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823|回复: 0

中美关系改变贸易格局中国已非美最大进口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8 23: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美关系改变贸易格局:中国已不是美国最大进口国

纽约时报中文网

墨西哥北部工业中心萨尔蒂约的一家工厂

墨西哥北部工业中心萨尔蒂约的一家工厂

墨西哥北部工业中心萨尔蒂约的一家工厂。墨西哥是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去年转向购买汽车零部件、鞋子、玩具和原材料的市场之一。 Daniel Becerril/Reuters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最严重的时候,随着全球供应链的崩溃,将集装箱运往中国的成本飙升了近20倍,而马可·比利亚雷亚尔发现了一个机会。2021年,比利亚雷亚尔辞去了卡特彼勒的墨西哥总经理一职,开始与那些考虑将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的公司建立联系。他找到的一个客户是中国全地形车生产商环松,该公司聘请比利亚雷亚尔在墨西哥北部的工业中心萨尔蒂约建一个 价值1.52亿美元的制造业基地。

比利亚雷亚尔说,外国公司,尤其是那些寻求在北美销售的公司,将墨西哥视为中国之外的另一个可行选择,原因有几个,其中一个是美中日益紧张的贸易关系。

“目前的情况对墨西哥有利,”他说。

周三公布的新数据显示,墨西哥已在20年来首次超过中国,在官方统计中成为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这个重大转变凸显了中美日益紧张的关系正在如何改变贸易流动。

数据显示,美国去年的对华贸易逆差大幅收窄,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额为4272亿美元,同比下降了20%。美国的消费者和企业转向墨西哥、欧洲、韩国、印度、加拿大和越南,购买汽车零部件、鞋子、玩具和原材料。

美国去年的对华贸易逆差大幅收窄

美国去年的对华贸易逆差大幅收窄

来源:美国人口普查局;美国经济分析局 By The New York Times

墨西哥对美国的出口额为4756亿美元,与2022年大致持平。

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总额(总出口额减去总进口额)缩小了18.7%。尽管美元走强,全球经济疲软,美国2023年对世界的总出口额却较上年略有增长。

随着美国人购买的原油和化学品减少,手机、衣服、露营装备、玩具和家具等消费品也在减少,美国的进口额逐年下降。

美国最近的进口额以及对华贸易的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的异常情况。疫情期间,困在家里的美国消费者购买了大量中国制造的笔记本电脑、玩具、新冠病毒检测盒、运动休闲服装、家具,以及家庭健身器材。

尽管2022年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担忧逐渐消失,但随着造成美国港口拥堵的物流瓶颈终于恢复畅通,企业补充了仓库存货,美国仍继续进口了大量中国产品。

“由于世界在2021年无法得到足够多的中国商品,它在2022年大肆购买中国货,”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经济学家和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说。“那之后,一切已恢复正常。”

但贸易数据不仅表现了过去几年的异常大起大落,也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多年来的紧张局势已显著削弱了美中贸易关系。

2023年,美国从中国的季度进口额与十年前的水平大致相同,尽管美国经济十年来一直在增长,而且美国从世界其他地方的进口不断增加。

“我们正在脱钩,这对贸易流动有重大影响,”穆迪分析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在谈到美国和中国时说。

经济学家说,美中贸易的相对下降与加征关税有明显的关系,关税是特朗普政府加征的,之后的拜登政府维持了关税。

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的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院长卡罗琳·弗罗因德的研究显示,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螺丝刀和烟雾探测器等高关税产品减少,与此同时,吹风机和微波炉等未加征关税产品的进口额继续增长。

世界贸易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拉尔夫·奥萨说,美中贸易虽然没有崩溃,但增长速度比两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增长速度要慢30%左右。

他说,近期历史上有过两次中美贸易显着放缓的情况。第一次是2018年两国的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第二次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美国及其盟友严厉制裁俄罗斯,全球贸易关系进一步重新洗牌。

中国江苏省的南京港

中国江苏省的南京港

中国江苏省的南京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高关税产品贸易额已下降。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曾有过一段地缘政治对贸易没有多大影响的时间,但随着世界上不确定性的增加,我们的确看到贸易变得对这些问题更敏感,”在世贸组织研究经济的学者斯特拉·鲁宾诺娃说。

一些经济学家警告,美国对华贸易的减少也许并不像双边贸易数据显示的那么严重。这是因为,与中国汽车生产商环松一样,一些跨国公司已将部分制造业务从中国转移到了其他国家,但它们继续从中国采购一些原材料和零部件。

还有些情况是,公司可能只是将实际上在中国制造的商品通过其他国家运往美国,以避免关税。

美国的贸易统计数据并没有将这类进口产品归为来自中国,尽管其价值的很大一部分是中国创造的。

弗罗因德最近写过一篇有关这个问题的论文,她说,美中贸易关系“肯定是在减弱,但不像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的那么严重”。

尽管如此,地缘政治风险正在明显地推动企业转向其他市场,尤其是那些制造成本低、与美国贸易关系稳定的市场,例如墨西哥。

法国电气设备巨头施耐德电气的墨西哥和中美洲总裁赫苏斯·卡莫纳表示,拜登政府2022年通过的气候法、俄乌战争引发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都是推动企业转向墨西哥的因素。

中国在俄乌战争中似乎站在俄罗斯一边,“引起了各种各样的警觉,”卡莫纳说。“人们意识到,我们不能如此依赖中国,这种依赖是我们在过去40年里形成的,我们让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

施耐德在墨西哥已经有了庞大的业务规模,它在那里有九家工厂和近1.2万名员工,并于2021年决定在墨西哥进一步发展。在建设了新生产基地、扩建了现有工厂后,施耐德目前在墨西哥有大约1.6万名员工,并计划很快将员工人数增加到约2万名。

施耐德把在墨西哥生产的产品中的约75%至80%销往美国,其中包括用于配电和电力调节的断路器和面板等一系列产品。

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据,尽管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2023年下降了9%,但流向墨西哥的此类投资去年激增了21%。

另一个受美中贸易变化趋势影响的经济体是韩国。韩国与墨西哥一样,享有美国的低关税待遇,因为韩国与美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去年12月,美国从韩国的进口额创下了历史新高。

韩国企业尤其从拜登的新气候法中受益。美国政府为鼓励购买电动汽车向消费者提供税收抵免,但对从中国采购这些汽车的零部件设置了一定的限制。

作为电动汽车电池和零部件的主要制造商,韩国企业抓住这个机会,加入到最近正在扩张的美国本土汽车供应链的行列。韩国电池制造商SK On投资26亿美元在佐治亚州建厂,并正在与现代和福特合作,在佐治亚州、田纳西州和肯塔基州建新工厂。

位于佐治亚州科默斯的SK电池工厂

位于佐治亚州科默斯的SK电池工厂

位于佐治亚州科默斯的SK电池工厂。 David Walter Bank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SK On的首席商务官成敏(音)表示,中国对韩国企业的限制越来越多。与此同时,美国限制中国从电动汽车税收抵免中受益的做法给了韩国企业“更多发挥作用的空间”。

“为了企业生存,总要去寻找更有潜力的市场,”成敏说。

随着SK、LG、三星和现代等韩国大公司在美国建新厂生产产品,美国与韩国的贸易似乎也在增加,因为这些韩国公司为供应新设施,正在从本国进口一些材料、机械和零部件。

去年12月,在汽车、电池和其他零部件出口的推动下,韩国对美国的出口额20年来首次超过了韩国对中国的出口额。

成敏同意这个说法:美国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怀疑正在将美国与韩国推得更近。

“两个盟国之间的关系从未像过去几年这样紧密,”他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7-21 15:33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