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4025|回复: 0

全球人口达到顶峰会发生什么 孩子或会看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22 01: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全球人口达到顶峰会发生什么 今天的孩子或会看到…

纽约时报

DEAN SPEARS2023年9月21日

今天出生的孩子很可能会活到看到全球人口增长停止的那一天

今天出生的孩子很可能会活到看到全球人口增长停止的那一天


全球人口在过去两个世纪里一直处于增长状态。对我们所有活着的人来说(也就是在世界快速增长的同时成长起来的人口),这是正常现象,但从人类历史的长河来看,这也许只是暂时性的。

今天出生的孩子很可能会活到看到全球人口增长停止的那一天。

今年出生的婴儿将在2080年代满60岁,联合国的人口统计学家预计,届时全球人口将达到峰值。位于维也纳的维特根斯坦人口和全球人力资本研究中心将人口峰值的出现定在本世纪70年代。华盛顿大学的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则将峰值的出现定在60年代。所有的预测在一件事情上都是一致的:全球人口很快将达峰。

达峰后,全球人口将逐渐减少,不会在经过一段时期的减少后稳定下来,而是走上前所未有的下坡路。

因为大多数人口学家的展望仅到2100年,所以对那之后人口究竟会以多大速度下降尚无共识。全球人口在过去100年里翻了两番,从20亿增长到80亿。只要人类像现在这样生活下去的话——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的人选择更小的家庭规模,那么到下个世纪或下下个世纪时,人类衰退的速度可能会与我们崛起的速度一样快。

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现在生活在每两个成年人生育两个或不足两个孩子的国家。如果美国现在的所有人都活过生育年龄,并以平均速度生育的话,那意味着每名女性生育约1.66个孩子。这个数字在欧洲是1.5,在东亚是1.2,在拉丁美洲是1.9。全球每两个成年人平均生的孩子少于两个,那就意味着世界人口将减少,从长远来看,每代人的数量将少于上代人。如果全世界与美国今天的生育率相同的话,那么全球人口将在大约300年后,也就是约十代人的时间里,从100亿左右的峰值降到少于20亿。如果家庭保持小规模的话,全球人口将继续下降。

结果会怎样?在过去200年里,人口增长与生活水平和健康状况的巨大进步密切关联:人类寿命更长了,儿童更健康了,受教育程度更高了,每周的工作时间更短了,以及许多其他方面的进步。我们的进步时代始于最近,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了抗生素的发现、电灯泡的发明、与祖母视频通话,以及根除麦地那龙线虫病的可能性。在这段不长的时期内,人类一直在发展壮大。研究人口增长和人类进步的经济学家们认为,这并非巧合。创新和发现是由人类完成的。在一个人口越来越少的世界,人类潜力的损失可能会给我们继续通往更美好生活的道路带来威胁。

每当低出生率引起公众关注时,有人可能会担心这对本国的国际竞争力、移民政策,以及在未来几十年政府随着人口老龄化所面临的财政挑战意味着什么。但这样的考量格局太小。一个人口减少的世界是我们共同面临的巨大变化。它是比地缘政治优势或政府预算大得多的问题。它是比民族主义者对哪个国家或哪种文化也许能设法让自己的人口下降速度比邻国慢一点的担忧大得多的问题。

高生育率的国家越来越少

高生育率的国家越来越少


生育率持续低于更替水平意味着,在未来几个世纪里将少出生上百亿的生命,如果出生,他们本可以过上美好生活,而且按你的标准来说也是如此。

也许这种损失并不会让你困扰。认为把人口减少对环境有益是一种有吸引力的看法。但人口减少的速度对我们最紧迫的问题来说太慢了。它不能取代应对气候、土地利用、生物多样性、污染等其他环境挑战所需的紧急行动。如果全球人口在本世纪80年代达到100亿左右的峰值,然后开始下降的话,2100年后的全球人口仍可能超过今天的80亿。用世代衡量的人口减少会很快到来,但到来的速度对拯救地球的努力来说太慢了,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让我们的经济摆脱对碳的依赖,以及改革土地利用和粮食系统的工作必须在这个十年和下个十年加快速度,而不是等到下个世纪才开始。

这并非是呼吁为了出生率而马上重造我们的社会和经济,而是呼吁现在就开始进行全球对话,这样我们应对低出生率的决定才能建立在集思广益的基础之上。一拖再拖只会让子孙后代的选择更加困难。在一个老年人的数量超过年轻人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将使我们更加难以选择对儿童有利的政策。

如果我们继续等下去,世上那些不够包容、不够同情、不够冷静的分子可能会在某一天将人口减少称为一场危机,并将其用于他们的议程——不平等、民族主义、排外或操控。现在就关注人口减少的问题能够创造一个机会,让我们策划出保护自由、分担责任、推动性别平等、重视护理工作的安排,避免政府在生育问题上试图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时有可能带来的那些灾难。

如果生育率自动修正到2,我们或许就根本不需要担心了。但数据显示事实并非如此。出生率不会因为提高生活水平、分担照顾工作的负担或资助社会保险项目而自动回弹。我们知道生育率可以保持在更替率以下,因为它们已经做到了。在巴西和智利,这一水平已经持续了20年;泰国是大约30年;加拿大、德国和日本约50年。

事实上,在那些终身生育率已经降至2以下的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回到2以上。人口减少可能会继续下去,一代又一代,只要人们环顾四周,认为小家庭最适合他们,有些人没有孩子,有些人有三四个孩子,很多人有一两个孩子,那么人口减少就会一代接一代地持续下去。

从长远来看,人类也不能指望任何一个地区或亚群体来支撑我们。随着教育和经济机会的不断改善,目前平均出生率最高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出生率正在下降。以色列是一个富裕国家的例子,时至今日,其生育率仍高于更替水平。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该国生育率也一直在下降,从1950年的4.5下降到今天的3.0。在未来的许多代人中,以色列的生育率可能都不会超过2.1。

生育率一直在下降

生育率一直在下降


出生率低的主要原因很简单:与过去相比,现在的人们希望拥有更小的家庭。在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和经济中都是如此。这是女性和男性在调查中都出现的情况。

人类正在建设一个更美好、更自由的世界,为每个人,特别是女性提供更多的机会。这一进步值得每个人欢庆,值得每个人继续努力。这种进步也意味着,对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建立家庭的愿望可能会与其他重要目标发生冲突,包括有一个事业、追求自己的目标和维持关系。目前还没有哪一个社会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些权衡对各地的父母来说都是非常深刻的。对一些父母来说,这意味着挣扎。对其他人来说,这意味着家庭规模比他们所希望的要小。对太多的人来说是两者兼有。

在一个出生率持续走低、人口下降的世界里,生殖自由可能面临倒退的威胁——例如限制堕胎权利。有人会蛮不讲理地提出,限制生育选择是遏制长期人口下降的一种方式。一些人已经这么做了。

不。低出生率并不是阻碍世界走向更加自由、多样化和平等的理由。限制生殖权利——剥夺获得关键医疗保健的机会,以及剥夺选择生育或不生育的基本自由——将伤害许多人,因此,无论人口减少是否到来,这种事都是错误的。而且这也不能阻止人口的减少。我们知道这一点,因为无论是在堕胎可以自由获得的地方,还是在堕胎受到限制的地方,生育率都低于2。任何政策制定者在询问如何应对全球人口减少问题时,都应该首先询问,人们想要什么,以及如何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目标,而不是询问他们可以被剥夺什么。

生活和家庭有很多种方式,拥有这种自由和多样性是件好事。如果有一天出现了一种包容的、富有同情心的应对人口下降的措施,它不一定与这些价值观相冲突。如果每四对美国成年人中就有一对选择再要一个孩子,那就足以稳定美国人口。在那样的未来,仍然会有很多生活方式或家庭方式;平均两个孩子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有两个孩子。

没有人知道如何应对全球人口减少。但就在不久之前,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应对气候变化。这些所有人都要面对的挑战有许多共同之处,这为人类提供了一些共同的经验。

就像气候变化一样,我们在家庭规模上的个人决定会形成共同的结果。选择不生育或小家庭的人都没有错。(尽管我们可能都犯了错——如果我们不能互相照顾彼此,那就会令人难以选择大家庭。)任何人都无法独力改变全球人口轨迹。不管你为自己的生活选择什么,这都不是你的问题,这也不是一个国家、不是一代人的问题。你不能通过停止自己的排放来结束所有的碳排放。然而,我们的个人选择会对整个人类产生巨大的影响。

现在认真对待人口减少问题并非为时过早。1956年,《纽约时报》报道了气候变化的威胁。1957年,一位科学家为此在国会作证。1965年,白宫发布一份报告,称二氧化碳是一种污染物,警告说世界正在变暖,冰盖正在融化,海平面正在上升。那是近60年前的事了。

联合国预测,60年后,世界人口规模将达到峰值。没有任何快速的解决办法:即使现在还远远无法确切地知道如何建立一个富足的未来,为稳定、庞大和繁荣的未来人口提供美好的生活,但我们应该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了。等到人口达到顶峰才去询问如何应对人口减少的问题,就像等到世界开始耗尽化石燃料才开始应对气候变化一样,是不明智的。

人类需要一场富有同情心、实事求是和公平的对话,讨论如何应对人口减少问题,以及如何分担创造下一代的负担。进行对话的方法就是从现在开始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6-22 09:50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