店。

这位来自中国大陆的22岁移民走过一面川普旗,经过了步枪,走向了展示手枪的玻璃柜。他并不是在枪支环境中长大的,但在看到这家枪支商店的中文网站后,他希望店主大卫·刘(David Liu)能回答他的一些问题。

“我会说普通话和广东话。他们可以用母语和我说话。我会尽力向他们解释法律和枪支的安全,”刘先生说。

刘在2016年开设了阿卡迪亚枪支与安全公司,希望能吸引到洛杉矶东部郊区不断增长的亚裔美国人。这家店位于一家中餐馆的楼上,距离蒙特利公园只有几分钟的车程。上个月在这个以亚裔为主的社区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是他寻求获得持枪许可证的原因。

在蒙特利公园和半月湾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后,越来越多的亚裔美国人正在购买或考虑购买枪支来保护自己。枪支安全活动人士表示,这一趋势是为了应对全美范围内不断加剧的种族紧张局势,这种紧张局势因大流行和全国范围内的枪支暴力泛滥而加剧。

何先生说:“我在家里很害怕。”他的一个朋友在蒙特雷公园枪击案中失去了姨妈,那次枪击案造成11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亚裔。何先生用不太流利的英文说:“如果你有枪,我也得有枪。我怕你,你也怕我。所以,这样就安全了。”

刘打开他的玻璃柜,给了何先生一把手枪让他握着,并用普通话解释说,一个新的枪支拥有者应该如何训练,如何安全地使用致命武器。

针对亚裔美国人的袭击事件呈上升趋势

亚裔美国人只占美国枪支销售总额的一小部分。2021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10%的亚裔成年人报告说他们个人拥有枪支,另有10%的人说他们生活在有枪的家庭中。相比之下,36%的白人成年人说他们有枪,另有11%的人说他们和有枪的人住在一起。

但在大流行期间,2021年全美枪支调查发现,许多新的枪支持有者是有色人种,包括亚裔美国人。

克里斯·程和崔西·萨尔真蒂尼在程的私人靶场练习

克里斯·程和崔西·萨尔真蒂尼在程的私人靶场练习

克里斯·程和崔西·萨尔真蒂尼在程的私人靶场练习。

34岁的崔西·萨尔真蒂尼(Trish Sargentini)是这些新的亚裔美国枪支持有家之一。

萨尔真蒂尼是一名生物技术工作者,在大流行期间,出于恐惧,她买了一把枪自卫,这种感觉对她住在湾区的生活来说是全新的。“我确实为自己和亚裔美国人社区的其他人感到非常担心,”萨尔真蒂尼说,她回想起几十个疯传的亚裔美国人被吐口水、殴打、绊倒,在某些情况下,还被谋杀的视频。“那是我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我不仅仅是美国人。突然之间,我成了亚裔美国人。”

查理·何(Charlie Ha)是南圣荷西的一名土木工程师,他是越南裔,在疫情期间买了他的第一支枪。“人们排外,指责中国和其他看起来像华人的少数族裔。一辈子都被边缘化,这让你很难受。这种情况发生时,它肯定会鼓励人们获得枪支来保护自己。”何说道。

何先生向他儿时的朋友康拉德·裴(Conrad Bui)求助,裴先生是旧金山的一名脊椎按摩师,他帮朋友找到一把枪,并接受适当的训练。

康拉德·裴说,他的妻子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亚裔美国人被骚扰的视频后,对枪支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改变。“我妻子觉得出去很危险,她再也没有安全感了,”裴说。

对于查理·何来说,买枪让他意识到“这不是只有保守的美国人才能做的事情。每个人都有权利做这些事。”

最近,查理·何、康拉德·裴和萨尔真蒂尼常常聚在克里斯·程(Chris Cheng)位于圣克鲁斯附近的私人射击场练习打靶,他们称之为亚裔美国枪支社区。

程是一名同性恋,他说:“我是一个多元化和包容的倡导者,无论我在哪里,无论是在枪支社区,还是在硅谷的日常工作。”

枪支行业也从中受益

克里斯·程在历史频道的真人秀节目《顶尖高手》中成名。在剧集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个业余持枪者,没有接受过正式的训练。他最终在节目中击败了17名职业射手,赢得了1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并与一家枪支销售商签订了合同。这让他从科技行业的生活转向了他现在所说的枪支社区的民权倡导。

程并不回避他所认为的亚裔美国人在文化上所回避的基本权利。程说:“这个国家的每一个美国人都有责任拥有枪支,无论你是什么肤色。”

他把这一信息带到了2015年美国射击运动基金会的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多样性:下一个巨大机遇”的演讲。程告诉与会者,“我们有机会向这一新的人口群体推广第二修正案,向他们推广狩猎和运动射击,让他们成为几代人的客户和终身的第二修正案倡导者。”他敦促该行业认识到,通过针对少数族裔群体的信息,并在营销中突出有色人种,“多样性是下一个成功领域”。

程的信息引起了暴力政策中心的注意,这是一个非营利性教育组织,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处理枪支暴力。

暴力政策中心执行主任乔希·舒格曼说:“说好听点,你可以把程称为大使,说难听点,你可以把他称为推销员。”该组织在2021年发表了一份题为《枪支行业如何向亚裔美国人推销枪支》的分析报告。

“你所看到的是枪支行业瞄准新市场的营销努力。枪支行业销售关注的主要基础一直是老年白人男性。现在的情况是,他们的人口正在减少。借用烟草行业的一句话,该行业没有找到替代受众。”

在大流行期间,枪支行业在社交媒体上宣传称,通过持有更多武器可以#停止亚裔仇恨#。舒格曼说:“他们从疫情期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中看到了机会,他们介入并说,‘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东西。’”

程先生承认,客户基础的多样化会带来更强大的业务。“如果你想从商业角度来看枪支行业。当然,任何时候一家企业的人口结构多样化,都有利于盈利。但这个行业的本质这并不是将利润置于人民之上。这个行业的目的是为人们提供枪支来保护自己,如果他们选择这样做的话。”

加入主流

枪支安全组织Moms Rising的高级副总裁格洛丽亚·潘(Gloria Pan)谈到亚裔美国人的恐惧时说,“我理解。我也是亚裔。”但她不同意在她的社区拥有更多枪支会使其更安全的观点。“用枪支成功自卫的案例非常少,每年只有大约几千例。相比之下,每年有超过4.8万人死于枪支,数万人受伤,数十万人滥用枪支,以及近50万支枪支被盗。实际安全效益实在是太渺茫了。”

潘女士说,从历史上看,亚裔美国人社区受到枪支暴力伤害的程度最低,因为简单地说,社区中的枪支较少。

潘说:“我们的大脑中还没有枪,当人们遇到问题时,把枪支作为可能的解决方案的可能性更小。将枪支带入亚太裔社区只会增加我们社区的枪支暴力。这正是在蒙特利公园发生的事情。一个表面上人畜无害的亚裔老人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枪支的念头。他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把它们带进了社区。看看发生了什么。”

然而,萨尔真蒂尼对这个说法感到愤怒。

她说:“你们为什么要试图解除整个群体的武装,并进一步镇压他们?这就像是说识字的女人很有威胁性,对吧。其他女性,有色人种女性,少数民族女性,被剥夺权利的女性——这是她们学习保护自我,学习新技能的机会。我们想成为好人,成为好公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2-27 22:27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