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3360|回复: 0

最难就业季 中国大学生转向短视频直播行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8-6 17: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史上最难就业季 中国大学生转向短视频直播行业

来源:联合早报

23岁的敏玲今年从广东一所高职院校毕业,她的大学专业与艺术设计有关,近几个月来她在网上投递了不少简历,但基本上石沉大海。半个月前,敏玲买了音箱、麦克风、补光灯等设备,在平台上试水做起直播。

她给自己的定位是美妆主播,直播内容主要是分享护肤知识与化妆技巧。在直播间内,她一边闲聊,一边教大家化妆,不时推销几款造型用的假发。

因为性格开朗,爱说一些搞笑段子,敏玲的直播间不时集聚一些人气。半个月下来,她收入最好的一天卖了三顶假发,加上打赏收入共赚了逾700元(人民币,下同,130新元),但更多时候,她每天的收入只有几元到几十元不等。

没有直播团队,没有签约公司,单打独斗的敏玲很快意识到独木难支。她没有直播经验,如何把控节奏、该用什么推销话术都不太了解,此外,一些观众对她的服装以及化妆粉刷等用品产生兴趣,但销售更多货品也意味着直播工作更为繁琐,她一个人难以应对。

敏玲告诉《联合早报》,接下来如果不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组建团队,自己很大可能还是会去认真求职,找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但她同时强调,这段时间的直播经验,对自己的成长大有裨益,让她更勇于在人前表达自己。

随着短视频应用的普及,中国青年群体就业观与就业倾向也跟着改变,短视频直播行业已成为中国当代高校毕业生群体就业的重要渠道,越来越多像敏玲这样的大学生加入行业赛道,在短视频与直播平台上寻找发展机遇。

在北京一所理工类院校建筑系就读的茵茵,在大学时便开始做自媒体短视频。她说,做自媒体除了是想要锻炼面对镜头的能力,记录自己的成长外,另一个初衷就是想要赚取生活费用。在目前严峻的就业形势下,她希望能在上大学期间就开始探索可能的职业方向,并将自媒体发展成未来的副业。

在北京一所理工类院校建筑系就读的茵茵,在大学时开始做自媒体短视频

在北京一所理工类院校建筑系就读的茵茵,在大学时开始做自媒体短视频

在北京一所理工类院校建筑系就读的茵茵,在大学时开始做自媒体短视频,将之作为自己未来兼职方向。图为茵茵正在剪辑制作短视频。(受访者提供)

茵茵今年1月开始正式做短视频,当时她还在读大三,经营自媒体半年时间后,如今她的小红书账号积累了逾2000名粉丝。她告诉《联合早报》,目前制作短视频的收益其实并未达到她预想的程度,尽管也有不少推广团队找上门,但品牌良莠不齐,大多被她拒绝了,因为“拿了钱就得说人家好,对创作很受限制“,尤其是初期粉丝粘性不那么强的时候,接广告会打乱她的创作节奏。

在茵茵看来,经营自媒体“百利而无一害”,即将踏入大四的她,大学毕业后打算继续坚持制作短视频,将之当作自己的兼职,也正因此这名22岁的女生很珍惜自己短视频账号的内容质量,在选择商业广告与推广时慎之又慎。

短视频直播行业需要年轻人加入,而像敏玲、茵茵这样的大学生,也看好短视频直播前景,在行业中寻求自身发展机遇。直播、短视频研究机构“新播场”今年3月发布《短视频直播机构新青年群体就业情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20岁至30岁、拥有大专(高职)及以上学历的“新青年群体”,是短视频直播机构员工核心构成部分,过半数机构聘用“新青年群体”的比率超过50%。

在短视频直播行业,中国新青年群体从事的工作种类也呈现多元化特征,报告显示,这一群体在行业中任职最多的岗位为“运营/策划/编导”,其次是“主播/达人”。

“最难就业季”的大学生主播

今年高校毕业季,是冠病疫情三年后的第一个毕业季,中国有1158万名应届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数字创下历史新高,叠加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渐显乏力,部分企业用人需求下降,中国高校毕业生面临空前严峻的就业压力。官方数据显示,青年失业率持续走高,今年6月,16至24岁之间的中国年轻人失业率为21.3%,即处于这一年龄段的年轻人中,有逾五分之一处于失业状态。

遇上“史上最难就业季”,一些大学生将目光转向相对低门槛的短视频与直播行业,在这一赛道上寻求职业发展方向。新浪微博7月发布一项“当代年轻人就业在关注什么”的问卷数据,近万名受访应届毕业生中,61.6%的人就业时会考虑网红直播等新兴职业,只有38.4%选择完全不考虑。

一些媒体也发文,呼吁外界对大学生择业就业不要“固守偏见”。《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刊载文章指出,有些网民认为毕业生做带货主播是不务正业,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这一新兴职业。文章也指出,当看到勇于创新和突破的年轻人直播带货时,应当给予他们必要的鼓励和理解,而不是固守偏见,指指点点。

《中国教育报》刊载文章说,随着带货场景的日益细分,有真本事、高素质将是直播带货行业未来选拔人才的态势。无论正值火爆的直播带货产业何去何从,“打铁还需自身硬”才是毕业生们不变的就业指南。

与此同时,一些短视频平台也推出助新青年群体就业的激励计划。快手直播今年2月宣布,今年全年为年满18岁的在校生或毕业两年内的青年群体提供现金和流量,帮助他们通过短视频加直播实现就业,平台还推出主播培训及成长课程,携手公会等直播上下游产业机构,扶持大学生等青年群体实现就业。

在抖音、快手等中国热门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自称“应届毕业生”或“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或开播与网民聊天,或展示唱歌跳舞等才艺,或分享求职与工作经历。

小红书平台上,一名博主称,今年大学毕业后当了汽车主播,每天开播四五个小时,向粉丝介绍汽车产品。她说,这份工作需要注意力完全集中,难度是自己对汽车其实不熟悉,需要利用休息时间不断恶补汽车知识的短板。

学者:直播可累积经验 探寻创业新路径

对于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短视频直播行业,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周小普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这反映出当前中国年轻人的就业观念明显改变,大学生不必都去挤公务员这一“独木桥”, 职业选择可以更为多样化。

周小普认为,年轻人选择短视频直播这样的新兴行业,在思维、情感与表达上都更贴近受众。此外,大学毕业生在直播中也可发挥自身的优势,他们具备一定的知识储备,可更好满足观众对高质量直播内容的要求。

她指出,尽管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主播,但尝试直播、短视频这样的新兴行业,是积极有益的探索,不仅积累经验,也帮助年轻人找到职业规划方向,包括一些大学生通过直播创业,逐渐探寻出自主创业的新路径。

不过,短视频直播行业竞争激烈,普通“素人”主播要坚持下来并不易。一名博主称,今年大学毕业后,他找了一份为工厂做带货主播的工作,每天开播四个小时,月薪4000元,但由于自己完全没有经验,工厂又没有运营人员,带货成绩不理想,工厂老板声称,如果“再播不好就得走人”,令他相当焦虑。

短视频直播:普通人找到共鸣平台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联合早报》说,在互联网时代,一些大学生加入直播行业,也有一些大学生毕业后从事电商,都是现实选择。不过,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特点,大学生希望寻得一份相对灵活与自由的职业,直播与电商行业也正好符合他们的就业观与期待。尽管这些职业的时间更为自由,但对自我管理的要求非常严格,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主管理能力与毅力,也可能会以失败告终。

“很多人想当网红,但不是人人都能当网红”。熊丙奇说,大多数人在直播行业中看到李佳琦、董芋辉这样的顶流主播,但这一行业面临的是大浪淘沙的考验,成功与否,也取决于各种综合因素。

熊丙奇指出,进入短视频直播行业是实践与沉淀的经历,大学生在探索的过程中不断调整与提升自己,而倘若投入精力后发现仍然难以收获流量,自然也会选择转行。

在大学生博主茵茵看来,除了锻炼自身能力、丰富人生体验、获取一定经济收入外,自媒体平台也是表达与记录的平台,表达自己的观点、剪辑与发布短视频,再收获共鸣、评论或反馈。在这一过程中,也获取了一定的情绪价值,“在自媒体平台上,普通人的想法和观点也能被听到”,相信多年以后再翻看这些视频,自己会有很多感慨。

周小普也指出,年轻人从事直播工作,不只是能力变现,也在消费观念、情感表达等角度展示自己,直播目前在中国文化产业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是民声表达的一个重要路径,更多毕业大学生的加入,表达他们的观点、感受与思考,有助于外界了解这一群体的需求与心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2-27 20:31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