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716|回复: 1

伊朗大选落幕 哈梅内伊坐视“亲美”斗士归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6 20: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伊朗大选落幕 哈梅内伊坐视“亲美”斗士归来?

队长手记

贾利利落败这个结果,还是挺出人意料的。

6月28日,伊朗举行总统选举首轮投票,改革派佩泽什基安和强硬派贾利利,得票率分别为42%和38%,因两人得票均未过半,将展开第二轮投票角逐。

7月5日,这场备受瞩目的伊朗大选,终于画上了句号,按照公布的数据,佩泽什基安获得1638.4万票,支持率达到了53.6%,领先其强硬派对手贾利利约300万张选票。

改革派佩泽什基安和强硬派贾利利

改革派佩泽什基安和强硬派贾利利


因此,佩泽什基安将成为伊朗历史上第九位民选总统,伊朗也将迎来二十年来的首位改革派总统。按照伊朗法律,选举结果公布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将向当选总统颁发总统任职书,当选总统将前往议会宣誓就职。

现在,咱们认识一下伊朗这位新任准总统,马苏德·佩泽什基安。

佩泽什基安,今年69岁,出生于伊朗西阿塞拜疆省,他曾经是一位心脏外科医生,担任过大不里士医科大学校长。2001年,在同是伊朗改革派总统哈塔米手下,担任卫生部部长,2008年,开始担任北部城市大不里士的议会代表,2016年,成为伊斯兰议会第一副议长。

佩泽什基安将成为伊朗历史上第九位民选总统

佩泽什基安将成为伊朗历史上第九位民选总统


从政见上来看,佩泽什基安是一位伊朗改革派政治家,主张与强硬派有很大的区别,他曾在竞选中承诺,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同时与美国进行谈判,争取恢复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并以此为契机缓和伊朗与西方的紧张关系,以换取美国、欧洲的制裁的放松,甚至解除。

佩泽什基安的胜利,让伊朗寻求改变的呼声,成为了现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就有转向的可能性。

伊朗这个国家很特殊,无论是谁当选总统,都必须接受最高领袖的指导,按照其意志来治理国家,真正决定伊朗外交走向的,一直都是哈梅内伊。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从目前来看,选举结果似乎出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意料,但也仍在其接受范围之内,佩泽什基安原本就是改革派中比较温和的一个,在竞选活动中,他一直强调他的宗教信仰,多次提到“凡是不符合最高领袖方针的都是红线”,从这个角度看,佩泽什基安不见得能推动伊朗与美国和解。

当然了,哈梅内伊自身也并非坚定的强硬派,1981年,哈梅内伊出任伊朗总统,并连任到1989年。1989年6月,接替去世的霍梅尼,成为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执掌伊朗35年来,强硬保守派、改革派和温和保守派,都曾长时间执政。

比如前总统莱希是强硬派,但在他之前连任两届的鲁哈尼,就是个亲美西方的温和派,而在鲁哈尼时期,积极与美国接触谈判,达成伊核协议等等,这都是得到了哈梅内伊支持的。

历史也多次证明,并非伊朗不想亲美,只是美伊两国关系,能不能走向缓和,决定权掌握在美国人手里。

自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美伊断交后,美国对伊朗实施了长达数十年的遏制和孤立政策。到了2015年,美国对伊朗的政策聚焦核问题,缓和与接触成了主基调,于是一拍即合,很快达成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伊核协议,伊朗限制自身核能事业的发展为代价,换取国际制裁的解除。

而随着2017年特朗普的上台,这短暂的“美好”戛然而止,懂王一上台就撕毁了之前的伊核协议,第一时间提出12项附加条件,伊朗不答应,那就不断追加经济制裁,伊朗反抗,便陆续往中东增兵,接着伊朗大量的重要人物遭到暗杀,这里面包括他们的民族英雄苏莱曼尼。

可以说,特朗普等共和党人,对伊朗的敌意,根本不在于他妥不妥协、改革不改革,压根儿就是奔着要弄死伊朗去的。现在,懂王可能要实现王者归来,你们说,伊朗改革派要怎么去缓和与美国关系?

此外,我们也必须注意到,哈梅内伊已经85岁高龄了,随着最高领袖的日薄西山,对伊朗的控制能力不可避免的下滑,伊朗国内各派系的斗争,恐怕才刚刚开始。

真正的变数还在后头,伊朗最终会去向何处,谁都无法预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7-6 20: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众变革意愿的一次集中表达

历经两轮投票后,当地时间7月6日,伊朗第14届总统选举结果终于出炉,唯一的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有些出人意料地赢得本次大选。

此番公布的选举结果公布,还须得到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的认可。接下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将向当选总统颁发总统任职书,当选总统将前往议会宣誓就职。

佩泽什基安

佩泽什基安


佩泽什基安。图/视觉中国

伊朗总统选举每4年举行一次,这次选举原定于2025年举行。5月19日,伊朗总统莱希因直升机失事遇难后,这届总统选举提前举行。在6月28日举行的首轮总统选举投票中无一候选人获得过半票数,因此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也就是强硬保守派的贾利利和温和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进入第二轮“终极PK”。

投票率回升,保守派出师不利

第一轮投票率再创伊朗新低,竟然不到40%。因此,在7月5日的第二轮投票中,和结果几乎同样受关注的,还有投票率是回升还是继续下降。

7月5日早上8时,伊朗本土第二轮的总统选举投票正式开始。按照伊朗人的周末作息习惯和性格,选民在下午特别是晚上去投票的更多。笔者早上9时左右外出,途经两个投票点。在其中一个投票点,前来投票的人数和一周前相比看起来并没有增加,甚至没有看到有选民进出。在另一个投票点有排队现象,走近一看,原来紧挨投票点的是一家大饼店,排队者和笔者一样是去买大饼的。

在过去的一周中,想尽办法提升投票率,几乎成为伊朗高层的头等大事。

而且,尽管贾利利被视为强硬保守派,佩泽什基安被视为温和改革派,但事实上他们都是政权和体制内的人,都绝对尊重伊朗最高领袖和伊斯兰共和国体制。从6月9日最终6名候选人名单宣布后,佩泽什基安的存在就被一些伊朗人视为提升投票率之举。

对于伊朗最高层来讲,两位最后的竞争者谁输谁赢都可以接受,关键是投票率要提升。甚至已经有传言,如果伊朗全国选举投票率持续低迷屡创新低,今后将对选举进行重大改革,由全民直接投票改为在议会内部投票。

从本次选举一开始,伊朗选民就比较纠结。对于改革派选民来讲,近年来伊朗国内发展的严重不足,以及改革派力量在权力结构中的边缘化,已经使得他们对投票失去兴趣。但是不参与其中的话,更没有机会推动社会的改变。而且,对于很多伊朗选民来讲,投票支持佩泽什基安是自己对现状不满的表达方式。

在首轮投票率不到40%的情况下,佩泽什基安竟然成为唯一获得过千万张选票的候选人,这说明即使是保守派的“固有盘”也在弱化。在选前,伊朗国内舆论普遍认为,低投票率最不利于改革派候选人。6月28日投票的现实证明,先前被认为是保守派支持者的很多选民并没有参加投票。伊朗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物价疯涨、民生困难等,显然让民众对在任的保守派政府和伊斯兰共和国怨声载道。

事实上,这次总统选举保守派出师不利。原本第一热门人选是温和保守派的议长戈利巴夫,但是在首轮投票中他仅排第三。很多伊朗人认为,投票前夕电视台播出的对戈利巴夫女儿的专访,是导致他惨败的关键原因。在访问中她女儿主动提到2022年关于她们家去土耳其大肆采购和她的豪华婚礼等传闻,认为这是对她及父亲的伤害。这两件事都曾在伊朗被传得沸沸扬扬,被认为是戈利巴夫的丑闻。戈利巴夫女儿在访问中的表达,反倒让选民重温了戈利巴夫的这两桩丑闻。和伊朗媒体朋友交流时,笔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戈利巴夫的女儿几乎是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伊朗人。

民众变革意愿的一次集中表达

在6月28日第一轮投票前夕,保守派的一些显要人物为了确保本派的胜利,曾经努力在戈利巴夫和贾利利两大竞选团队之间斡旋,希望两人中有一人主动退出。事实上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直到27日都还在等待两人中的一个退出的消息,但是两人最终都拒绝退出。结果,在第一轮投票中保守派的票源被分散,贾利利和戈利巴夫分别获得9473298票和3383340票,如果二者相加将远超改革派佩泽什基安的10415991票。在很大程度上讲,保守派的内耗大大降低了其成功的可能。

在过去几天中,两大候选人及其支持者展开了相当激烈的竞争活动。贾利利和佩泽什基安在7月1日和2日晚上连续进行了两场电视直播辩论,涉及文化、外交、经济等议题。从两场辩论来看,两人之间的互相攻击,以及贾利利对前任改革派政府的攻击、佩泽什基安对前任保守派政府的攻击,占据了电视辩论的主要时间。

7月3日,笔者特意去德黑兰闹市区观摩。在革命大街和瓦利亚斯大街交叉路口广场,贾利利和佩泽什基安的支持者分别举行竞选活动,不管是从气势、声音分贝、人数还是从场地布置来看,贾利利的支持者都占据绝对上风,这也导致佩泽什基安的支持者早早就结束了自己的活动。当时广场上还有不少人进行激烈的辩论,一些身穿黑袍的女士也参与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德黑兰分别举行的竞选活动中,佩泽什基安的活动现场更显活力,年轻人居多;而贾利利的活动现场老年人为数不少,来自宗教家庭的更是多数。过去几天在非竞选活动场所,笔者接触到的伊朗人表示支持佩泽什基安的人数更多。这倒不是说佩泽什基安赢得了他们的心,更大程度上讲是因为他们更加不愿意看到贾利利上台,心存畏惧。

贾利利在互联网管理、女性着装等议题上态度,让一些年轻的伊朗选民相当担心。这些选民知道总统并非伊朗的最高决策者,但至少在互联网控制和女性着装管理等方面还是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时隔一年半再次来到伊朗后,笔者已经在德黑兰街头发现了伊朗女性显而易见的变化——不戴头巾的比比皆是,不穿长外套的为数不少,穿短袖的也并不罕见,即使是在革命大街上也可以看到情侣牵手而行或者亲密相拥。过去几年,政府对一些社交媒体的严厉管控让伊朗人深感不便。佩泽什基安提出的放松对互联网和女性着装管控等措施,契合了很多伊朗选民的需求。

在6月28日第一轮投票之前,包括伊朗在内的舆论普遍认为,保守派将赢得本次大选,即使是伊朗改革派的支持者也普遍持这一态度。但是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出炉后,伊朗认为佩泽什基安将赢得本次大选的声音越来越强烈,民调也显示佩泽什基安占据优势,这推动更多改革派的支持者在7月5日走到投票站。投票率也终于如伊朗高层所愿,较第一轮有了大幅度提升,达到50%,这甚至超过了2021年的总统大选投票率。佩泽什基安显然是投票率提升的直接受益者。

尽管佩泽什基安赢得了本次大选,但是作为派系的改革力量在当下伊朗仍然处于相当明显的劣势地位,而且其本人也被广泛认为并非格外开明之人。佩泽什基安被改革派阵营推到总统之位,上台后如何回应支持者的改革呼声?这对他来讲显然是一个巨大挑战。目前来看,能否获得来自伊朗最高领袖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有力支持,是佩泽什基安成功与否的关键。

就伊朗新政府的外交而言,迄今看来,鲁哈尼政府的外交部长扎里夫将在其中发挥重大作用,并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积极寻求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在7月5日投票结果还没有出来以前,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就已经给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去信息,说伊朗政府的更迭不会影响与俄罗斯的关系。按照目前的态势看,伊朗的外交多元化将会得以继续。

2024年伊朗不期而遇的总统选举终于落下帷幕。多日来连续在现场观察伊朗总统大选,笔者有很多感慨。竞争双方对选民的争取,体现在电视上、社交媒体上、街头巷尾等。对伊朗总统候选人和选民而言,本次选举结果是伊朗民众变革意愿的一次集中表达。不管是佩泽什基安还是伊朗其他权力机构,如果对此加以轻视和忽视,很可能会对伊朗的社会稳定产生负面影响。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作者:范鸿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7-25 06:02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