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310|回复: 0

马克龙不满被极右翼掐脖子,用一招盘活棋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3 11: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克龙不满被“掐脖子”,用一招盘活棋局?

欧时大参

法国立法选举第二轮投票将于7月7日举行,首轮得票率过关的候选人须于7月2日18时前决定是否继续参选。泛左翼联盟和执政党阵营“达成默契”,最后期限过后,逾两百名候选人遵从所属党派的“弃保”方针宣布退选,以期组成一个阻止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上台的“共和阵线”。

01 200余人放弃参选资格

据法新社统计,127名来自泛左翼联盟“新人民阵线”的候选人和81名属于执政党联盟“一起为了共和国”的候选人放弃参选资格。另外,还有3名传统右派共和党籍议员和一名无党籍海外省议员也决定弃选。

多数选择“弃保”的候选人第一轮得票数排名第三,而同一选区的极右翼对手支持率居首。在此情况下,位列第三者退选可能起到集中票源,增加第二名胜算的效果,从而阻止国民联盟候选人最终胜出。例如在上加龙省(Haute-Garonne)和埃罗省(Hérault),部长级代表福尔和国务秘书米拉莱斯最终选择“退赛”。

泛左派联盟“新人民阵线”(NFP)组织集会

泛左派联盟“新人民阵线”(NFP)组织集会

▲ 6月30日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后,泛左派联盟“新人民阵线”(NFP)组织集会。(法新社图)

02 “弃选并不意味着联盟”

政府总理阿塔尔7月2日在厄尔-卢瓦省的行程中重申:“弃选并不意味着联盟。”他还强调执政党与不屈的法兰西党之间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联合”或“结盟”关系。

泛左翼和执政党在“弃保”策略上达成默契,旨在减少陷入“三方竞逐”和“四方竞逐”的选区数量(从首轮投票结束后的331个已减至110个),最终以避免极右翼在国民议会赢得289个席位的绝对多数地位。

即使达成上述目标,抵制极右翼的各政党还将面临另一个复杂艰巨的任务——组建一个有能力领导法国的议会多数派或备选内阁。

极右派“国民联盟”(RN)精神领袖勒庞以高票直接当选加来海峡省(Pas-de-Calais)议员 ...

极右派“国民联盟”(RN)精神领袖勒庞以高票直接当选加来海峡省(Pas-de-Calais)议员 ...

▲ 国民议会选举的首轮投票中,极右派“国民联盟”(RN)精神领袖勒庞以高票直接当选加来海峡省(Pas-de-Calais)议员。(法新社图)

面对敌手不约而同选择“弃保”策略,有望入主总理府的国民联盟党魁巴尔德拉斥之为“不名誉的联盟”,并呼吁选民给予该党议会绝对多数,以对抗新人民阵线对“法兰西民族”构成的“现实威胁”。

各派“弃保”的具体案例包括:在卡尔瓦多斯省(Calvados),不屈的法兰西党候选人为左翼激烈反对的前总理博尔内让路,谋求连任的博尔内曾在退休和移民改革议题上与左翼针锋相对。

尽管前总理菲利普主张“既不支持国民联盟,也不支持不屈的法兰西党”,但在滨海塞纳省(Seine-Maritime),他领导的地平线党候选人博纳特尔还是退选,为不屈的法兰西党现任议员杜弗尔力保席位提供机会。

但也存在例外。复兴党发言人西尼奥尔坚持在马恩河谷省(Val-de-Marne)继续参选,与不屈的法兰西党候选人博亚德同台对垒,后者被执政党阵营称为“反共和国”议员。

03 “一票都不应该投给极右翼”

总统马克龙此前在召集内阁会议时表示,“一票都不应该投给极右翼”,他回顾了2017年和2022年的总统大选,正是当时的左翼阵营动员起来阻击国民联盟,他才得以顺利当选和连任。

在某种程度上,马克龙以此方式回应了党内以经济部长勒梅尔为代表的一种声音——将不屈的法兰西党与国民联盟画上等号。持这种观点的人指责梅朗雄领导的极左翼政党曾在欧洲议会选举期间与反犹势力“暗通款曲”。

另一方面,主导执政党竞选活动的阿塔尔试图掌握话语权。他表示:“是我在指挥这场选战。重要的是我说了什么。”

法国总理阿塔尔

法国总理阿塔尔

▲ 法国总理阿塔尔身为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候选人,已进入第二轮选举。(法新社图)

在民间社会层面,一个由法国各大主要工会组成的工会联盟呼吁选民支持“最有可能打败极右翼”的候选人。此外,还有上千名历史学家投书《世界报》,发出同样的呼声。

法国犹太教机构代表委员会(CRIF)则坚持其“既不支持国民联盟,也不支持不屈的法兰西党”的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7-25 05:27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