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127|回复: 0

德国娱乐性大麻合法化,西方如何为大麻洗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 10: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娱乐性大麻合法化,西方如何一步步为大麻“洗白”

观察者网 严珊珊

当地时间4月1日,德国《大麻法案》正式生效,德国成年人被允许合法持有和在家种植一定数量的非医用大麻,这意味着娱乐性大麻的合法化。

法律的改变发生在愚人节,但对德国警察来说,不是开玩笑。德国警察工会的亚历山大·波茨抱怨称,此举会助长黑市,需求会很快超过合法供应,执法工作只会更艰巨。

这个在默克尔政府时期一直严格管制毒品的国家,在本届“红绿灯”执政联盟(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的推动下,以“打击非法交易”为由,开了个大口子。

这一步迈得很大,甚至在有些方面比荷兰还大。在荷兰,持有大麻违法,但持有不超过5克的大麻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除罪化”),而德国不仅将持有合法化,还将持有数量上限提升不少。

根据新法案,德国成年人可以合法持有最多25克供个人使用的大麻,并可带进部分公共场所,但不允许在学校、幼儿园、公共游乐园和体育设施附近吸食大麻,从早上7点到晚上8点,市中心的步行区也禁止吸食大麻。同时,成年人可在家中最多存放50克大麻、种植最多3株大麻植物。

非商业性的“大麻俱乐部”将于今年7月1日合法开放,最多可为500名成年会员供应大麻,会员每人每天最多可购买25克,每月最多可买50克,21岁以下的成年人每月最多可买30克。

该法案依然禁止未成年吸食大麻。

德国在放松管制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了缓冲区,暂未像荷兰那样放开娱乐性大麻的商业销售。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这意味着德国处于一种自相矛盾的境地,一边允许成年人持有相当大数量的毒品,一边使其难以购买,游客也被排除在外,“德国不太可能很快成为欧洲新的阿姆斯特丹”。

但反对者怨声载道,德国民众批评新法案允许合法持有的大麻数量过多,学校和幼儿园周围的禁区设置不足,让年轻人误以为大麻无害,转向更烈性毒品的风险大大增加。医生组织也表达了对年轻人健康的担忧。

YouGov于2月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德国民众仍对新法案持怀疑态度:47%的受访者反对大麻合法化,42%的人支持,另有11%的人尚未作出决定。

对此,禁毒志愿者、博主陈敏3月29日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大麻在西方国家有今天的合法地位,其实跟烟草发展线路如出一辙,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认识,一个从时尚潮流的瘾品慢慢被打成了有害瘾品,一个从有害瘾品慢慢翻盘成了‘时尚潮流的瘾品’。大麻制品的四氢大麻酚(THC)平均含量已经翻了十几、二十倍,所谓‘大麻成瘾性和危害性不如香烟’的言论早已过时。”

一名员工在德梅肯制药公司医用大麻生产基地的温室里收获大麻

一名员工在德梅肯制药公司医用大麻生产基地的温室里收获大麻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28日,德国,一名员工在德梅肯制药公司医用大麻生产基地的温室里收获大麻。(图源:视觉中国)

“法案通过前还在吵”

自德国政府2017年让医用大麻合法化以来,德国已迅速成长为欧洲最大的医用大麻市场,也是欧洲增长最快的娱乐性大麻市场。彭博社预计,德国超8000万人口中,约有450万人吸食大麻。

执政第三年,从上台前就在酝酿大麻合法化的“红绿灯”执政联盟扫清了议会的障碍。新法案2月23日在德国联邦议院(下议院)获得通过,3月22日又在德国联邦参议院获得通过。

直到最后一刻,议员们都在就法案的负面影响进行辩论,差点把法案送去调解委员会,让其搁置半年,但没成功。

力推此法案的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社民党)在法案通过后发文称:“请负责任地利用新机会,协助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希望这是黑市终结的开始。”

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在社交媒体X平台发文

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在社交媒体X平台发文

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在社交媒体X平台发文

他认为,过去10年,18-25岁的德国人吸食大麻的人数增加了100%,大麻消费量不断上升,受污染或精神活性物质成分过高的大麻日益泛滥,说明现行法律已经失败,让消费合法化是一种正常的回应。

德国柏林,德国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在联邦新闻发布会上就大麻合法化的主题发表演讲 ...

德国柏林,德国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在联邦新闻发布会上就大麻合法化的主题发表演讲 ...

当地时间2023年8月16日,德国柏林,德国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在联邦新闻发布会上就大麻合法化的主题发表演讲。(图源:视觉中国)

但是,德国政府官员担心各州法院会因为新法案而不堪重负。法律中的“大赦”条款,令地方法律系统必须在短时间内审查数以万计与大麻有关的旧案。

德国警察工会的波茨认为,由于在家种植大麻需要耐心和精力,需求将很快超过合法供应,而大麻俱乐部得过三个月才能开张。从长远来看,非法交易网将适应新法规,甚至“渗透”大麻俱乐部,这样只会加大执法工作量。

德国保守派集团和极右翼力量强烈反对这一改变。在联邦参议院,来自反对党基民盟的州政府成员们批评这项法案忽视了大麻对健康的危害,尤其是对年轻人的危害。萨克森—安哈特州的基民盟州长赖纳·哈泽洛夫指责新法案将使人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谁“赢麻了”?

据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2021年11月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大麻合法化”后相关产业链能给德国带来2.7万个工作岗位,每年能带来超过47亿欧元的财政收益。

具体来看,“大麻合法化”每年可以给德国政府带来18亿欧元大麻税、7.35亿欧元企业税和增值税、2.8亿欧元工资税以及5.26亿欧元社会缴款,还令执法部门和司法部门分别节省10.5亿欧元和3.13亿欧元的开支。

此外,新法案生效意味着医用大麻在德国不再被列为麻醉药物,这样开处方就容易多了。一家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大麻企业首席执行官称,利润会流入那些已经从事医用大麻生产销售的公司。

目前,德国医用大麻市场规模为2亿欧元,有需求的患者近20万,该市场可能会进一步增长。

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认为,一些美国和加拿大的大麻企业已经在欧洲医用大麻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德国大麻新政对这些北美企业来说可谓是“天赐良机”,有利于其进一步进军欧洲市场。

而现阶段,最先尝到“甜头”的是种植产业供应商。新法案2月23日在德国联邦议院“通关”后,出售园艺用品的网站访问量大幅增加,种植设备套装(一般包含小型种植篷、配有灯具、通风系统和测量仪器)和大麻种子到3月下旬已经供不应求。有店主预计,今年的销售额会翻一番。

德媒形容,“就像‘淘金热’时期一样,卖筛子和铲子的人最有可能赚大钱。”

德国汉堡,种植篷中的大麻植物

德国汉堡,种植篷中的大麻植物


当地时间2024年2月22日,德国汉堡,种植篷中的大麻植物。(图源:视觉中国)

但并非所有与“大麻供应链”相关的人都能立马获利,那些押注德国会让大麻全面合法化的人暂时空手而归。新法案未允许设置专卖店出售娱乐性大麻,进口商、经销商都不得不另寻他路。

不过,据德国卫生部网站介绍,新法案是德国大麻“受控分配”两步走的第一步,第二步的法律草案预计之后提交欧盟委员会审议。美国“政客”新闻网欧洲版称,德国政府计划设立市政五年试点项目,在选定的城镇和地区允许政府控制供应的大麻在有执照的商店进行销售。

如果这些试点项目在柏林、科隆等地开展,这条产业链能让专卖店主和供应商们有机会做到娱乐性大麻的生意。德媒称,试点项目细节将在今年夏天公布。

西方如何一步步为大麻“洗白”?

大麻,最早来源于一年生草本植物的提取物并因此得名,其主要精神活性成分为大麻素,大约100余种,其中两种成分较为广泛:四氢大麻酚(THC,具有精神活性)与大麻二酚(CBD,不具精神活性)。

大麻可分为工业大麻、医用大麻和娱乐用大麻。作为一种寻求精神刺激的瘾品,被普遍认为起源于印度。目前,大麻是联合国禁毒公约规定的严格管制品,在绝大多数国家携带、吸食或售卖大麻仍属违法,但一些西方国家已将医用大麻合法化,加拿大、美国24个州(美国联邦政府仍将其列为非法药物)、乌拉圭和如今的德国等更是将娱乐性大麻合法化。

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发布的《2023年世界毒品报告》,大麻是世界上最常用的毒品,2021年,全球估计有2.19亿人使用大麻,占全球人口的4%;过去十年里,使用大麻的人数增加了21%;北美洲吸食大麻现象最普遍,该地区2021年15-64 岁人口中有17.4%吸食大麻。

从历史上来看,西方国家的大麻政策并非像现在一样“摆烂”。在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世界各国普遍出台法律将大麻列为毒品。

20世界60年代,美国深陷越战泥潭,反主流文化的“嬉皮士运动”在美国兴起,这批美国年轻人留着长发、不修边幅,用流浪和音乐表达不满,批评政府、反对主流价值观、抗议战争。在此期间,吸食大麻成了反战、反政府的标志和反抗权威的象征。

吸食大麻成了反战、反政府的标志和反抗权威的象征

吸食大麻成了反战、反政府的标志和反抗权威的象征

图源:《旧金山纪事报》

禁毒博主陈敏提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的“嬉皮士”群体拥有了话语权,“大麻从非法有害的瘾品翻盘成了中等阶级与上流社会的时尚潮流瘾品,反过来又影响政府的政策,为现在的合法化埋下伏笔。”

20世纪70年代后期,西方世界开始出现大麻合法化的趋势。1976年,荷兰宣布少量持有、使用和销售大麻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1996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将医用大麻合法化的州;2001年,加拿大成为世界上首个使用法律系统管制医用大麻的国家;2018年10月17日,加拿大娱乐性大麻正式合法化。

除了西方政府的放任,大麻文化的“与时俱进”也对“毒祸”蔓延起到了助推作用。

从最开始的“可以缓解焦虑和压力”到如今的“有助于集中注意力”“满足快感”,大麻对身体的危害和成瘾性被支持者一再弱化。

青少年群体追求独立、反抗权威,稍加引导就会把大麻当作“酷”的象征。而西方国家的明星带头吸食大麻,更是对年轻群体起到了“示范”作用。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2018年就在直播节目中接过主持人递的大麻烟,在镜头前深吸了一口,并称自己以前“应该抽过一次”。

埃隆·马斯克2018年就在直播节目中接过主持人递的大麻烟

埃隆·马斯克2018年就在直播节目中接过主持人递的大麻烟


发展到现在,在一些西方国家,大麻有自己的代号、梗、礼仪、艺术、文学和音乐,全方位荼毒年轻人,甚至被视为一种“社交工具”,想融入特定的“圈子”,就得尝试吸食大麻。

在经常使用大麻的人群中,约有20%达到依赖程度。多数成瘾者戒断后会表现焦虑、情绪低落等症状。较其他成瘾物质而言,大麻的成瘾性相对较低。不少“大麻合法化”支持者抓住这点,宣传所谓“大麻成瘾性和危害性不如香烟”的言论,这种观点传播甚广。

美国波士顿,无家可归者住在南汉普顿街的帐篷营地

美国波士顿,无家可归者住在南汉普顿街的帐篷营地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9日,美国波士顿,无家可归者住在南汉普顿街的帐篷营地,那里是一直是公开毒品交易、吸毒泛滥和暴力汇集的场所。(图源:视觉中国)

2007年《柳叶刀》刊载的一篇论文在生理损害、成瘾性、社会危害性三个方面都将大麻列在海洛因、可卡因、酒精、烟草等之后,也给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群体提供了所谓的“科学依据”。

然而实际上,随着科技的进步,借助现代分离纯化技术,合成加工后的大麻毒品毒性早就显著提高,西方年轻人也对四氢大麻酚(THC)的含量要求越来越高,黑市中流通的大麻烈性更高、更不纯,危害性大大增加。

“以吸食大麻群体最多的美国为例,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THC平均含量就一直稳步上涨,到现在已经翻了十几、二十倍,导致大麻对吸食者的生理和精神状况影响越来越大,所谓‘大麻成瘾性和危害性不如香烟’的早期言论,即使当时成立,现在也不适用了。”陈敏表示。

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精神障碍诊疗规范》(2020年版),长期使用大麻者表现呆板、迟钝、不修边幅,可有记忆力、计算力、判断力下降等认知损害,心血管疾病患者使用大麻可能出现严重不良反应。急性使用大麻可出现口干、结膜充血、眼压降低、手脚忽冷忽热、食欲增加等。长期使用大麻烟可致暴露部位癌变,上呼吸道和肺部是癌变的高发部位。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精神障碍诊疗规范(2020年版)》

联合国《2023年世界毒品报告》提到,估计全球41%的吸毒病症病例是大麻吸毒病症(2019年)。2021年,约有46%的国家报告大麻是与吸毒病症相关联最多的毒品。

然而,每当大麻的危害引起人们的警醒,其支持者总是第一时间跳出来“洗白”。随着冰毒、摇头丸等新型毒品问世,特别是近年来危害更大的合成毒品不断创新,毒品问题泛滥的西方国家不再把大麻当作最严重的毒品。加上大麻的种植和加工比较容易,黑市规模大,大麻一步步被包装成了“入门级毒品”。

大麻成了获取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工具”,但后果已经显现

大麻文化在西方国家出现复苏的迹象,部分国家政客和相关企业也对此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世纪70年代,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打起了轰轰烈烈的“禁毒战争”,而此后,尼克松禁毒的真实动机不断遭到质疑。


图源:央视新闻

据央视新闻此前报道,曾任尼克松高级政策顾问的约翰·埃利希曼曾在1994年表示,尼克松政府当时优先考虑如何利用毒品问题为自己获取政治利益,即如果把左翼的“嬉皮士”与大麻联系起来,把非洲裔与海洛因联系起来,就可以打击这两类群体,并吸引白人保守派选民。

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统计,美国联邦政府在禁毒战争中花费超过1万亿美元,而这些拨款大都被用于美国执法队伍的军事化。讽刺的是,在美国联邦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监禁了整整一代人且大部分是非洲裔美国人后,“毒祸”反而在美国愈演愈烈。

进入21世纪,美国经历了“9·11”恐怖袭击、伊拉克战争、金融危机等内忧外患,经济开始走下坡路,政府在打击毒品犯罪上耗费巨大,美国政府又开始转变对毒品的态度。

一些硅谷精英还炒作起了氯胺酮、LSD、摇头丸等致幻剂能帮助他们“集中注意力”或“提高创造力”的言论。

其他西方国家的自由派政客为了迎合“大麻合法化”支持者,吸引年轻选民,开始罔顾民众生命健康,用所谓的自由绑架选票,再绑架政策。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2015年加拿大大选中,大麻成了一种“政治工具”。当时执政的加拿大保守党党魁哈珀表示,如果连任将维持现状,即医用大麻合法,但娱乐性大麻不合法;时任加拿大新民主党党魁穆凯尔支持大麻除罪化,并不愿意合法化;而加拿大自由党领袖特鲁多承诺,如果上台将采取行动支持大麻合法化。

特鲁多最后胜出,并在上台后推动加拿大《大麻法案》生效,该法案的目标是将大麻使用者从非法市场转移到合法、受监管的市场,旨在防止未成年人吸食大麻,并限制流入非法大麻交易的资金,同时还有给政府增收的考虑。

法案生效五年多,加拿大现在有3000多家合法大麻商店,但加政府打击非法市场的目标没能完全实现。

今年3月18日,加拿大统计局公布了一项全国性调查的结果,数据显示,18岁至44岁受访人群中有38.4%在过去12个月中曾吸食大麻,45岁以上受访人群中这一数字为15.5%。在12个月内吸食过大麻的受访者中,仅有71.7%的人自称完全从合法渠道购买大麻。

加统计局指出,另一项研究发现,约72.4%的加拿大日常大麻消费者对大麻使用的控制能力减弱,并有患大麻使用所致障碍的风险。

与此同时,在第一个放开娱乐性大麻的亚洲国家泰国,合法化带来的弊病让这个东南亚国家决定踩下刹车。

泰国2018年放开医用大麻的使用,2022年又放开娱乐性大麻的使用。此后,数万家大麻商店在该国涌现,大麻滥用现象迅速蔓延。按照现在的趋势,该产业规模到明年将高达12亿美元,但泰国政府后悔了。


大麻产业在泰国兴起的速度令人震惊。(图源:BBC)

今年2月底,泰国公共卫生部长乔南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泰国将在今年年底前禁止娱乐性大麻的使用、销售和相关产品的广告营销,违法者面临监禁或罚款处罚,但继续允许大麻用于医疗目的。

“若没有法律来规范大麻使用,它就会被滥用。”乔南说,“滥用大麻会对泰国儿童产生负面影响,从长远来看,它可能会导致(滥用)其他药物。”

加拿大打击黑市的失败和泰国宁愿舍掉经济效益也要重新禁毒的做法,给其他在“大麻合法化”上跃跃欲试的国家敲响了警钟。

根据国际公约以及对人类危害的程度,中国将大麻列为麻醉药品和一类精神药品,并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戒毒条例》等法律法规进行严格管制。

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和中国驻加拿大温哥华总领馆此前均发出提醒,如果在这些国家登机回国前吸食了大麻,即使没有携带,下飞机时如被查出吸毒,等同于在国内吸毒,根据不同情况,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和《戒毒条例》。如果携带、行李夹带大麻入境时被中国海关查获,无论数量多少,都是“走私”行为,属刑事犯罪,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陈敏告诉观察者网,在毒品泛滥的国家,“十一、二岁接触大麻,十五、六岁就开始接触海洛因、芬太尼、冰毒的青少年比比皆是。”尽管如此,少数西方国家依然要将大麻合法化,“原因其实跟德国卫生部长所说的大差不差,表面理由都是可以打击黑市,更好地禁止未成年人吸食,但实际情况加拿大已经给出答案了。在有些事情上开个口子,后期就容易走向极端,西方国家合法化大麻的理由一旦成立,那么未来所有毒品都可以套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4-13 14:10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