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661|回复: 1

韩国工厂火灾致17中国人遇难本来马上要回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25 15: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工厂火灾致17名中国公民遇难 他们本来马上要回国

腾讯新闻棱镜

韩国工厂火灾致17名中国公民遇难 他们本来马上要回国

韩国工厂火灾致17名中国公民遇难 他们本来马上要回国


伴随着几声爆炸的霹雳声响,浓浓黑烟冲向天空。

这是一段视频记录的场景。2024年6月24日上午,韩国京畿道华城市一家电池厂发生火灾。据韩国京畿道消防灾难本部通报,这场大火在当天上午开始燃烧,一直到当地时间下午3点,现场主要火势才被扑灭,大火烧了5个小时。

一个令国人悲伤的消息是,截至当地时间6月25日,火灾已导致23人死亡,其中17人为中国公民。

发生火灾的电池厂名字为Aricell,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Aricell是一家电池公司,其生产的锂电池主要用于传感器和无线电通信设备。

该公司的母公司为在韩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S-Connect,目前市值约6亿人民币。S-Connect持有Aricell公司96%的股权,业务涉及各类电子产品,是三星公司折叠屏手机铰链的供应商。受火灾影响,在6月24日当天收盘时,S-connect的股价下跌了22.51%。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自2020年首尔东南部一座建筑工地火灾造成38人死亡以来,韩国发生的遇难者人数最多的一场火灾。

薪资水平比国内工厂高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许多中国同胞回国休假的日子。”小梨(化名)向作者表示,她是一名在韩国务工的中国人。

据她介绍,韩国的公司和工厂一般会安排员工在8月份休假。不少中国员工会选择在此期间回国,与家人团聚。“现在正是他们努力攒钱买机票的时候”,小梨为这些同胞感到难过,“可惜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此次发生火灾的Aricell工厂在韩国京畿道华城市,位于京畿道的水原市和华城市一带聚集了许多工厂(当地又称“大会社”),是韩国重要的工业与技术中心之一。

其中,水原是三星电子集团的总部所在地,而华城则是现代起亚汽车的生产重镇。据公开报道,2022年,起亚汽车计划向位于首尔南部的华城工厂投资数千亿韩元,建设年产15万辆的专用汽车工厂,以扩大韩国的电动车业务。

除了头部大厂之外,水原、华城一带还聚集了许多与汽车和电子产业相关的中小型零件厂。尹木(化名)是一名在韩留学生,她曾跟随学校的活动访问过这片区域。在她的记忆里,“那一带有不少中文字样的饭店,中国同胞的数量也比首尔市要更加密集”。

据新京报报道,涉事电池厂的工人大约有100多名,多是来自中国东北的朝鲜族女性,年纪在30岁到40岁之间。

小梨则告诉作者,在韩国务工的中国籍员工主要从事体力劳动或操作机械,因此许多人被派到华城工作。在她的认识里,这些中国籍员工多为三四十岁,大多数员工的家人在国内,自己独自来韩国打工,用工资养活一家三口。

“除了中国人,还有一部分为越南或菲律宾人,但他们普遍更年轻。”小梨说。

小梨向作者透露,中国人去韩国务工不少人是经中介介绍,通过申请E-9签证获得工作机会。E-9签证是韩国的非专业就业签证,主要针对从事制造业、建筑业、农业、畜牧业、渔业和服务业等领域的外国劳工。

如今,在社交媒体上还有不少劳务中介公司发布韩国打工的招聘讯息。这些职位的薪资标准多在11k-15k之间,薪资水平高于国内多数工厂。另外,招聘信息中不乏宣称 “包吃住,十三薪”、“可申请永居,带家属”的标语。

事实上,申请E-9签证对申请者的年龄有一定的限制。根据韩国的相关规定,申请E-9签证的劳工年龄通常要求在18岁至39岁之间。

因此,一些雇主和招聘机构可能会要求申请者通过韩语能力测试(如TOPIK I 1级或2级)。据小梨介绍,受语言限制,很多前往韩国务工的人员是来自中国延吉的朝鲜族。

这些年来,她也观察到有越来越多来自山东、东北的汉族人去往韩国打工。为此,他们还特地在国内参与韩语培训课程,以求得顺利工作的机会。

军用锂电池的重要厂家

火灾发生后,Aricell工厂及其母公司S-Connect公司开始受到更多的关注。

S-Connect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1月11日,总部位于韩国光州市。其业务包括手机金属零件、原电池、二次电池金属组件和环保氢气等。

其中,手机金属零件为公司的核心业务,主要为三星Galaxy系列制造手机和平板电脑零件;原电池部门为公用事业计量、医疗设备、军用设备等市场提供锂电池;二次电池金属组件部门为电动汽车电池提供组件;环保氢气部门负责回收温室气体。

在S-Connect的公司架构中,Aricell公司主要子公司,在2023年,其资产占母公司1445.04亿韩元总资产的17.36%。此外,S-Connect还有三家子公司,分别为东莞市三荣电子有限公司、S-Connect BG VINA和生态高科技有限公司,设立于中国东莞、越南北江和韩国京畿道广州。

其中,东莞市三荣电子有限公司和越南S-Connect BG VINA负责手机金属零部件的制造和销售,本财年总资产共102677百万韩元,为最重要的两家子公司。

在2023年报中,S-Connect将Aricell的主业务称为“原电池制造”。财报显示,Aricell工厂在该财年的总资产为25089百万韩元,占母公司S-Connect总资产1445.04亿韩元的17.36%,是其主要子公司。

今年1月初至3月底,S-Connect总销量为82728百万韩元。其中,锂电池销售额为1369百万韩元,占总销售的1.65%,主要销往本国市场。

有媒体将Aricell电池的应用指向新能源汽车,但更多的信息显示,这些电池可能用于军用设备。

S-connect的2023年报显示,锂原电池被应用于AMR市场和军事通信设备,是国防通信设备和尖端武器系统的关键部件。

他们的主要产品Li/SOCl2(锂亚硫酰氯电池)是军事装备(无线电收音机、鱼雷等)的主要电源,备用电池(备用电池、安瓿电池等)是尖端导弹、炸弹等的主要动力源。此外,他们还生产军事用途的Li/SOCl2(亚硫酰氯锂)。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批量生产卷绕式和储备式电池的制造商,在国家级军用原电池领域占有重要地位。”S-connect在年报中写道。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一位在涉事工厂工作的人士表示,该电池厂以生产军用锂电池为主,少部分是对外出口的民用电池。

路透社引用韩国西大大学朴哲完 (Park Chul-wan) 的分析称,火灾发生在二楼,却造成如此大的人员伤亡,“这是因为有毒物质,而不是烧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6-26 07: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国起火电池厂前中国员工:很多人日结,裁员没赔偿

凤凰风暴眼

6月24日,韩国京畿道华城市一电池厂发生火灾,22人遇难。中国驻韩国大使馆24日确认,其中有19名为中国公民。

根据公开信息,这次大火位于韩国首尔南部华城的锂电池制造商Aricell的一家制造工厂内,是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三层建筑,这座电池工厂储存着3.5万个锂电池成品,火灾导致很多电池发生了爆炸。

凤凰网《风暴眼》联系上此前曾在这家电池厂工作过一年多的中国员工阿成。他表示,这里员工很多是从中国来的朝鲜族人,大部分都是通过“介绍所”来到这里工作,薪资按“基本工资”算。阿成所说的“基本工资”即指韩国的最低薪资,它每年都会根据政策变化,2024年最低时薪为9860韩元,约合人民币54.33元,阿成表示,一个月到手有1万元人民币左右。

来到这里工作的中国人大多“非正职员”,还有不少人是“日当”(按天算工钱),遇到没活了就会裁员,就裁“介绍所”过来的,不会有任何补偿,“没地方说理”,阿成表示。

来到韩国务工的朝鲜族人,大都有相似的经历。通过身边老乡、朋友介绍过来,作为朝鲜族,无需考试,可以直接申请韩国H2签证,这是朝鲜族才可以办理的签证,只要抽签抽中了即可前往,能在韩国制造业、农畜业、服务业等工作,尽管大多拿韩国最低薪资,但一个月也有1万上下。

阿成是吉林人,朝鲜族,在韩国已经工作了七八年。他说,他们村里有一大半人都在韩国务工看到爆炸的新闻后,阿成立刻给还在电池厂工作的前同事发微信,但一天后,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回复。

以下是凤凰网《风暴眼》与阿成的对话,内容有删减。

凤凰网《风暴眼》:你是哪一年在这家电池厂工作的,所在的办公地距离爆炸区多远?

阿成:4年前,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叫“荣耀”的介绍所的广告,通过这个介绍所去的京畿道华城市的这家电池厂。招聘没什么要求,只要有合法签证就能去。那个地方老偏了,好像是新建的工业区,吃饭的地方特别少。每天早上8点30至9点上班,晚上8点下班左右,有时加班一天需要工作11个小时。我当时在爆炸的这栋楼的对面楼干活,中间有去这栋楼的2楼支援过。

我的工作是把一种粉放在电池里头做调试,粉不能太薄,也不能太厚,太厚容易爆炸。这个工作不累,就是粉末太脏了,虽然戴了防尘口罩,但脸上鼻子里都是灰尘,回家洗澡,水都是黑色的。

凤凰网《风暴眼》:对爆炸地这栋楼还有什么印象吗?

阿成:这栋楼一楼、二楼都是电池组装,我去过好几次,去做支援,但具体做什么我忘记了。每次到这里我都很懵,哪个是进口,哪个是出口,很容易分不清,各个部门也没有看到明确的那种标识,东西放得乱七八糟的。

我还能记得的是这里味儿有点大,像消毒水一样刺鼻,应该是电解液。上二楼后左边有一个大桌子,员工在这里干活,墙边上堆了很多电池。当时电池也不是都放一块儿的,而是这里放一点,那里放一点,再往里是一个小办公室。看新闻,有人通过办公室跳楼逃生了。这个办公室靠窗户旁边,确实可以逃生,但其实位置很隐蔽,如果你在这头或者中间干活,一着火很难出来。

而且我印象中,没有看到过消防栓,可能有,但我没有看到,我现在这家公司的我就知道在哪里有消防栓。

凤凰网《风暴眼》:同事里中国人有多少?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多?

阿成:电池厂里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当时我们班组有5个人,只有班长是韩国人,其余都是中国人,从吉林、辽宁、黑龙江去的都有。平时我们吃饭、工作都直接用汉语,在我工作的那一年多里,只见过一个俄罗斯人。其实直到现在,管理层的是韩国人,我工作的生产线上,基本上也都是中国人,韩国人少,可能还是嫌这个活儿累不愿意干。

凤凰网《风暴眼》:这里的工作强度如何,薪资待遇怎么样?

阿成:在这家电池厂,很多中国人都是“非正职”,还有人是“日当”,干一天给你一天工资。我在这里工作时间长,但还是“非正职”,不过薪资是月结。

这里很多人都是拿基本工资,也就是韩国的最低薪资,它每年都会根据政策变化,2024年最低时薪为9860韩元,约合人民币50多块,一个月到手1万上下。如果遇到加班,会另算,但时薪是一样的。这个薪资,覆盖这里的生活还是能有剩余的。我们在正往洞租的单间1500块一个月,省一些一个月能存5000多块。

但这里经常裁员,没活了就裁掉从荣耀的介绍所去的,我之前就是裁员走的,“非正职员”都没有说理的地方。

凤凰网《风暴眼》:最开始怎么想到要来韩国务工?

阿成:2012年大学毕业后,我在天津工作过3年,在一家汽车配件厂做品质管理,每个月月薪3000-4000,薪资太低了,而且特别无聊,天天听客户发牢骚。我爸爸2006年就去韩国了,在一家养老院,服侍老人。他做得久,比韩国的最低工资会高点,一个月能有1万多。之前他就在我们村务农,你也知道农民挣钱少,我们那个村,一半以上人都来韩国了,觉得这里挣钱多,现在村里基本上没人了。

凤凰网《风暴眼》:到韩国务工做过哪些工作,还顺利吗?

阿成:在这里的工作经历也不是很顺利。我来韩国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钢铁厂,有吊车把钢吊起来,你就在下面做流水线,很危险,干三个月我就不干了。后来也不适应,这个工厂干一下,那个工厂干一下,在这家电池厂里待了一年多,算是轻松的,也算是时间长的了。

凤凰网《风暴眼》:作为中国人,来到韩国的这些工作怎么找?

阿成:我们住在正往洞,这里中国人老多了,到处都是中国饭店,还有烤鱼什么的,这附近就有很多“介绍所”。每天你要想工作的话,凌晨五六点到介绍所排队,好多人在那排队,二三十号人,就在那里等着,介绍所就给那些公司打电话,说今天这里还需要5个人,那里明天需要10个人,然后直接包车把你送到那个公司去。

派人的时候,就看哪个小伙子看着干活挺好的,或者之前来干过几天了,就派你去。如果当天去排队的人太多了,也有可能白跑一趟,我就白跑过一两次。

凤凰网《风暴眼》:看到电池厂爆炸的新闻,什么感受?

阿成:看到这个新闻挺震惊的,昨天是上班的时候有人跟我提起,说什么华城市电池厂,我网上一搜,那我不是待过的工厂吗?接着我就给以前玩得好的同事发微信了,我前两年结婚的时候他还来过,我问他情况怎么样,到现在他还没有回我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7-25 04:42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