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287|回复: 0

美国大选 特朗普VS拜登:谁更能让牛市延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28 22: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大选 特朗普VS拜登:谁更能让牛市延续?

巴伦周刊

虽然拜登和特朗普的年龄、健康状况、是否适合担任总统以及受不受民众欢迎引发了种种担忧,但到了11月5日大选日那天,美国选民大概率和2020年一样,必须在他们二人之间做出选择。此外,和四年前一样,在选票统计出来之前,这仍将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大选。

然而,今年的大选和四年前有一些重要区别,无论这些区别带来的影响是好是坏。目前美国经济正在以美国人在2020年疫情期间无法想象的方式增长,同样出现增长的是推动这一轮经济增长的债务,目前美国政府的债务总额已达到创纪录的34万亿美元,偿债成本升至6500亿美元——这些庞大的数字势必会限制下一届政府和国会的选择。

拜登和竞争对手特朗普将带领美国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这对美国的社会政策和整个世界意味着什么,我们将留给这些领域的专业人士去评判,对于美国经济和市场而言,这意味着要对美国债务这类老生常谈的问题以及拜登和特朗普在税收、监管和国家角色等问题上截然不同的立场做新的解读。

一、债务和赤字

对美国债务和赤字的担忧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过去10年里,美国的债务规模翻了一番。无党派机构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2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为有关债务问题的辩论设定了条件:到今年年底,美国政府债务将占到GDP的99%。美联储加息也带来了一个令人感到不安的问题:利息支出增多。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到2034年,利息支出将升至1.6万亿美元。

拜登和特朗普都对这场“借贷狂潮”负有责任。根据负责任联邦预算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Responsible Federal Budget)的估计,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实施的政策导致联邦政府债务增加了8.4万亿美元,拜登担任总统期间,联邦政府债务预计将增加约4万亿美元。

债务负担加重引发担忧

在下一任总统任期内,美国债务占GDP的百分比预计将超过100%,这将是一个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水平。

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百分比

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百分比


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百分比

注释:2024年及之后的数据为预估值。来源: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2000年至2022年数据),国会预算办公室(2023年数据及预估值)。

评级机构标普全球(S&P Global)在2011年摘除了美国引以为豪的AAA主权信用评级,理由是决策者长期无力应对不断增加的债务。2023年惠誉(Fitch Ratings)也摘除了美国的AAA评级,理由是“国家治理水平下降”。

大型评级机构中唯一还没有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的穆迪(Moody 's)最近警告指出,该机构可能也会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理由是政治两极分化和债务不断上升。

穆迪CEO罗布·福伯(Rob Fauber)评论说:“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他们都没有真正致力于用足够的收入来弥补支出缺口,这个缺口将越变越大,给美国的资产负债表带来更大的压力。”

评级机构的降级决定对投资者的影响相对较小,因为很明显,单纯从经济角度来看,美国的债务负担是可控的,这一点评级机构也很清楚。

政府借款不断增加、导致美国国债买家要求获得更高的收益率是潜在的担忧。

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已经有迹象表明市场可能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全球经济学家内森·希茨(Nathan Sheets)指出,利率上升、通胀高企和政治混乱等因素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突出。希茨说:“至少在过去6到12个月里,市场注意到了收益率上升的问题。”

去年年底,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达到接近5%的峰值,但目前已降至4.3%。

投资者将从债务负担的角度来看待拜登和特朗普的财政计划。两人的财政计划都将受到国会的制约,但他们想要达成的目标和这些目标将如何影响市场对美债的看法差异极大,看看税收这个问题就知道了。

二、税收

降低个人和企业的税收是特朗普政府的标志之一,对许多共和党人来说,这是特朗普政府最大的成就,另外一个成就是让更多保守派大法官进入了最高法院。

不过,2017年为了通过《减税与就业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国会在预算上“耍了个花招”:企业减税计划是“永久性的”,但法案中其他主要减税条款将从2025年开始失效。在一长串即将失效的条款中,有一项是对个人边际税率的削减,这一税率将重新调整到更高的水平;遗产税免税额将大致减半,至500万美元,再加上通胀调整;个人可以扣除州税和地方税的限额将重新设定。

如果特朗普再次担任总统,他可能会让所有这些即将过期的条款变成“永久性的”。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和税收联合委员会(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的数据,这样做将损失3.5万亿美元的财政收入。特朗普还提出了进一步削减企业税的想法。

为了做这两件事,特朗普必须削减支出,但相关细节还不清楚,此外,国会在这个问题上也有很大的发言权。

相比之下,如果拜登再次担任总统,他将让一些减税条款失效。拜登的预算提案寻求延长对年收入低于40万美元家庭的减税,他将通过对富人和高收入者征收新税、上调企业税、上调股票回购税等措施来支持他的计划。拜登还表现出了在支出问题上妥协的意愿:国会预算办公室称,去年达成的避免突破债务上限的协议将使赤字减少7%。

三、关税

曾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担任美国财政部前高级顾问的斯蒂芬·米兰(Stephen Miran)指出,关税——财政收入的来源之一——是拜登和特朗普经济政策另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米兰说,鉴于债务高企和美债收益率引发的担忧,下一任总统必须在增加财政收入方面发挥创造性。他指出,关税和其他税收一样,可能会产生负面的经济后果,但“如果新政府能够纠正先前问题,这些负面影响就会减少。”

美国两党都认为,中国经济的崛起给美国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在中国问题上,拜登和特朗普都是“强硬派”,尽管强硬程度不一样。

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政府对华策略的核心是大幅上调提高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除了增加数百亿美元的财政收入,这些关税还旨在保护美国的就业机会。这一策略的结果好坏参半,中国对美国征收报复性关税是原因之一。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经济学家戴维·奥托尔(David Autor)和其他经济学家最近研究了“贸易摩擦”对美国“心脏地带”制造业就业的影响,认为“双方打了个平手”,有可能给美国制造业就业带来了“程度温和的负面影响”。

拜登上任后继续实施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关税政策让批评人士大感意外。拜登政府首席贸易谈判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被一名前贸易官员问到对奥托尔的研究的看法时说:“把美国的贸易政策简单描述为一场关于关税问题的对话是不公平的。”

拜登对美中关系的构想可以归纳为“管理下的竞争”(managed competition),他试图通过制裁和出口管制让美国技术远离中国,并采取措施限制美国对中国的一些投资,这一策略可能会延续到他的第二个任期。

与此同时,特朗普表示,如果在今年的大选中胜出,他将把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提高到60%,完成他之前启动的这项工作。如此高的关税下的“贸易摩擦”肯定不会只是“打个平手”而已,但是有可能会促使美国把大量贸易从中国转移到别的地方,从而把对财政收入的影响降至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

特朗普还计划对美国从世界所有国家进口的商品征收10%的关税。税收基金会(Tax Foundation)的埃里卡·约克(Erika York)预计,这些关税将相当于向美国人加征3000亿美元的税收。

不过,不能只单纯从经济角度来看这些政策。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认为,特朗普的政策是提高美国制造业实力的努力的一部分,在拜登劳工友好型政策下,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变多了。莱特希泽最近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撰文写道:“制造业不仅仅关乎经济。”

莱特希泽写道:“相比经济学家关心的那些因素,家庭稳定、强大的社区、收入公平以及劳动者的自豪感和满意度才是更重要的因素。”

换句话说,特朗普及其盟友不仅将关税视为管理贸易流动的工具,还将其视为让经济恢复平衡、利好美国国内产业的工具。

再加上特朗普可能会收紧移民政策,进而导致劳动力供应受到限制,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将导致滞胀,即经济增长缓慢和通胀持续上升。

四、美联储

一些人认为,美联储无视2021年通胀抬头加息过晚,但迄今为止,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他的团队成功地通过加息遏制了物价的上涨势头,而且没有让美国经济陷入衰退。但2月13日公布的1月CPI数据说明,这场抗通胀之战还没结束,不包括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上涨3.9%,仍远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

下一任总统会让谁当美联储主席将使抗通胀之战变得更复杂。鲍威尔的任期将于2026年5月结束,特朗普在2017年提名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但后来似乎后悔做了这个决定。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称鲍威尔和其他美联储官员是“笨蛋”,并公开敦促美联储把利率降至零以下。

拜登在2021年鲍威尔第一个任期即将结束时提名让他连任。

拜登团队拒绝讨论是否会考虑再次让鲍威尔连任。白宫发言人迈克尔·菊川(Michael Kikukawa)告诉《巴伦周刊》:“总统已经明确表示,我们不会破坏美联储的独立性。”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没有就这个话题和其他话题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但特朗普此前明确表示,不会再让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今年2月,他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采访时说,他认为鲍威尔正在试图通过降息来帮助民主党。

美联储预计今年将降息三次,但降息时间还没定,而且鉴于近期公布的经济数据表现强劲,美联储可能会推迟降息。

鲍威尔多次表示,政治不是他考虑的因素,他在去年12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考虑的是什么才是对经济有利的。”在今年1月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在回答一个问题时表示,他的关注点不在第三个任期上。

虽然拜登任期内通胀大幅上升的原因有很多,但如果特朗普获胜并且不再让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市场可能会提出抗议,因为下一届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可能采取“鸽派”立场,这将无助于抵消持续的财政支出带来的通胀效应。另类资产管理公司Clocktower Group的首席策略师马尔科·帕皮克(Marko Papic)说:“如果特朗普获胜,我认为债券市场会发生‘暴动’。”

帕皮克的意思是,紧张不安的投资者将大幅推高债券收益率。

这是一个让人感到害怕的念头,尽管债券收益率大幅上升——借贷成本将因此上升——可能会促使财政预算面临一场20世纪90年代式的“清算”,帕皮克说:“这或许将成为美国曾遇到过的最好的一件事。”

五、监管

拜登和特朗普的经济政策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不同之处。研究公司Signum Global Advisors的创始人查尔斯·迈尔斯(Charles Myers)认为,投资者低估了特朗普的能源计划;Signum Global Advisors是拜登和其他民主党人的长期捐赠人。迈尔斯预测,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已经打破了油气产量纪录,但特朗普将进一步提高美国的油气产量。

迈尔斯说:“拜登的四年任期结束时,美国最大的变化将是成为了一个更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及出口国。”迈尔斯还指出,特朗普将继续推动美国油气产业的发展,他可能会尝试“降低环保标准、加快许可速度、开放更多土地用于钻探和为水力压裂法提供更多补贴等等”。

为了创造一个更有活力的商业环境,特朗普还可能撤销或限制拜登执政期间的许多其他监管努力,包括高调打击企业并购等。这些措施会很受华尔街的欢迎。


六、股市

2016年特朗普在大选中胜出时,美国股市在那天的隔夜交易中遭到抛售,但股市迅速反弹,特朗普任期内股市的表现一直不错。就算计入2020年初疫情导致的34%的跌幅,标普500指数在特朗普任期内的涨幅依然达到了83%。

美国股市可能会在特朗普再次获胜后上涨,因为投资者预计他会推出减税和其他商业友好型政策。

牛市

美国股市在特朗普和拜登领导下的表现都不错。如果11月特朗普胜出,股市可能会上涨,如果拜登获胜,股市也不会下跌。

特朗普任期内1006个交易日和拜登任期内773个交易日标普500的走势

特朗普任期内1006个交易日和拜登任期内773个交易日标普500的走势


特朗普任期内1006个交易日和拜登任期内773个交易日标普500的走势

红线:特朗普任期内,蓝线:拜登任期内

注释:拜登任期截至2024年2月14日,来源:彭博

美国股市在拜登任期内的表现也不错,自他上任以来,标普500指数上涨了35%,今年连续创下历史新高。拜登在大选中胜出可能不会在股市上掀起太大的波澜,因为预计拜登在第二个任期内将继续推行一系列政策,这些政策已经充分反映在了股价走势中。

拜登团队声称他们并不关注市场,白宫发言人菊川说:“拜登总统和哈里斯副总统是在为中产阶级和普通民众而战,而不是为特殊利益集团和华尔街而战。”

美国经济和股市表现意外强劲的原因之一,是企业在这段时期里有能力为未来做计划,虽然拜登和特朗普不是选民心目中理想的候选人,但在他们担任总统期间,美国经济和股市表现强劲,这一点至少是在他们二人之间做选择的一个优点,不管乐不乐意,美国人在以前的大选中也遇到过这样的选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4-20 15:32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