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26986|回复: 0

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养孩子成本世界最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3-8 14: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养孩子成本世界最高


梁建章

摘要

本报告所称的“生育成本”,既包括从怀孕到分娩的成本(即“生的成本”),也包括养育和教育成本(即“育的成本”)。其中“育的成本”占了大头,“生的成本”仅占很小一部分。在本报告中,“生育成本”与“养育成本”是作为同义词使用。

生育成本是影响育龄家庭生育意愿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原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进行的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育龄妇女不打算再生育的前三位原因依次是“经济负担重”、“年龄太大”、“没人带孩子”,分别占77.4%、45.6%和33.2%。

本报告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数据以及各种物价来估算各种育儿费用。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559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8063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3328元。通过研究分析,本报告得出如下结论:

全国家庭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48.5万元;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2.7万元。

按城镇和农村区分:

0-17岁城镇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3万元;0-17岁农村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30万元。

按31省份区分:

北京和上海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分别为96.9万元和102.6万元。相比之下,西藏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只有29.3万元,贵州省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只有33.3万元。

按收入水平区分:

占总人口20%的低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1.6万元;

占总人口60%的中等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39.5万元;

占总人口20%的高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20.8万元。

按城镇和农村家庭的孩次区分:

城镇一孩0-17岁养育成本为63.1万元;

城镇二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0-17岁的养育成本为49.7万元;

城镇三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0-17岁的养育成本为37.7万元。

农村一孩0-17岁养育成本为38.1万元;

农村二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0-17岁的养育成本为30万元;

农村三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0-17岁的养育成本为22.8万元。

养育成本的国际比较:把一个孩子抚养到刚年满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澳大利亚是2.08倍,法国是2.24倍,瑞典是2.91倍,德国是3.64倍,美国是4.11倍,日本是4.26倍,中国是6.9倍,几乎是全球最高的。

由于生育成本过高、女性难以兼顾家庭和工作等原因,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理想子女数)也几乎是世界最低的。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绝大部分国家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均超过2个,而多次生育意愿调查结果表明,中国人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均低于2个。

最近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1年全国人口数据显示:2021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52‰。可以看出,2021年中国出生人口创下1949年以来新低,出生率则创下有记录以来最低水平。我国出生人口从2017年开始持续下降,2021年出生人口已经是连续第五年下降。五年的下降幅度高达40%,比起九十年代2000多万的新生人口更是不到一半。用出生人口塌陷来形容现在的人口形势一点也不夸张。按照1062万新生人口计算,2021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15,不仅低于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比严重少子老龄化的日本还低不少。

生育成本过高是影响育龄家庭生育意愿的最重要负面因素之一。为此,全国层面亟需尽快出台减轻育龄家庭生育成本的政策。具体措施包括现金和税收补贴、购房补贴、增建托儿所、提供男女平等的育产假、引进外国保姆、推广混合办公、保障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允许辅助生育技术以及高考和学制改革等。

目录

1、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2、估算全国家庭孩子0-17岁的平均养育成本

3、估算大学期间的养育成本

5、估算31省份的平均养育成本

6、估算高收入、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家庭的平均养育成本

7、估算城镇和农村一孩、二孩、三孩的养育成本

8、养育孩子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9、养育成本的国际比较

10、理想子女数的国际比较

11、中国结婚人数和结婚率连续多年下降

12、建议出台减轻生育成本的政策

13、减轻生育成本的具体措施

1)现金和税收补贴

2)购房补贴

3)增建托儿所

4)提供男女平等的育产假

5)引进包括外国保姆在内的外国劳工

6)推广灵活办公模式

7)保障单身女性的生育权

8)允许辅助生育技术

9)教育改革(减少高考内卷,缩短学制)

14、结论

图表目录

表1:全国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

表2:全国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平均养育成本

表3:城镇和农村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

表4:分地区的0-17岁孩子平均养育成本(单位:元)

表5:按收入水平区分的0-17岁孩子平均养育成本

表6:城镇和农村一孩、二孩、三孩0-17岁的养育成本

表7:不同国家抚养一个孩子至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

表8:部分国家和地区2011年15-64岁男性和女性理想子女数

表9:减轻生育成本的措施建议和预估效果

图1: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图2:各阶段养育成本占总养育成本比例

图3:按收入水平区分的0-17岁孩子养育成本

图4:按孩次区分的0-17岁孩子养育成本

图5:部分国家抚养一个孩子至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

正文

1、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210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7007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3713元。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上年名义下降1.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4.0%。估计这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因此,我们改用2019年的数据: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559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8063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3328元。

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2、估算全国家庭孩子0-17岁的平均养育成本

说明:在本报告中,0-2岁是指0岁至不满3周岁;

3-5岁是指3周岁至不满6周岁,对应幼儿园阶段;

6-14岁是指6周岁至不满15周岁,对应九年义务教育阶段;

15-17岁是指15周岁至不满18周岁,对应高中阶段;

18-21岁是指18周岁至不满22周岁,对应大学本科阶段。

养育成本包括如下两大部分:

一是消费性支出,包括教育支出和非教育支出两大类。教育支出包括保姆费、托儿费、学杂费、教材、参考书、课外书费,教育软件费,学习所用交通费,择校费,在校伙食住宿费,课外辅导费,以及其他教育费用。非教育支出包括食品支出、衣物支出、居住支出、日用品支出、医疗保健支出、交通和通讯支出、娱乐支出。

二是非消费性支出,包括保险支出、人情往来支出、捐款等。

消费性支出是养育成本的主要部分,非消费性支出只占养育成本的很小一部分。本报告估算的养育成本主要是指消费性支出。

根据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数据,如果各个年龄段的消费支出是相同的,那么把孩子抚养到18周岁之前的平均支出为:21559*18=388062元,其中,城镇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28063*18=505134元,农村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3328*18=239904元。

但实际上,各个年龄段的消费支出并不是相同的,所以上述的估算成本并不准确。下面分别估算不同阶段的平均养育成本。

首先是怀孕期间的成本,包括办卡建档、营养品、产前检查费用以及备孕用品,估算平均支出为1万元左右。

其次是分娩和坐月子费用,包括住院费用、顺产或剖腹产费用,以及部分产妇采用无痛分娩。这项费用的高标准和低标准相差很大,估算平均支出为1.5万元。如果产后需要去月子中心,则费用更高。

0-2岁婴儿的养育成本,我们假设与人均消费支出相同,则平均每年为21559元,三年共64677元。

3-5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在人均消费支出的基础上,再加上平均每月1000元(即每年12000元)的幼儿园或学前教育支出,则平均每年养育成本为21559+12000=33559元,三年共100677元。

6岁-17岁子女的教育成本较高,而父母自身的教育支出则少得多。例如,2011年2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成立“中国义务教育阶段城市家庭子女教育成本研究课题组”,之后在北京、广州、南京、哈尔滨、石家庄、西安、成都、银川共8个省会城市近5000名中小学生家长中展开问卷调查和结构性访谈,调查显示,城市家庭平均每年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占家庭子女总支出的76.1%,占家庭总支出的35.1%,占家庭总收入的30.1%。而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ISSS)发布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0-2018的数据显示[3],孩子的养育成本占家庭收入的比例接近50%,而其中教育支出占养育成本比例达34%。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支出构成中,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为2513元。假设有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父、母、正在上中学的孩子),那么这个家庭2019年的教育文化娱乐总支出为2513*3=7539元。在正常情况下,这个家庭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中,孩子占了大部分,父母只占小部分。所以,我们可以估算这个家庭孩子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为2513*2=5026元,而父母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为2513元。

根据上述估算方法,我们可以把6-14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在人均消费支出21559元(已经包含一项教育文化娱乐支出2513元)的基础上,再加上一项教育文化娱乐支出2513元,即按2019年价格计算,平均每年养育成本为21559+2513=24072元。

考虑到高中阶段不再是义务教育,并且有部分高中学生是在校住宿,所以我们把15-17岁高中三年的养育成本在6-14岁孩子养育成本的基础上,每年再加上2000元,即平均每年养育成本为24072+2000=26072元。

孩子养育成本

孩子养育成本


孩子养育成本

孩子养育成本


按照以上方法估算,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485218元,即约48.5万元。

3、估算大学期间的养育成本

虽然中国法律规定18岁是成年年龄,父母没有义务抚养已满18岁的子女,但实际上大多数大学生的学费和生活费仍然依靠父母支付,所以还需要估算大学四年的养育成本。

公立大学的学费随专业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一般为每学年5000-8000元,个别专业(例如艺术、音乐表演等专业))每学年8000到10000元。民办大学的学费一般为每学年1.2万-2万元。住宿费每学年800-2000元左右。公立大学和民办大学平均每学年学费按1万元计算,住宿费按每年1500元计算,生活费按每月2000元计算,则大学本科期间每年的养育成本为:10000+1500+24000=35500元,四年共142000元。

孩子养育成本

孩子养育成本


按照以上方法估算,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27218元,即约62.7万元。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是平均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实际上,城市孩子的养育成本高于农村孩子的养育成本,高收入家庭孩子的养育成本高于低收入家庭的养育成本。所以,还需要分别估算城市居民、农村居民、高收入家庭、中等收入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孩子的养育成本。

4、估算城镇家庭和农村家庭的平均养育成本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130%,而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61.8%。

按照上述比例估算,0-17岁城镇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30783元,即约63万元;0-17岁农村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299865元,即近30万元。

至于大学四年的养育成本,无论是城镇孩子还是农村孩子,学费和住宿费是一样的,区别主要是生活费。

孩子养育成本

孩子养育成本


5、估算31省份的平均养育成本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20》表6-20《分地区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数据,2019年北京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43038元,相当于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200%;上海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45605元,相当于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212%,依此类推,可以得到全国31省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百分比。

如果31省份居民的养育成本相对于全国平均水平的比例也与人均消费支出的比例相同,那么我们可以得到31省份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如表4:

从表4可以看出,北京和上海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分别为96.9万元和102.6万元。相比之下,西藏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只有29.3万元,贵州省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只有33.3万元。

6、估算高收入、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家庭的平均养育成本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20》的数据,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733元;按收入五等份分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如下:

20%低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7380元

20%中间偏下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777元

20%中间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035元

20%中间偏上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9231元

20%高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76401元

我们把中间偏下收入组、中间收入组和中间偏上收入组合并为60%中等收入组,中等收入组家庭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采用中间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035元。

从上述数据可知,低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4%,中等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1.5%,高收入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49%。

如果低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家庭孩子的养育成本也是按照上述比例,那么占总人口20%的低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16452元,即约11.6万元;占总人口60%的中等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395453元,即约39.5万元;占总人口20%的高收入组家庭0-17岁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为1208193元,即约120.8万元。

7、估算城镇和农村一孩、二孩、三孩的养育成本

上述估算是假设男孩与女孩的养育成本相同,并且没有区分孩次。实际上,不同孩次的养育成本是不同的。根据美国农业部的调查报告[4],独生子女的养育成本比二孩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高27%,而三孩及以上家庭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比二孩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低24%。也就是说,如果独生子女的养育成本是1,那么二孩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是0.7874,三孩及以上家庭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是0.5984。

考虑到中国城乡生育率的差别,我们可以作出合理假设:本报告的城镇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更接近城市一孩家庭的养育成本;本报告的农村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更接近农村二孩家庭的养育成本。

一个家庭如果有两个孩子,那么一孩的衣服、爬行垫、玩具等,二孩也可以使用,这样可以节省一部分开支。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国居民平均衣着开支为1338元,我们可以合理推测,二孩在0-2岁时的一半衣服使用一孩的旧衣服,另一半是新买的。这样养育二孩的衣着开支一年可以节省669元。另外,0-2岁的孩子也不必有一个单独的房间,这样可以节省居住开支5055元。这样,养育0-2岁的二孩的衣着开支和居住开支每年一共可以节省5724元。如果一个家庭的二孩比一孩大四、五岁以上,那么一孩还可以帮忙父母照料二孩,从而节省父母照料二孩的时间和精力。

如前所述,0-2岁婴儿的养育成本,我们假设与人均消费支出相同,则平均每年为21559元。如果是养育二孩,那么,0-2岁二孩的养育成本,平均每年为21559-5724=15835元。可见,0-2岁二孩的养育成本比一孩低5724/21559=26.55%,或者说,0-2岁一孩的养育成本比二孩高5724/15835=36.15%。

但对于3-5岁以及6-17岁的孩子来说,由于上幼儿园的费用以及学习费用需要分别支付,并且孩子逐渐长大后,也需要一个单独的房间,所以各方面节省的费用不会像0-2岁时节省得那么多。如果中国家庭0-17岁一孩、二孩、三孩养育成本的比例与美国家庭相同(即一孩、二孩、三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比例为1:0.7874:0.5984),那么中国城镇和农村一孩、二孩、三孩家庭平均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如表6所示:

8、养育孩子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前面估算了养育孩子成本的直接费用,事实上,育龄家庭养育孩子,还需要付出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时间成本包括休产假和照料孩子的时间,孩子在3岁以下都是要有人照料的,这3年都是时间成本,如果雇佣保姆或月嫂照料孩子,或者把3岁以下的孩子送去托儿所,可以减少时间成本,但要增加费用成本。3-5岁的孩子一般都送去幼儿园,可以减少家长的时间成本,不过接送孩子去幼儿园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成本。6-11岁的孩子上小学,一般也需要家长接送,辅导孩子做作业,也需要付出时间成本。

最直接的时间成本是休产假。根据我国《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其中产前可以休假15天;难产的,增加产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增加产假15天。最近各省份修订的新计生条例,普遍延长了产假(多数省份的产假延长到158天),并新增育儿假。

虽然延长产假有助于让女性有更多时间照看孩子,有利于家庭育儿,但如果延长产假带来的成本全部由企业负担,必然会导致企业尽量避免招聘育龄女性,从而加剧女性在就业市场中的性别歧视。另外,如果产假过长,会导致女职工与职场长期脱节,过长时间离岗,可能造成工作技能下降,影响其返岗后的竞争力,这是女性养育孩子所要付出的机会成本。

目前中国家庭养育孩子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主要由女性承担,她们很难在抚养孩子的同时兼顾繁重的职场工作。由于目前中国的社会环境对女性的生育不够友好,女性生育孩子要付出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过高,有些女性不得不放弃生育孩子,以换取在事业上取得成功的机会。这也是中国低生育率的原因之一。

目前在中国,3岁以下的托儿服务严重缺乏。若缺少托儿所,夫妻双方很可能需要有一方暂停工作照看孩子,然而,越来越多的家庭需要依靠双份收入才能足够家庭开支。原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中国需要大力发展普惠性托幼服务,把0-3岁婴幼儿的入托率提高到50%左右,这将有利于减轻女性养育孩子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9、养育成本的国际比较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国GDP总额为990865亿元,年末总人口为141008万人,人均GDP为7.03万元人民币。按照本报告的估算,2019年全国家庭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48.5万元,这意味着,把一个孩子抚养到刚刚年满18岁相当于人均GDP的6.9倍。按照本报告的定义,“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与“把一个孩子抚养到刚刚年满18岁”是同义词。

表7是不同国家抚养一个孩子至刚年满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由于表7的数据年份不完全一样,所以只能作为参考比较。从表7可以看出,澳大利亚抚养成本仅相当于人均GDP的2.08倍,美国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4.1倍,而韩国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7.79倍。

中国的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6.9倍,在表7所列出的国家中,高于除韩国以外的所有国家。现在韩国的生育率是全世界最低的,2020年生育率仅有0.84。

总的来说,抚养成本相当于人均GDP的倍数越高,意味着养育压力越大,因此生育率也往往越低,但也有例外。从表7可以看出,新加坡的抚养成本仅相当于人均GDP的2.1倍,为何新加坡的生育率仅为1.1左右呢?因为新加坡虽然是一个国家,但其实只是一个城市。2020年中国的生育率虽然有1.3,高于新加坡,但中国还有广大的农村地区,大城市的生育率远远低于新加坡,例如,2020年上海和北京的生育率分别仅有0.74和0.87。

10、理想子女数的国际比较

由于中国的养育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几乎是世界最高的,所以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理想子女数)也几乎是世界最低的。

表8所列出的国家中,绝大部分国家男女平均理想子女数均超过2个,而近十多年来多次生育意愿调查结果表明,中国人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均低于2个。下面举几个例子:

例1,根据原国家计生委公布的《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的数据,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73个,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分别为1.78个和1.60个。

例2,根据原国家卫计委在2013年开展的全国生育意愿调查数据,城乡居民的理想子女数为1.93个,双独夫妇、单独夫妇和普通家庭的理想子女数分别为1.79、1.83和1.95个。

例3,根据原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进行的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2006-2016年,中国育龄妇女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而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

OECD的理想子女数没有列出日本和韩国的数据。但根据KGSS(韩国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6年至2014年,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2.55个。根据JGSS(日本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2.60个。可见,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不但显著低于日本,也显著低于韩国。

2022年1月20日,在国家卫健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人口家庭司副司长杨金瑞介绍,年轻人的生育意愿持续走低,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2017年调查为1.76个,2019年调查为1.73个,2021年调查降到1.64个。

无论是OECD的数据还是中国的数据都显示,实际生育率是低于理想子女数的,这是因为,有些夫妇虽然想生孩子,但患了不孕不育症(2021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约12%-18%),或错过了生育期。而且,对于城市工薪阶层来说,许多年轻夫妇抚养一个孩子已感到压力山大,他们即使想生二胎,但考虑到生育成本过高,最终对生二胎望而却步。

11、中国结婚人数和结婚率连续多年下降

当今中国不但生育成本过高,而且结婚成本也过高(农村结婚成本高的原因包括天价彩礼,城市结婚成本高的原因包括高房价),这也是中国近年来结婚人数和结婚率不断下降的原因之一。

根据民政部数据,2020年的结婚登记人数共计814.33万对,较2019年减少了113万对。这也是自2013年达到1346.93万对后,连续七年下降,也创下了自2003年以来,近17年中的新低。

在欧美国家,非婚生育的情况很普遍。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2019年欧盟国家非婚生子占新生儿比例平均是41.3%。其中,法国的非婚生子占新生儿比例高达60.4%。但在中国,结婚和生育密切相关,非婚生子占新生儿比例很低,所以结婚登记人数下降必然对生育率有负面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在结婚登记数据中,与出生人口更密切相关的数据是初婚人数,因为结婚登记人数中还包括部分再婚的老年人,由于老年人已过了生育期,对出生人口没有什么影响。我国初婚人数在2013年达到2385.96万人的峰值后持续下降,2020年下降到1228.6万人,比2013年下降48.5%。

从2013年到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人数和初婚人数已经连续七年下降。我国结婚登记人数近年来为何不断下降?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是年轻人数量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80后(1980-1989年出生人口,依此类推)、90后、00后人口分别为2.23亿人、2.1亿和1.63亿,整体呈不断下降趋势。

其次是由于结婚成本升高、工作压力大、女性的教育水平和经济独立程度大幅提高等原因,当代年轻人结婚意愿普遍下降。

另外,由于我国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出生性别比偏高,男多女少现象比较普遍,这也是导致近年来结婚登记人数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总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3490万人,这3000多万人分布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其中,20—40岁适婚年龄男性比女性多1752万人。

12、建议出台减轻生育成本的政策

根据育娲人口在2021年12月发布的《中国人口预测报告2021版》[5],中国2021年的生育率很有可能已经降到了1.1,处于世界最低之一,中国在房价和教育的方面的养育成本相对于收入也几乎是世界最高的。如果不能提升现在的超低生育率,中国人口将迅速少子化和老龄化,对创新力和综合国力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按照中预测,到2050年减少到12.64亿,2100年中国人口将降到6.85亿,占世界比例将从现在的18%降至6.5%,而新出生人口只有世界新出生人口的2.56%。届时,中国就不再是一个人口大国了。按此趋势,华夏民族几千年积累的人口优势,将在100年内丧失殆尽。要维持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和中华民族的薪火相传,就必须推出大力度鼓励生育的政策,来降低养育成本。

2021年7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提出要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8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新计生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国家采取财政、税收、保险、教育、住房、就业等支持措施,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负担。”

一些地方率先出台了的减轻家庭养育负担的政策。下面举几个例子:

例一,2021年7月28日,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布并详细解读攀枝花市《关于促进人力资源聚集的十六条政策措施》,其中,对按政策生育二、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

例二,2021年9月15日,甘肃省临泽县发布《临泽县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试行)》规定,二孩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三孩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直至孩子3岁。在辖区内公办幼儿园就读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二孩每生每学年给予1000元的资助,三孩每生每学年给予2000元的资助。对生育二孩、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在城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4万元的政府补助。

例三,2021年10月21日,新疆石河子市政府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规定,对符合规定生育二、三孩的户籍家庭,每月每孩各发放500元、1000元育儿补贴,直至孩子3岁。

例四,2021年12月20日,吉林省出台《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实施方案》,其中第10条规定:“实施生育奖励政策。支持各地依据现行普通公办托、幼机构保教费收费标准,对按政策生育二孩、三孩家庭,在子女3周岁或6周岁前,给予一定比例的激励奖励,省级财政将根据情况给予适当补助。”第11条规定:“提供婚育信贷支持。支持银行机构为符合相关条件的注册结婚登记夫妻最高提供20万元婚育消费贷款,按生育一孩、二孩、三孩,分别给予不同程度降息优惠。”

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些都是地方性的政策,而且力度远远不够,对于几十万到上百万的养育成本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只有中央政府才有实力给到实质性的养育负担的减轻。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估算,中国的养育成本收入比是6.9,而其他发达国家的养育成本收入比是2-4,如果按照未来的出生率是1%来计算的话,那就需要每年需要3-5%的GDP投入才能把养育成本比降到其他发达国家的水平。(具体计算是(6.9-2)/1%到(6.9-4)/1%).这是几万亿的总投入,中央财政才有这样的财力。可惜的是,中央层面尚未出台发放育儿补贴的政策。我们建议,全国层面尽快出台减轻育龄家庭生育成本的政策。

13、减轻生育成本的具体措施

具体来说,减轻育龄家庭生育成本的主要措施有以下几种:

1)现金和税收补贴

由于不同地区和人群之间存在很大的收入差距,我们建议个人所得税减免和现金补贴的方式并重,对高收入家庭通过孩子人头抵税的方式减免个人所得税。由于收入较低者不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所以减免税收不适用于低收入家庭,对于这些家庭,可直接发放现金补贴。

根据OECD的数据,2017年部分发达国家现金补贴家庭福利的金额占GDP的比重如下:英国2.12%,法国1.42%,瑞典1.24%,德国1.08%,日本0.65%,韩国0.15%,可以看出,欧洲国家现金补贴家庭福利的金额占GDP的比重远高于日韩,这也是欧洲国家生育率普遍高于日韩的原因之一。

可以借鉴这些国家的经验,具体制定补贴政策:对于二孩家庭的每个孩子,给与每月1000元的现金补贴。给与多孩家庭的每个孩子,每月2000元的现金补贴,直至孩子到20岁。对于二孩家庭,实行所得税和社保减半,三孩家庭所得税和社保全免除(对于特别富裕的家庭,可以设定一个封顶补贴的上限)。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20%左右,每年多生200万个孩子。

2)购房补贴

现在制约育龄夫妇生育孩子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高房价,中国大城市的房价收入比是世界上最高的,虽然大城市的收入也高,但是房价更高。大城市生活成本高主要因为是房价高,其他如衣食住行,大城市并不比小城市贵很多,教育成本如果是公立教育,也不会贵很多。所以大城市里,养育的高成本主要体现在房价上。这是大城市的生育率要低于小城市重要原因之一。根据七普数据,2020年全国总和生育率为1.3,其中上海和北京的总和生育率分别仅有0.74和0.87,而山东、河南、江西等省份的总和生育率在1.4左右。

要减轻育儿家庭的负担,除了现金和税收补贴以外,还需要对多孩家庭买房被贴的政策。具体方式可以通过按揭利息返还或房价打折进行补贴。比如说返还二孩家庭的房贷利息的50%,对于三孩家庭的房贷利息可全部补贴返还。或者在高房价的地区,可实施一孩房价九折,二孩房价七折,三孩房价五折的政策(不超过一个封顶补贴的上限)。这部分补贴的成本可以通过增加人口流入地区和大城市的住房土地供应来覆盖。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20%左右,每年多生200万个孩子。

3)增建托儿所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9年中国15-64岁女性劳动参与率达到68.6%,而世界平均水平为52.6%。由于中国的女性劳动参与率比较高,当今中国很多夫妻都是双职工。大量年轻人不敢生育二孩三孩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看护孩子的时间和精力成本高昂,这特别体现在孩子入托、入幼、入学的困难上。尤其是未满三岁孩子的托儿服务严重缺乏。原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我们建议把0-3岁孩子的入托率提高到50%左右。要实现这一目标,政府有必要直接或者牵头兴建至少十万个幼托中心。按照0-3岁有4000万儿童计算,每个儿童补贴20000元的营运费用,结合50%的入托率目标,每年大概需要4000亿左右的财政补贴。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10%左右,每年多生100万个孩子。

以上三项是最重要的鼓励生育措施,总共需要的财政投入占GDP的5%左右,能够大幅降低养育成本,有效提升生育率。

我们做了各个国家鼓励生育力度和生育率的一个相关分析,结果显示,平均拿出1%的GDP用于鼓励生育,生育率就会提升0.1,当然这只是相关性,只能支持而不是证明鼓励生育有效。但也并没有数据支持鼓励生育无效果。一些北欧和西欧国家出台了慷慨的鼓励生育政策,同时获得了比较高的生育率。例如,法国和瑞典都拿出3-4%的GDP鼓励生育,他们的生育率也在1.8到1.9,接近更替水平。相比之下,南欧国家鼓励生育的力度普遍只有GDP1-2%,生育率则普遍低于1.5。近几年,德国加大了原来偏低的鼓励生育的力度,生育率也有所提升。

由于中国的生育成本相对于收入比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高,和生育率最低的韩国差不多,所以中国需要把1.1生育率提升到发达国家的水平1.6就需要比他们更高的鼓励生育的力度。5%的GDP差不多可以把生育率提高到1.6左右。虽然离更替水平还比较远,但是低生育率问题至少不比发达国家更加严重。

除此以外,我们还提出以下几项鼓励生育的建议,有些项目只需要较少或者不需要的财政投入,但是却需要在观念和法律上的调整,效果不如前几项大也没有那么快,但是由于中国的生育率问题太严重了,各种提高生育率的措施都是非常值得考虑的。

4)提供男女平等的育产假

本文所说的“育产假”,包括女性产假、男性陪产假和父母育儿假。目前我国的产假规定是: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其中产前可以休假15天;难产的,应增加产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可增加产假15天。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省份都已通过新修订的人口与计生条例,普遍延长了产假,并新增育儿假。

如果仅仅延长女性育产假,不可避免会导致企业不愿意招聘女性,从而加剧女性在就业市场中的性别歧视。为了减轻职业母亲生育小孩的后顾之忧,政府应承担产假期间的用工成本。另外,我们建议出台男女相对平等的育产假政策,这将有利于保障女性在就业和职业发展上的权益,纠正就业上性别歧视的现象。

从国际经验来看,很多高福利国家都有比较长的产假和育儿假。例如,瑞典的生育政策鼓励夫妇双方参与育儿。目前,瑞典父母一起可以获得480天的带薪育儿假,这当中父母双方各享有90天不能转让给对方的育儿假。这主要是为了确保公平和父母共同承担育儿责任。近几年瑞典的生育率在1.8左右,在欧洲国家中仅次于法国。

欧洲等国的经验表明,在父母育儿假制度中融入家庭角色的性别平等观念,通过法律规定父亲的家庭责任,不但能促进男女两性职场中的机会平等和家务劳动中的责任分担,而且有利于消除就业市场中的性别歧视。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3%左右,每年多生30万个孩子。

5)引进包括外国保姆在内的外国劳工

虽然有育产假和托儿所,但是对于职业女性来说,看护小孩还是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其实还可以通过雇佣保姆来帮忙做家务。

但在中国城市,雇佣全天看护孩子的高价保姆已经超出了很多城市白领的经济承受能力。例如,上海有经验的保姆月工资已经上万。而随着中国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雇佣来自东南亚国家保姆的工资就会低得多,会让这些家庭节省不少费用。

以中国香港为例,根据香港政府的统计数据,2013年平均每三个有孩子的家庭,就有一个家庭雇佣外籍保姆。2019年中国香港共有外籍保姆39.9万人,其中来自菲律宾的有21.9万人,来自印度尼西亚的有17万人。外籍保姆的最低工资为每月4630港元,平均工资为4765港元,相当于4000元人民币左右。按照中国现在大城市保姆工资平均10000元来计算,每个保姆可以为服务的中国家庭每月节省6000元人民币,每年节省7.2万元。中国香港只有750万人口,雇佣的外籍保姆近40万人。中国大陆如果引进300万外国保姆,相当于每年为这些家庭总共节省2000多亿的费用。

从人才引进角度,中国也应该更大力度的促进各类人才引进,尤其是为海外华人回国发展创造便利的条件。不过中国不是一个传统的移民国家,对于国际人才吸引力可能远远不如美国。移民不太可能成为解决低生育率的主要手段。尽管如此,为了促进交流和降低用工成本来说,有必要更加开放地接待各种人才和外国劳工。引进大量临时的外国保姆,可以对降低生育成本有直接的作用。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2%左右,每年多生20万个孩子。

6)推广灵活办公模式

随着互联网技术中远程会议、协同工作软件的成熟,远程办公在技术上已经趋向成熟,更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企业被逼实现远程办公,全球掀起了一股远程办公的潮流。亚马逊,微软,谷歌和苹果都把远程工作的模式常态化了,推出了不同的混合办公的制度。近日,携程中国公司宣布全公司近三万名员工将实行混合办公制,允许员工每周三和周五在家远程办公。这是中国首家大型公司推出“3+2”的混合工作制。以携程为代表的中国的高科技公司正在积极尝试混合办公模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不仅工作效率没有下降,而且还大幅度提升了员工满意度。混合办公的社会效应也很明显,不仅减少了通勤的拥堵,还有利于环境保护,家庭和谐,缓解高房价和提升生育率。

混合办公模式,可以让家长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小孩,减轻本来很重的育儿压力。特别是对于有小孩的女性员工,通过混合办公的模式,每周可以省下几个小时的通勤时间,每周还可以有2天在家办公。男性员工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小孩和分担家务。当然收益最大的还是职业女性,可以更加灵活的分配时间,更多地陪伴小孩和家人,从而更好地平衡家庭和工作。推广混合办公模式,可以缓解缓解职业女性的焦虑、减轻职业发展和育儿的压力和冲突,提高育龄女性的生育意愿。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4%-10%,每年多生40万-100万个孩子。

7)保障单身女性的生育权

非婚生子女,是指没有合法婚姻关系的男女所生的子女。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2018年欧盟国家非婚生子比例平均是41.3%,经合组织成员国非婚生子比例平均是40.7%。法国的非婚生子比例是60.4%,远高于欧盟国家平均比例。美国非婚生子比例是39.6%,略低于欧盟国家和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比例。

世界上很多国家出台了一些措施来保障未婚妈妈和非婚生子女的权益。例如,法国政府为了鼓励生育,在社会福利层面,不管是婚生还是非婚生,生育都能得到同样的家庭补助,生育的孩子越多,补助也越多。在财产继承方面,法国民法典规定婚生与非婚生子女享有完全同等的权利。北欧国家的女性结婚率比日本还低,但却维持了较高的生育率。主要原因是这些国家对非婚生育比较宽容, 而政府又提供了丰厚的养育福利,让很多单身女性愿意且有能力独立生育和抚养小孩。

在中国,虽然民法典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但实际上,由于非婚生子不受法律支持,如果未婚妈妈(或单身母亲)在职,本应由生育保险支付的检查费、手术费、住院费、接生费、药费等费用也无法报销。很多地方规定新生儿上户口需要向公安部门提供出生证明、结婚证等相关资料。未婚妈妈或者离异后生育的女性,因为没有结婚证,也就无法在孩子出生后为其办理户口

我们建议废除任何歧视非婚生育的政策,充分保障非婚生孩子的合法权益,包括立法保护人工授精、试管婴儿等技术辅助生育的孩子,以及无条件为非婚生育的孩子上户口。我们并非鼓励非婚生育,而是认为那些有能力和意愿去独立抚养小孩的女性,应该公平地享受生育的权利和福利。

中国目前没有关于非婚生子女的统计数据。如果保障单身女性的生育权,估计非婚生子女占出生人口的比例至少会提升2%,按每年出生人口1000万来计算,相当于20万个孩子。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2%左右,每年多生20万个孩子。

8)允许辅助生育技术

当今社会,许多夫妇虽然想生孩子,但患了不孕不育症。2021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约12%-18%,他们想要孩子,就需要辅助生育技术的帮助。另外,现代职场女性要兼顾学位,事业和家庭在精力和时间上往往会发生冲突。高学历的女性,倾向于推迟结婚,或者选择单身。对于30多岁还未结婚的女性,他们也需要生育技术的帮助,如冻卵和人工授精,来实现有孩子的愿望。

但目前在中国,辅助生育技术的发展受到一些限制。例如,原卫生部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规范》(卫科教发〔2003〕176号)中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此规定在实际操作中造成了单身女性无法使用精子库、冻卵等人工辅助生殖相关技术行使自己的生育权。

事实上,西方许多国家都允许单身女性采用辅助生育技术(包括冻卵)。2012年美国率先对女性开放冻卵服务。2014年10月,美国两大科技巨头苹果公司和Facebook宣布,将提供冷冻卵子费用作为女性员工的一项福利。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美国近年来出生人口中,有2.1%的出生人口是采用了辅助生育技术。以色列是当今发达国家中生育率最高的国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试管婴儿技术就已经在以色列得到推广应用。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以色列生育诊所的密度已是世界第一。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为45岁以下妇女提供几乎全额辅助生育技术补贴的国家,适龄女性无论是否结婚都可享有这种补贴,直到她拥有两个孩子。

其实,中国许多单身女性都有冻卵需求,国内也有许多专业医疗机构具备实施冻卵的技术。但由于国内相关法规禁止单身女性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一些单身女性只好选择在海外冻卵,费用比在国内冻卵高得多。2018年,携程集团在公司内部启动生育福利项目,其中包括为公司女性中高级管理人员提供10万元至200万元及7天年假,使她们能享有冻卵等高科技辅助生育福利。携程也成为了中国首家提供这项生育福利项目的大型科技企业。

我们建议,治疗不孕不育症的费用应该纳入中国医保。另外法律也要允许单身女性(或未婚女性)平等的使用辅助生育技术的权利。按照美国2.1%的使用辅助生育的比例,中国现在采用辅助生育的比例还非常小。如果完全开放辅助生育技术有可能达到同样的比例水平。

估计效果:这部分措施能够提升生育率2%左右,每年多生20万个孩子。

9)教育改革(减少高考内卷,缩短学制)

除了直接的财务成本,中国家长为孩子升学所花的钱和精力投入也几乎是世界最高的。这部分是抑制生育意愿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从数据上来看,亚洲发达国家如韩国,新加坡,日本的生育率普遍比欧美国家平均要低0.5个孩子,这和这些国家在考试,升学,择校和补课方面的巨大压力是非常有关的。中国独特的高考制度使得中国家长的教育压力一点不比这些国家低,有统计中国学生的补课和学习的时间是全球最高的。所以降低升学和择校的压力会对中国的生育率有显著的提升作用。其作用可能比前面所提的任何一项单独的降低成本的措施都要大,但是之所以我把教育改革放在最后是因为,教育改革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牵涉到各方利益的极其复杂的制度设计。短期几乎没有可能有实质性的进展。

虽然困难很大,但是我们还是要提出一些理想化的建议,作为长期改革的目标。根本上要改的是减少各种分层考试,最理想的是把分层考试放在大学毕业(相当于考研)。然后把中学阶段差不多两年的考试准备省下来。具体是要普及大学教育,推迟普职分流到大学甚至是研究生阶段,取消中考,淡化高考成一种进大学资格考试,淡化名牌大学的本科教育。名牌大学的研究生院和用人单位通过大学生毕业考(也就是考研)来筛选学生。这样就可以使得中学生不需要为了中考和高考浪费两年的刷题时间,由此中学阶段的学习可以缩短两年,让大部分学生可以在20岁左右就大学毕业,提前两年走上社会或进入研究生院。

当然我们知道,上述改革是非常大胆和前卫的,是非常有争议和有难度的,也牵涉到很多既得利益。但是如果没有深层次的考试和学制的改革,任何局部的改革都是没有效果的甚至会造成更大的浪费和扭曲。而且现在的教育体制不仅导致了低生育率,还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浪费和人才流失。所以潜在的改革的好处是巨大的,是值得把教育制度的改革作为长期改革的目标。比如仅仅看缩短学制的直接效应,如果大部分人能够提前两年大学毕业,额外的两年对于每个人工作四十年的职业生涯来说就是额外的5%的贡献和收入,也就是就能把整体社会的效率至少提升5%。尤其是对于高学历的女性,多了两年的时间,就有更多的时间谈恋爱,组织家庭和职业发展。

估计效果:教育改革太复杂,未来落地的政策很难预测,其提升生育率的效果也非常难以估计,但是天花板是非常高的,可以提升高达30%的生育率,比以前任何一项单项措施的效果都大。

14、结论

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062万新生人口计算,2021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15,不仅低于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比严重少子老龄化的日本还低不少。少子化将深远影响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创新活力、抚养负担、民众幸福指数乃至民族复兴。人口急剧萎缩,也意味着规模效应的持续弱化和综合国力的衰退。中国全球几乎最低的生育率的根本原因是全球几乎最高的生育成本,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教育,住房等因素。非常有必要通过多项鼓励生育的政策,来大幅度降低养育成本。面对中国经济和人口的双重下行压力形势,我们建议通过鼓励生育、增加人口,来有效缓解经济低迷,提振社会信心。大力鼓励生育,短期来看,有助于扩大内需、稳增长、稳就业;长期来看,有助于提升人力资源、人力资本、经济社会活力,增强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提升中国的创新力和竞争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GMT+8, 2022-12-1 21: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