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897|回复: 0

德国要恢复军队征兵制14亿欧元能征5000人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15 09: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国防长要恢复军队征兵制,14亿欧元能征5000人吗

观察者网

当地时间12日,德国国防部长皮斯托留斯(Boris Pistorius)正式公布了德国恢复军队征兵制的计划,以面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根据计划,德国每年将对大约40万年满18岁的男人发布问卷调查,根据信息内容将对4万人开展身体素质考核,然后批准其中1万人开展基本训练。德国媒体报道称,该计划将用包括学费减免等方式鼓励年轻人参军,并不会采取义务征兵模式。

皮斯托留斯希望该计划能在2025年正式启动,希望明年能先征募5000人参军,认为征兵计划初步将耗费14亿欧元。

德国国防部长皮斯托留斯视察了德国联邦国防军军事基地

德国国防部长皮斯托留斯视察了德国联邦国防军军事基地

2023年2月1日,德国国防部长皮斯托留斯视察了德国联邦国防军军事基地(澎湃影像)

德国自二战以来长期受到和平主义舆论氛围影响,近年因认为征兵制没有意义,使数十万年轻人无法为经济做出贡献等原因,德国于2011年正式停止了征兵制。在冷战末期,西德曾有约50万现役军人,但是因预算缩减等因素,此后的三十余年德国军队人数持续下滑,2013年来稳定于18万人左右。

德国长期未能实现北约的“军费占GDP总额的2%”要求,但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德国2023年通过了一项价值1000亿欧元的军事开支补助法案,德国因此预计在2028年前都能持续达标。皮斯托留斯现在能够提出恢复征兵制,就是得益于这笔拨款。

皮斯托留斯曾于1月表示,虽然目前俄罗斯不太可能攻击北约,但“我们的专家预计,在五到八年后,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近日表示,鉴于“来自俄罗斯日益严峻的威胁”,德国应于2029年做好迎战俄罗斯的准备。

对此,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本月9日评论表示,“德国自二战以来一直缺乏自主与独立”,因此“必须服务于欧盟、美国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想法”。

然而,德国政府和独立分析指出,德国光是维持现有军队人员数量,每年就需要征募2.5万人,因此这些新征的兵可能大部乃至全部用于维持现有人数。与此同时,德国持续下滑的人口数量也将加剧征兵的困难。

德国军事分析人士马丁·易北(Martin Elbe)认为,德国军方更应该考虑的是改革其合同兵模式,目前绝大多数士兵最多只会当17年的合同兵,三分之二的士兵都不是职业军人。

德国Bischofswiesen,德国陆军山地步兵旅开展军事演习

德国Bischofswiesen,德国陆军山地步兵旅开展军事演习

2023年8月3日,德国Bischofswiesen,德国陆军山地步兵旅开展军事演习(澎湃影像)

皮斯托留斯计划到2031年将德国现役军人数量扩大至20.3万人,将预备役军人数量扩大至26万人,以“夯实东部防务”,但是他承认自己也无法确认何时能达到这一目标。

与此同时,据欧洲“政客”杂志12日报道,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德国军官认为皮斯托留斯提出的征兵计划野心还不够大。根据此人的估算,德国要想建立可信的防备力量,需要至少27.2万现役军人,而皮斯托留斯的方案“完全没有希望接近这一数额”。


德国此前曾考虑三种方案:什么都不做、“瑞典模式”和施行义务征兵。《今日俄罗斯》此前报道称,义务征兵方案遭到了德国执政联盟的强烈反对,皮斯托留斯最终选择的方案大致遵循瑞典施行的问卷调查式自愿征兵模式。

德国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扩充军队人数还需要投资相应设施的升级和改造。德国联邦议会国防事务专员伊娃·霍格尔(Eva Högl)认为,德国军队服役人数下降固然直接因为军费开支下降,但兵营等设施由于长期武备松懈的破败状况也导致德军本身就无法容纳更多人服役。她估计单是相应设施升级需要耗资500亿欧元,相当于用掉1000亿欧元军事开支补助法案的一半。

皮斯托留斯则表示,改革德国政府的招募机制,扩大其招兵能力也非常重要,将是正式启动征兵制前的第一步。

由于宪法的限制,该方案目前不会向年轻女性推广,未来女性仍将按照纯粹自愿的参军模式。德国设定了军队女性占比达20%的目标,但目前仅为13%。由于这一最新仅面向男性的征兵方案,以及关于德军内性骚扰案件数量迅速上升的相关报道,德国分析人士认为这一目标有可能愈发难以实现。

德国政府关于是否恢复征兵制,以及如何恢复存在较大的意见分歧。同属社民党的德国首相朔尔茨就曾多次表态反对义务征兵,尤其强调“我们没有足以支撑这么多士兵的基础设施”,以至于英国《经济人》杂志分析认为朔尔茨可能是在有意打压皮斯托留斯,后者的民众支持率远高于朔尔茨本人。

2023年1月,朔尔茨任命当时不知名的皮斯托留斯担任防长

2023年1月,朔尔茨任命当时不知名的皮斯托留斯担任防长

2023年1月,朔尔茨任命当时不知名的皮斯托留斯担任防长(《今日德国》)

此外,德国政府内的绿党和自民盟也提出了担忧。德国执政联盟的三党过去曾长期与和平主义运动有密切往来,但俄乌冲突爆发后,他们一边遭到国内外批评为“投降派”,同时遭到一些党员和和平主义人士批评为“好战派”。

实际上,反而只有最大反对派基民盟明确表示支持恢复征兵制,尽管德国2011年就是在基民盟的默克尔担任首相期间停止的征兵制。该党派联盟于9日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夺得了德国人30%的选票,约等于执政联盟的三个党的总和。德国MDR于5月6日发布的民调显示,61%的选民支持恢复征兵制。


俄乌冲突不只导致德国的思维转变。英国陆军总参谋长柏德烈·桑德斯(Patrick Sanders)曾于1月呼吁英国政府“训练和武装”出一个“公民军队”,为与俄罗斯发生战争的可能做好准备。与德国一样的是,桑德斯的说法很快遭到了英国政府的反驳。而法国总统马克龙此时更是正在构建欧洲“军事支援乌克兰”的联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7-25 05:14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