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356|回复: 0

极端民粹网络泼粪运动是要彻底否定改革开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19 12: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络泼粪运动实质是要各个击破,彻底否定改革开放

阜成门六号院

这种极端主义力量最终是要吞噬整个社会,你我他之间只不过顺序不同而已。

美国在进步主义时期曾经涌现过一场“扒粪运动”(muckraking),Henri George、Lincoln Steffens、Ida Tarbell等作家、议员、记者勇于揭发社会丑恶,曝光市政选举、行会、公司商业等领域的腐败现象,促进了法律的健全和社会的公平。

不过100年多后的中国,形成一场目标和效果完全相反的“泼粪运动”,泼粪者自称爱国者、人民代言人,其实他们从来不敢揭露什么贪污腐败、民间疾苦、社会不公,而是专门挑那些促进社会发展的企业和个人,进行有目标的抹黑、泼粪,让这些进步和理性力量慢慢社会死亡,让社会逐渐回到黯淡黑暗时代。

这场泼粪运动始于21世纪初,不过那时候我们传媒话语权还掌握在官方和职业媒体人主导的市场化媒体手中,泼粪者彼时只是互联网的边缘力量。但是移动互联网的技术革命带来的传媒去中心化,给他们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施展空间,他们通过各种自媒体把煽动性观点送达数亿手机端用户。很多人从以前被鄙视的社会“边缘人物”,一跃成为拥有几百万、几千万粉丝,具有呼风唤雨、左右社会舆论能力的“意见领袖”。

他们的战法也越来越娴熟,目标也越来越大,从全球500强企业、民族品牌代表,到诺贝尔奖得主,到清华大学等顶尖高校,到地方政府,无一不成为他们的猎物,并且他们无往而不胜。他们的作战如群蚁围攻大象,一哄而上,待留下一堆白骨后,又悄无声息散去。他们从来不暴露真实身份,众多呼风唤雨的博主们,从来都是化名,我们至今也不知他们的真名是张三、还是李四。

那些“意见领袖”非常善于打蛇打七寸,宛若是康老王关戚转世,构陷手法和话术与那个年代的大批斗如出一辙:故意在意识形态最敏感的民族主义或国家安全话题上给人找茬,先给你定上一个汉奸通日、无良资本、危害国家安全或侮辱先烈的大帽子,这样即使不能置猎物于死地,也可以让他名誉扫地。然后,他们利用最精致的显微镜,寻找你的创业史或言论中的瑕疵;如果没有瑕疵,也不要紧,他们最擅长的是指鹿为马、捕风捉影、曲意栽赃。

极端主义网络泼粪运动是要彻底否定改革开放

极端主义网络泼粪运动是要彻底否定改革开放


如果你的企业是国企改制而来,他们会说你侵吞国有资产;如果你的企业有外籍员工,他们会说有可能埋伏了中情局特工;如果你的企业有外资股权,他们会说你被海外资本代言人;如果你的企业在海外上市,他们会说你泄露行业和国家机密。总之,以前咱们党中央鼓励的,现在到头来都成为他们的罪证。

他们还擅长任意发挥想象力,比如会把红色圆物或放射状图案,说成是含有日本国旗或军旗元素,冷不丁扣你个日杂的帽子。岂不知我们六七十年代的东方红艺术形象,都是圆日加放射性图案,难道这也是媚日吗?他们用这个套路去碰瓷,竟然屡屡得手,竟连很多地方政府都不敢辩驳,就匆忙撤下广告或修改图案,这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上图为南宁地铁和南京中央商场被“战马行动”指为日本军旗的图案,下图为六七十年代的东方红宣传画 ... ...

上图为南宁地铁和南京中央商场被“战马行动”指为日本军旗的图案,下图为六七十年代的东方红宣传画 ... ...


(上图为南宁地铁和南京中央商场被“战马行动”指为日本军旗的图案,下图为六七十年代的东方红宣传画)

这些“爱国”意见领袖,整天以左派领袖自居,其实他们一点也没有现代政治学上左派进步光谱的一点色彩。他们从来不关心弱势群体,而只会在你为弱者呐喊的时候,他们来一句:你这是在故意放大社会黑暗面,给敌对势力递刀子!他们心中的国家,不是人民组成的集合体,而是一个空洞的国家机器概念;他们眼中的人民,不是一个个享有神圣不可侵犯权利的公民,而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蝼蚁。他们不过是一群投机者,一群懦夫,一群愚弄人民的极右翼。

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不过是妖魔化改革,逐个击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科技、教育、思想艺术等领域的最璀璨成果,摧毁一个个有着无尽创造力的企业、团体、个人,让社会原子化、碎片化,让个体工具化、愚昧化,倒退到黑暗无际的时代。

他们在努力按照他们的方式净化我们的社会,但是这种净化是致命的,就好比1930年代中期国家社会主义者们净化了德国,但是德国失去了5万多名顶尖科学家,最优秀的人文思想家也都闭嘴,爱因斯坦在流亡,雅思贝尔斯在战战兢兢中度日,奔驰、巴斯夫沦为兵工厂,爱国者们胜利了,但是德国从此成为二流国家。

对于今天的中国也是。美国的惠普、戴尔等竞争者没有击垮联想,但是他们做到了;国际同行的产品没有压垮农夫山泉,激烈的竞争只能让我们优秀的企业越战越勇,但是这些泼粪运动,可以瞬间让销量减少80%,市值蒸发近400亿港币;全球教育同行都在羡慕清华近年的进步,他们无法阻挡清华日益崛起的地位和声誉,但是我们泼粪的爱国者们做到了,在很多人心中清华已经成为对国家毫无用处的学校,去年高考招生很多人弃清华而择它校。

农夫山泉在网络围剿下股价一路下跌

农夫山泉在网络围剿下股价一路下跌


(农夫山泉在网络围剿下股价一路下跌)

也应该看到,我们的党和政府同样终将是受害者。这些网络大V架空党媒,削弱党的舆论领导力;他们的泛滥严重破坏法律、政策的公信力,“爱国大V”的一个短视频就可以让党中央某个文件的效力付之东流,所以,如果不能遏制这些网络民粹,制订《民营经济促进法》又什么用呢?隔三差五就拉出来一个企业家(并且都是行业佼佼者)登台示众,哪个企业家还敢大胆做事呢?以及,等到社会理性力量都被清除了,谁知道他们是否会把矛头指向我们的党政权力系统呢?

面对一个个企业、大学、公众人物社会形象的被黑化,我们能够吸取到什么教训,或者我们应该有什么警惕呢?

一些企业家、学者、教育机构一贯保持“洁身自好”,从不关心社会冷暖,夹着尾巴发财、做事,自以为掌握了中华文明的千年精髓,避粪有术。其实他们的谨小慎微,洁白履历并不能成为他们的护身符,他们最终不免成为被围攻的猎物。

一贯政治正确的清华大学,在2022年以来屡次成为网络泼粪的对象

一贯政治正确的清华大学,在2022年以来屡次成为网络泼粪的对象


(一贯政治正确的清华大学,在2022年以来屡次成为网络泼粪的对象)

我们的一些企业,乐见同行被泼粪,甚至会主动收买水军,为这种网络情绪推波助澜,企图收割泼粪红利。奉劝这样的企业不要寄希望于机会主义,不要做不劳而获的美梦。在泼粪者的显微镜下,所有企业都是有原罪的,你能保证下一个不是你?

更有一些人以泼粪起家,自以为御粪有术,几年来打公知、讨汉奸游刃有余,岂不知玩弄刀枪者必为刀枪所害。泼粪后浪推前浪,一代泼地比一代强,前泼者无不沦为后泼者的猎物,此乃历史定数,就像批胡适的人,在批判胡风运动中打倒;批胡风的人,又在被批吴晗运动中被打倒;批吴晗的人,最终在“批林批孔”中被打倒。 在泼粪的链条上,人人都将是受害者,人人的归宿都是身败名裂,人人都是祭坛上的猎物,请那些泼粪高手在欣赏战果之余,多有一些历史智慧,看清自己的归途。

所以,反对网络民粹、网络极右翼主义、网络暴力人人有责,官民同责。你或以为自己精明,可以消灾;你或以为是自己人,不会受灾;你或以为可以控制利用它,可以化灾为利,这些都只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这种极端主义力量最终是要吞噬整个社会,你我他之间只不过顺序不同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4-20 00:20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