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4341|回复: 0

福山:俄国政权制度化程度低 不如中共有纪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23 12: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专家:俄国政权制度化程度低 不如中共有纪律

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认为,乌俄战争对俄罗斯来说是相当大的军事灾难,普京的说词仅是在虚张声势。他也提到俄罗斯和中国的政治体制“非常不同”。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福山以其著作《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而闻名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出名的是他的《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一书,他认为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是社会演进的结局。

今年6月底,俄罗斯禁止这位美国政治学家进入俄罗斯。在他加入由俄罗斯异议人士纳瓦尔尼新成立的国际反腐败基金会(Anti-Corruption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的顾问委员会后,德国之声采访了他。

德国之声:您现在是俄罗斯的禁止入境名单上的一员,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福山:我认为被列入名单是一种荣誉。所有对俄罗斯和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重要外国评论家都被列入了名单,其实我曾疑惑为什么他们这么晚才把我加进去。

德国之声:您最近为什么要加入反腐败基金会的顾问委员会?

福山:我非常仰慕纳瓦尔尼,2019年我在华沙见过他。腐败在俄罗斯和全世界都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我很高兴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支持他的基金会。

1989年柏林墙倒塌

1989年柏林墙倒塌


1989年柏林墙倒塌前几个月,年轻的福山称之为“历史的终结”

德国之声: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说,“我们才刚刚开始”,指的是乌克兰的战争。他是在虚张声势吗?

福山:我认为他在撒谎,就像他在很多其他事情上一样。观察俄罗斯部队态势的西方军事分析家指出,俄罗斯现在正经历着非常严重的人力短缺,他们失去了约三分之一最初为击败乌克兰而集结的部队。对俄罗斯伤亡的估计不太准确,但可能有20,000人死亡、60,000人受伤,此外再加上俘虏。而对于像俄罗斯这样规模的国家来说,这确实是一场相当大的军事灾难。

所以我认为,实际上,鉴于俄罗斯人在顿巴斯集中精力的两个月内只取得了非常微弱的进展,我不认为他们有很多储备,而且我认为普京说他们甚至还没有开始的说词,是在虚张声势。

德国之声:您认为对乌克兰而言,什么可能是成功的战略?

福山:目前最现实的战略是把重点放在南部,通过夺回赫尔松和亚速海的其他港口,重新打开乌克兰进入黑海的通道,这比顿巴斯更重要。我认为,在未来几个月内,夺回顿巴斯将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但到了夏末,你可以在南部看到一些真正的进展。对乌克兰来说,恢复这一通道真的至关重要,这样它就可以恢复所有农产品从黑海港口的出口,并打破俄罗斯对敖德萨的封锁。

黑海和亚速海主要港口因战争而关闭

黑海和亚速海主要港口因战争而关闭


黑海和亚速海主要港口因战争而关闭,导致乌克兰粮食出口剧降

德国之声:如果特朗普重新当选为美国总统,情况会有什么变化?

福山: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卷土重来,这就为俄罗斯化解了所有问题,因为他显然致力于让美国退出北约。仅仅通过美国政治的这一变化,俄罗斯就得以实现其主要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对乌克兰来说,在夏天取得一些进展并补充军力真的很重要,因为西方的团结与否真的取决于,人们相信在短期内有一个能有效解决问题的军事方案。

如果西方觉得我们只是面临着一个将永远持续下去的长期僵局,那么我认为团结将开始破裂,会出现更多要求乌克兰放弃领土以停止战争的呼吁。

德国之声:在更广泛的全球视角下,你如何看待俄罗斯?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体制?

福山:在这一点上,它实际上更像纳粹德国。它唯一的意识形态是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但比纳粹的意识形态更不发达。这也是一个制度化程度很低的政权,它只围绕着一个人:普京,他是真正大权在握的主使者。

如果你把它与中国相比,它们是非常非常不同的。中国有一个拥有9000万党员的大共产党,它有很多内部纪律,俄罗斯的情况是没有这种制度化的。

所以我不认为它是一个稳定的政权。也不认为它有一个明确的意识形态可以向外投射。我认为,与它结盟的群体只是出于不同原因不喜欢西方的人。

福山认为,中国共产党有很多内部纪律

福山认为,中国共产党有很多内部纪律


福山认为,中国共产党有很多内部纪律,相较之下俄罗斯的政权不具备制度化

德国之声:30年后,你对你的“历史的终结”概念有什么更新吗?

福山:我们现在的情况与30年前不同,在过去的几年里,民主全面受挫,包括在美国和印度以及其他民主大国。但历史的进步从来都不是线性的,我们在20世纪30年代遇到了巨大的挫折,但我们挺了过来。我们在20世纪70年代又遇到了一系列的挫折,包括石油危机和世界上许多地方的通货膨胀。因此,历史进步的想法并没有死去。

有时你确实有挫折,但基本的架构和想法足够强大,它们已经存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期望这能够延续下去。

德国之声:乌克兰战争和其他政治危机是否掩盖了更具全球性、更危险的气候危机?

福山:很明显的,短期的能源需求导致了化石燃料的复兴,并减缓了降低碳排放的进展,但这是一个暂时的挫折。而且我认为这两个问题都必须处理,这不是个二选一的问题,这两者都需要人们认真看待。但气候危机是一个长期的危机,将继续伴随着我们的下一代。因此,我不认为现在正在倒退的事实必然是我们最终的处境。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是加州斯坦福大学的政治学学者。

德国之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GMT+8, 2022-8-13 01: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