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10744|回复: 25

郑州罕见暴雨致多死 强降水为何持续这么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1 10: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新跟贴见后】

郑州罕见暴雨已致多死 强降水天气为何持续这么久?

  中新网北京7月21日电 综合报道,7月17日以来,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全省大部出现暴雨、大暴雨局地出现特大暴雨,郑州市多个国家级气象观测站日降雨量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罕见暴雨致郑州地铁全线停运,已致12人死亡;国家防总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中国气象局进入Ⅱ级应急响应状态。

  习近平对防汛救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要求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 抓细抓实各项防汛救灾措施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防汛救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习近平指出,近日,河南等地持续遭遇强降雨,郑州等城市发生严重内涝,一些河流出现超警水位,个别水库溃坝,部分铁路停运、航班取消,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防汛形势十分严峻。

  习近平强调,当前已进入防汛关键期,各级领导干部要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身先士卒、靠前指挥,迅速组织力量防汛救灾,妥善安置受灾群众,严防次生灾害,最大限度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解放军和武警部队要积极协助地方开展抢险救灾工作。国家防总、应急管理部、水利部、交通运输部要加强统筹协调,强化灾害隐患巡查排险,加强重要基础设施安全防护,提高降雨、台风、山洪、泥石流等预警预报水平,加大交通疏导力度,抓细抓实各项防汛救灾措施。

  习近平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在做好防汛救灾工作的同时,尽快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扎实做好受灾群众帮扶救助和卫生防疫工作,防止因灾返贫和“大灾之后有大疫”。

  国家防总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

  7月20日,河南省遭遇极端强降雨,郑州市多个国家级气象观测站日降雨量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受强降雨影响,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郭家咀水库水位快速上涨。当地已提前转移水库下游群众。根据《国家防汛抗旱应急预案》有关规定,国家防总决定于7月21日3时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

  为应对强降雨 中国气象局进入Ⅱ级应急响应状态

  中央气象台7月21日06时继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经综合研判和应急会商,中国气象局领导于21日8时签发命令,立即进入Ⅱ级应急响应状态。河南、山西、河北及可能受影响的省级气象局根据实际研判启动或调整相应级别应急响应,指导市(县、区)气象局及时发布短临预警。

  郑州地铁全线停运,12人死亡

  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郑州发布”21日凌晨消息称,罕见暴雨致郑州地铁全线停运,12人死亡。

  自7月17日以来,郑州市连降罕见特大暴雨,造成郑州地铁发生积水等情况,郑州地铁启动紧急响应机制,全面疏散乘客。

郑州市连降罕见特大暴雨

郑州市连降罕见特大暴雨

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截图

  此次强降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18时10分,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组织力量,疏散群众,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均已送医)。

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多地出现暴雨、大暴雨

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多地出现暴雨、大暴雨

7月20日,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多地出现暴雨、大暴雨,部分地区出现特大暴雨。中新社记者 阚力 摄

  河南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为Ⅰ级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鉴于河南省暴雨持续,郑州市城区严重内涝,铁路公路民航运输受到严重影响,贾鲁河、伊河等发生险情,防汛形势异常严峻。根据《河南省防汛应急预案》有关规定,经会商研判并报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批准,河南省防指决定于7月21日凌晨3时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为Ⅰ级。

郑州市区路边搁浅的车辆

郑州市区路边搁浅的车辆

图为7月20日下午,郑州市区路边搁浅的车辆。 李明明 摄

  郑州常庄水库大坝险情初步得到控制

  20日,郑州遭遇持续强降水,且上游来水量大,常庄水库防汛形势极其严峻。20日上午10时30分,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截至20日21时34分,常庄水库实时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当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

  截至目前,常庄水库水位持续下降,大坝险情已初步得到控制。但持续降水还会增加大坝压力,常庄水库管理处职工、抢险队员、武警官兵等仍在现场密切关注汛情变化,随时待命。

  郑州市防汛指挥部:郭家嘴水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郑州市防汛指挥部发布重要通知:提醒广大市民: 郭家嘴水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郑州市防汛指挥部决定以下范围人员立即转移,转移范围为1.南水北调以南区域:大学路以西,南四环以北,西四环以东,南水北调以南,以上范围人员全部转移。2.南水北调以北区域:东到嵩山路,北到航海路,西南到南水北调干渠,底层二层及以下住户全部转移。请广大居民群众、企事业单位互相转告,立即转移,确保安全。自7月21日7时30分起,所有人不得进入该区域。

  河南继续暴雨红色预警 本次强降水或到22日结束

  河南省气象台21日0时40分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预计未来3小时内,新乡、开封、漯河三地区和郑州、许昌两地区东部部分地区降水持续,累积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受持续强降水影响,19日晚到21日凌晨,河南多地出现内涝、洪水,街边车辆“趴窝”、滞留,行人在积水中趟行。一时间,一场大型的抗洪抢险在中原大地展开。

  据中国天气网消息,预计此次强降水将持续到21日夜里,强降水集中区域为河南中北部一带,其中部分地区仍有暴雨到大暴雨,北部局地有特大暴雨(250~270毫米),并伴有短时强降水(最大小时降雨量30~50毫米,局地可超过70毫米),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22日过后,至26日,河南省无明显大范围强降水天气,全省会多有分散性的雷雨天气。

  河南境内25条高速公路31个路段封闭 恢复通行时间待定

  交通运输部路网监测与应急处置中心官方微博21日凌晨发布消息称,受强降雨影响,河南境内25条高速公路31个路段封闭,恢复通行时间待定。具体路段如下:

  G4京港澳高速全线,G0321德上高速范县东站,G0421许广高速襄城站,G1511日兰高速全线,G1516盐洛高速君召至宣化段、许昌南至鄢陵南段,G30连霍高速全线,G3001郑州绕城高速全线,G3511菏宝高速柏香至长垣北段、王屋山至邵原段,G36宁洛高速温泉至小屯段,G45大广高速濮阳南至南乐段、长垣至通许东段,G55二广高速寄料至下汤西段,G5512晋新高速焦作西至平原新区东段,S1机场高速机场南、机场北,S22南林高速南乐南至南乐东段,S25安罗高速官渡至机场东段、鄢陵彭店站,S26台辉高速全线,S49焦桐高速焦作西至温县段、巩义南至白坪段,S57渑栾高速仰韶至仙门山段,S60商登高速古城县衙至杞县南段,S82郑民高速郑庵至杞县段,S83兰南高速二郎庙至鄢陵西段,S85郑少高速全线,S87郑云高速广武至云台山段,S88郑栾高速全线,S96洛栾高速洛龙至嵩县段。

  “郑州进入特大自然灾难一级战备状态”不实

  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21日凌晨发布消息称,7月20日,网传“郑州进入特大自然灾难一级战备状态”,经核实为不实消息。

  河南强降水天气为何持续这么久?权威解读

  据新华网报道,河南省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宁总结了此次降水过程的5个特点:持续时间长、累积雨量大、强降水范围广、强降水时段集中、具有极端性。7月17日开始,河南省西部、中西部地区连续四天出现大范围强降水天气,并且强降水仍将持续。全省共有4098个雨量站降水量超过50毫米,大于100毫米的有1923个,大于250毫米的有606个。

  针对此次强降水天气的原因,张宁表示,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和大陆高压分别稳定维持在日本海和我国西北地区,阻挡了上游系统移动,导致西风带低值系统在华北、黄淮地区长时间维持。受深厚的东风急流及稳定的低涡切变影响,配合河南省太行山区、伏牛山区特殊地形对偏东气流的强辐合抬升效应,使得强降水中心主要分布在河南省西部、西北部沿山地区稳定少动,造成了河南省长时间降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1 10: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州地铁被困人员口述:车厢外水有一人多高 车厢内缺氧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雨会下这么大。7月17日开始,郑州出现罕见的降雨。数据显示,郑州单日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建站以来),单小时降雨量超过日历史极值。近三天郑州的降雨量,接近常年一年的量。

道路上有车辆被大水掀翻,不少楼的一楼也被大水倒灌。列车停运,公共交通受阻,不少人被挡在了回家的路上。

7月20日,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当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暴雨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5号线列车内,乘客困于车厢中。其间,不断有5号线列车内的消息及视频传出,车厢内水漫至胸部乃至头部。

救援人员接到群众报警后迅速抵达现场。截止到7月21日03时10分,地铁隧道内被困人员已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根据官方数据,此次事件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送医。以下是其中一位被困人员的口述。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视频截图)

作者 | 实习生 卢思薇

7月20日下午,我从郑州地铁5号线的中央商务区站上车准备回家。可能因为雨天,所以这一站人并不是很多。这趟地铁走得也不顺畅,从黄河路站开始,列车出现紧急停靠等情况。当时沿路也一直还有乘客在上车,所以我也没有觉得发生太大的问题。

事故是在海滩寺站与沙口路站间发生的。其实在列车抵达海滩寺站的时候,就已经采取了紧急停靠的措施了。但后面列车继续往前开。当时以为很快就能到沙口路站。没走多久,列车又再一次停靠了。

从车厢往外看,已经能看到两边的水急速地向上涌去。那个时候列车长从车厢的最前面走到了最后面,走动的过程中也看到他不停地在与地面进行联系。列车长还尝试着将列车重新开回海滩寺站。但当时可能是因为地铁有一套自动保护的设计,列车已经锁死在铁轨上面,没有办法移动。当时铁轨上溅起了火花。

逐渐地,水开始灌进车厢内。起初,车内人们大都是在车尾聚集,但因为地铁行进路线是由东往西,那一片地势东低西高,车尾水流的上涨速度明显高于车头的部位,所以我们跟随着列车长的指挥,一直往车头的部分走。走到车头的时候,列车长打开了最前面的一节车厢门。

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地铁是有内部的人行通道的。当时大家听着列车长的指挥,抓住栏杆,沿着地铁轨道继续向外走。当时应该已经距离沙口路站很近了,我感觉可能就两百米多一点的样子。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小部分人已经到了相对安全的位置,但是后面来的水很急很猛,而地铁下面的那个人行通道非常窄,人多且挤,大家根本就过不去,大部分的人走到一半就只能被迫回到车厢里。列车长也将车门关闭并不断地联系地面,等待救援。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地铁五号线被困现场(网络视频截图)

在被困在地铁里那段时间,至少在我的那一节车厢里,整体的状态还是不错的。可能也是我比较胆小吧,最开始看到车尾进水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哭了,不出声,但眼泪就是不停地往下掉,周边也有哭的、焦躁的,同车厢的人也会来安慰、安抚。有一个姑娘,在车厢中一直维持大家的秩序,也一直在安抚我们的情绪。大家也都像是约定好了,尽量不说丧气话。再到后来,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保持沉默,以求保持体力。

大家都在努力尝试各种方式与外界取得联系。拨打119、110、联系家人朋友请求援助……但收到的消息大多不尽人意。可能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联系救援力量,这些电话被打爆了,外面的家人、朋友们都很难联系上他们。

好在后来车厢里面有一位女士联系上外面的救援力量。联系上之后,她一直在向车厢里面传递救援人员的动态以及部署情况。比如救援人员已经到达出站口,消防官兵将救援用的绳子拉开,将防洪用的沙袋垒起来这些信息。

最可怕的时候是在晚上九点左右,当时窗外的水已经差不多一人多高了,向后看,车厢后半截水也已经到顶,大家都向前聚在前三节车厢,我当时处于1、2节车厢的中间处,算是人群的中间位置。水继续漫上来,人群后半截,水流基本已经漫到了脖子,最前面的部分也都到了胸口的位置。这个时候车厢开始出现缺氧的状况。身边陆续有人出现缺氧、低血糖的症状,有人发抖、大喘气、干呕。当时车厢内还有孩子、孕妇、老人,大都因为久泡水中体力不支,出现各种身体状况。

当时还记得那位一直在为我们传递外面救援信息的女士说了这样一则消息,说政府已经在后方开始抽水。但是当时的我觉得一台、两台的抽水机根本顶不住这么大的水。所以当时听到这一段话的时候,就真的是感觉到绝望了。当时自己真的非常害怕,当看到车厢外的水位越过头顶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出不去的准备了。

我的电话也一直打不出去,但是网络还断续能够用上。当时手机只剩不到30%的电,为了减少耗电量,我关闭了几乎所有的程序,只留下一个微信,给家人、朋友发信息。当时我还不敢和爸妈说,只敢给表哥、表姐还有朋友发消息。21时之前,我还不断地拜托他们联系救援人员,但在看到水位过了头顶之后,我和他们的消息记录中基本都是交代的一些身后事了。

车厢里,我能很真切地感受到周围的人那种恐惧的情绪。车厢里还出现了些许的骚动,在水位差最明显的时候,有人冲动想直接砸开车厢的玻璃门,但是有一位大叔带头出来制止了他。真的十分感谢这位大叔,考虑到当时车内外的水位差,如果不是他来制止,车窗一旦贸然砸开,水必然会涌进来,车内外的水压差肯定也会压得人无法逃生。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网络视频截图)

后面事情出现了转机。在车厢外水位达到最高值之后,水位线就好像一直保持一个较为平稳的状态。同时,我们的车厢也因为水流冲击出现了偏移,呈现出一边高一边低的状态。向上翘的一侧,车厢窗户暴露在水体之外。当时人们就提议,用车厢内的灭火器砸处于高处的车厢的窗,而不是砸门。前面一节车厢的车窗砸开后,缺氧现象有了明显的好转,大家开始逐渐地恢复正常呼吸,外面的水位也没有继续上涨。我们处在车厢前面的人也不断地在向后传话,让他们用灭火器凿开车窗。起初只是一两个声音在喊。逐渐,我所在的这节的车厢中,声音逐渐汇聚在一起“用灭火器砸车窗”。

也大约是那个时候,救援人员出现在车厢外面。他们最先通过凿开的那处玻璃窗,将破窗器递到车厢内。车厢内里面大家也在接力将破窗器向后传递。

我因为处在一个相对靠前的位置,所以也不太清楚后面的状况,只记得往后看黑压压一片都是人。随后,救援人员把前面的车长车厢打开了,并尝试从车厢外侧砸玻璃,但当时由于凿打玻璃过于费力,且前面的车厢也已经打开,他们最后也没有继续下去。大家陆续从前面的车厢疏散出去。

最先救出去的应该是两三名孕妇,因为长时间泡在冷水里,她们都是虚弱到缺氧的模样。之后救出去的是孩子,再之后是女生,我算是女生当中出去比较早的。虽说当时外面的水流相较之前已经平稳了许多,但是依旧很急,尤其是在由车厢到人行走道这一短距离,水流非常急。救援人员主要是在车厢和扶手处开展救援,他们在车厢外将我拉上来,下面车厢里有乘客自发地站在出口处托我一把。全靠他们的一托一拉,我才能逆着水流出来。从车厢和激流中脱身后,走大约十来米,水位就退到小腿以下比较安全的位置。而在通向出站口的约200米的距离中,我们基本上是相互搀着走,能走的搀着不能走的,跟着前面指引的救援队员。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现场


网络视频截图

到了出站口,也能看到很多救援人员在那里挡着洪水。他们也会指引我们踩着他们拉的线,让我们踩着过去。出站的时候能见到很多人在和你逆着方向走,有救援人员,有医护人员,有地铁员工,还有很多我不太能辨别职业的人,在往车厢那边去。也能看到指挥人员焦灼地不断在打电话,还有穿着地铁制服的员工询问你是否有不适的情况出现,通道一旁也架起安置用的椅子和床。我出站的时候还见到了一位年轻的母亲和她的孩子,孩子没什么事,母亲则是明显的缺氧状态,十分虚弱,可能因为一直在护着孩子。

从开始被困到撤离到安全区域,前后约4个小时。出站后,因为那一片的道路依旧处于被淹的状态,我担心窨井盖被冲掉,也担心漏电情况出现,我还是没能回家,只能在朋友家住下。

来源:中国青年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1 10: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郑州罕见持续强降雨已造成12人死亡 习近平要求抓紧防汛救灾措施

路透上海7月21日 - 近日河南多地遭遇罕见持续强降雨,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三指出,郑州等城市发生严重内涝,一些河流出现超警水位,个别水库溃坝,部分铁路停运、航班取消,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防汛形势十分严峻”。

“当前已进入防汛关键期”,习近平表示,要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抓紧抓实各项防汛救灾措施。

根据“郑州发布”,7月18日18时至21日0时,郑州累积平均降水量449毫米。郑州市的郑州、登封、新密、荥阳、巩义五站日降水量超过有气象记录以来极值,20日16-17时郑州本站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新华稍早报导,目前已转移避险约10万人,洪灾已造成郑州市区12人死亡。

**仍有暴雨橙色预警**

河南省气象台21日7时15分继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称,预计未来3小时内,安阳、鹤壁、焦作、新乡、郑州、开封、许昌、漯河、平顶山九地区和周口地区西部部分地区降水量将达到50毫米以上,局部达100毫米以上。

河南省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周二下发紧急通知,当日17时起将防汛II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此外,国家防总已于周二20时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防总河南工作组紧急赶赴现场协助开展抗洪抢险工作。

河南特大暴雨也成为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河南一定行,#郑州雨势再次加强等占据热搜榜前列。

习近平还要求,在做好防汛救灾工作的同时,要尽快恢复生产生活秩序,防止因灾返贫和“大灾之后有大疫”。

据河南省机场集团官方微博“郑州机场”消息,20日下午至晚上,持续强降雨天气,对航班运行造成严重影响。郑州机场已启动大面积航班延误红色预警。郑州机场决定,从7月20日20:00至7月21日12:00,郑州机场不接收进港航班。

新华社报导援引河南省委宣传部消息还称,持续强降雨致郑州市常庄水库、郭家咀水库及贾鲁河等多处工程出现险情,市区出现严重内涝,造成铁路、公路及民航交通受到严重影响。

7月20日18时许,强降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积水。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组织力量,疏散群众,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1 11: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州遭遇历史最强降雨 雨水灌入地铁12人死亡

图为车辆在郑州街头被淹.jpg
河南省郑州市出现罕见持续强降水天气过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并引发洪灾,截至目前当地已转移避险约10万人,并有12人因积水冲入地铁而死亡。

据新华社报道,7月18日18时至21日0时,郑州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累积平均降水量449毫米,73站(占比约38%)累积降水量超过500毫米,最大新密白寨875毫米,郑州市的郑州、登封、新密、荥阳、巩义五站日降水量超过有气象记录以来极值,20日16-17时郑州本站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郑州市内部分街道因持续强降雨,导致严重积水

郑州市内部分街道因持续强降雨,导致严重积水

河南省郑州市特大暴雨引发洪灾。图为车辆在郑州街头被淹。(新华社)

由于遭遇罕见持续强降雨,郑州市常庄水库、郭家咀水库及贾鲁河等多处工程出现险情,郑州市区出现严重内涝,造成郑州市铁路、公路及民航交通受到严重影响。郑州东站160余趟列车停运,造成大量旅客滞留。


郑州市内部分街道因持续强降雨,导致严重积水

郑州市内部分街道因持续强降雨,导致严重积水

郑州市内部分街道因持续强降雨,导致严重积水。(中新社)

积水涌入郑州地铁,很多乘客被困.jpeg

强降雨造成的积水涌入郑州地铁,很多乘客被困。据大象新闻报道,有网友昨晚7时许称,地铁5号线车厢里的积水已经达到被困乘客的胸腔以上,水位不断上升。

昨晚曾受困地铁5号线的李女士在获救后回忆,当时车厢水位不断上涨,已经淹到乘客肩膀处,“有些个子矮的乘客,都已经淹到脖子了。”

联合早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1 21: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灾难当前为何地铁不停运?郑州地铁生死营救

灾难当前,为何地铁未能及时停运?

郑州东站的乘客

郑州东站的乘客


7 月 21 日上午 11 时,郑州东站的乘客。摄影 / 本刊记者 邱慧

地铁一站的距离,对于地铁车厢的数百人来说,却成为一次生与死的考验。不幸的是,他们当中的 12 位乘客不幸遇难,郑州地铁 5 号线沙口路站成了他们永远无法到达的终点。

据 " 河南气象 " 官方微博消息,郑州 7 月 20 日 16 至 17 时一小时降雨量达 201.9mm,降雨强度历史罕见。其中小时降水,单日降水均已突破自 1951 年郑州建站以来 60 年的历史纪录。

7 月 20 日晚,郑州地铁 5 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18 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 5 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暴雨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 5 号线列车内,乘客困于车厢中。

之后,网上不断有 5 号线列车内的消息及视频传出,车厢内水漫至胸部乃至头部。

20 时 20 分,被困乘客已经经历了约数小时惊心动魄时刻,车厢里的水位最高时已经接近头部。到了 20 时 30 分,水位下降了大约十几厘米。将近 21 时,应急管理、公安、消防等救援人员到达现场,开始救援工作。

迟到的停运指令

" 车厢进水了,我有点害怕,我们被困在沙口路和海滩寺中间了。"18:01 分,一名地铁乘客通过朋友发出求救信息。从彼时现场拍摄的视频看,水刚开始涌进车厢,被困乘客的鞋已经全湿了。

" 周围没有站,我们出不去了。" 彼时,地铁已停运,乘客被困在车厢内。

隔着玻璃,能看到车厢外隧道里的水位慢慢上升,车厢就像是慢慢往水底压的轮船,水开始从门缝往里冒。

18:06,恐惧感充斥着整个车厢,有的乘客已被吓哭。

18:10,水已经到了小腿部位,车长发出紧急提示,乘客开始往车头位置转移,因为车头地势相对较高。

此刻,郑州地铁才迟迟下达了全线网停运指令,而这个时候半个车厢已经泡在水里。

18:12,巨大的飘浮力已经让地铁倾斜。" 完了!" 水流还在不断上升,乘客几乎绝望。

18:51,在车尾的几节车厢里,水已经淹没到了车顶,而在车头位置的车厢,水位也已经到了座位位置。

" 我可能出不去了。" 乘客一边绝望,一边等待救援,向朋友发微弱的求救信号 ……

19:03,车窗外的水已到脖子位置,乘客明显感觉车厢缺氧。

" 你一定要幸福。" 说完这句,网友 "Siaxxy" 再也联系不到他在地铁里的朋友。

19:35,河南交通广播记者小佩连发两条微博求救:" 所有应急、消防,请救我们!我们被困 5 号线隧道(海滩寺—沙口录路站),请扩散!车厢内的水到胸部了!我已经不会说话了,求救!"

20:56,"Siaxxy" 发帖称:" 朋友刚刚给了我电话!已经有救援队在安排救援了!人正在被陆续救出!水也不涨了!"

21 时许,被困地铁车厢几乎被水淹没。窗外的水位已经到了头顶,车厢内严重缺氧,大家大喘着气,有人身体开始发抖、干呕。最让人揪心的是,从网上流传的信息看,车厢内还有孩子、孕妇、老人。

地铁五号线被解救的乘客

地铁五号线被解救的乘客


郑州地铁五号线被解救的乘客。图 / 视频截图

" 半个身子泡在水中,看到外面全是水,当时已经绝望了,手机也没有电了。" 被困乘客告诉《中国慈善家》,车厢内和隧道里的水位差最高时约 20 厘米。

被困期间,有人想砸车厢玻璃窗,但被其他乘客制止。" 窗砸破,水一旦涌进来,大家就没有逃生的希望了。"

车厢里的水位在最高值停留了一阵,大家看到水位不再上升,情绪有所好转。车厢在水的作用下严重倾斜,高的一侧最上面的小窗露出水面,人们开始往高的一侧移动。车厢内缺氧更加严重,有人提议,砸掉这块小玻璃,多人表示赞同。

有乘客表示,这趟被困的地铁在抵达海滩寺站时,就感觉情况不妙,并采取了紧急停靠措施,但没多久,又启动继续前行。很快,车停了,看到洪水涌来,司机曾试图退回到海滩寺站,但无奈列车已经锁死在铁轨上。

成功砸开小窗后,车厢内缺氧现象有了明显好转。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被困人员把他们的经验口口传递给其他车厢的人们,大家几乎异口同声喊道:" 用灭火器砸车窗!"

此时,水位也暂时不再上升,人们松了一口气。这时,地铁上的工作人员打开了最前面的一节车厢门,让大家有序撤离。

从网上流传的撤离视频看,有人还抱着孩子,隧道里的水流很急,而两侧较高的通道狭窄,只能容纳一人通过,像是独木桥。有些人主动放弃,被迫回到车厢里。工作人员再次将车门关闭并不断地联系地面,等待救援。

大概在 21 时许,车厢里的被困人员隔着窗户,看到了救援人员,被困近 4 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生的希望,很多人激动地哭了。

大家开始从最前面的车厢向外疏散,先是孕妇,再是孩子,然后是女性,最后是男性 ……

这时的郑州犹如一片汪洋大海。谁也没有料到,这场 " 千年不遇 " 的大雨,几乎瞬间让整个城市瘫痪。

郑州火车站,旅客涉水前行

郑州火车站,旅客涉水前行


2021 年 7 月 20 日,郑州遭遇持续强降雨。图为郑州火车站,旅客涉水前行。

郑州地铁 " 不方便回答的问题 "

早在 7 月 20 日 9 时 8 分,郑州市气象台就陆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 3 小时内,郑州市区及所辖六县(市)降水量将达 100 毫米以上。

据当地官方更早的气象预报,7 月 19 日至 22 日,河南省仍将出现持续强降雨过程,局部降雨量可达 200 毫米至 300 毫米。全省已经有 13 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部分山区河道已发生山洪灾害。

按照《河南省水利厅水旱灾害防御应急预案》有关规定,经研究,河南省水利厅决定于 7 月 19 日 12 时起,启动水旱灾害防御 IV 级应急响应。

根据 7 月 21 日上午郑州市委宣传部对外发布的消息,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 500 余人,其中 12 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 人受伤。

地铁作为地下的交通工具,大水漫灌时的危险性不言自明,但灾难来临,却没有及时做出停运的决定。对于这个问题,河南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人员向《中国慈善家》表示,现在各个部门都在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清楚有关地铁为何没有及时停运的具体情况。

而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郑州地铁公司答复称," 不便回答问题,高层昨晚在连夜开会商量,今天郑州地铁官方微博会发布情况说明 "。

郑州轨道调度中心工作人员称,郑州移动、电信的手机信号基本都断了,联系不上领导,无法回答记者问题。

郑州市民暴雨中相互搀扶踏上回家路

郑州市民暴雨中相互搀扶踏上回家路


7 月 20 日,河南强降雨持续,省会郑州 16 时至 17 时一个小时降水量达 201.9mm,单小时降雨量超过日历史极值。傍晚下班时分,郑州市民暴雨中相互搀扶踏上回家路。

除郑州外,河南其他地区也遭遇暴雨天气。7 月 19 日晚至 20 日,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暴雨如注。鲁山县气象局雨情快报显示,该县所有乡镇出现暴雨至特大暴雨,全省降雨量前三名乡镇均在鲁山县,其中四棵树乡降水量已达 401 毫米,突破历史极值。

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数据显示,自 7 月 16 日至 7 月 20 日 15 时,强降水造成河南省郑州、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焦作、三门峡、南阳、信阳、周口、驻马店和济源示范区等所辖 31 个县区 140 个乡镇 28 万余人受灾,紧急救援转移 14680 人;农作物受灾面积 2 万公顷,成灾面积 3 千公顷。

对此次强降水天气,河南省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宁总结了 5 个特点:持续时间长、累积雨量大、强降水范围广、强降水时段集中、具有极端性。7 月 17 日开始,河南省西部、中西部地区连续四天出现大范围强降水天气,并且强降水仍将持续。全省共有 4098 个雨量站降水量超过 50 毫米,大于 100 毫米的有 1923 个,大于 250 毫米的有 606 个。

7 月 20 日 16 时 30 分起,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已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

据最新消息,汛情发生后,经请示中部战区批准,已调派解放军指战员 730 人。武警官兵 1159 人、车辆 60 余辆,消防救援队伍指战员 6760 人次、1383 车次,民兵 690 人,冲锋舟 35 艘,其它各类抢险装备 25784 套参与抢险救援。

目前,救援工作仍在进行当中。


新浪新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2 08: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度报道:被困在郑州暴雨中的他们

被困郑州暴雨

被困郑州暴雨

两位郑州市民正在涉水前行 | 视觉中国

7月20日,郑州暴雨倾城,下午四点至五点一个小时内,郑州本站降雨量达201.9毫米,相当于103个西湖倾泻而下。一连串突破历史极限的数字背后,是一整座城市的猝不及防,人们被困在各个角落,“遇险”与“求助”是过去一整夜的主题。

一个女孩被困在了高铁站,正在抢救外公的医院也传来消息,那里停电了;被积水包围的高架桥下,夏令营老师带着80多个孩子唱歌、做游戏,希望帮他们消除恐慌;还有那趟被全国关注的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车厢内水位不断上升,人们自发让老人、孩子和女人站到了座椅上。

7月21日下午,河南省召开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截至目前,此次暴雨已经造成25人死亡7人失联,紧急转移16万余人,全国多支救援力量已经驰援河南。

被困郑州暴雨

被困郑州暴雨


地铁车厢里的乘客尝试从隧道撤离让老人、儿童和妇女站到座椅上

“珍惜生命,好好活着。”逃离了被困四个多小时的车厢后,金莹脑子里全是这个念头。

7月20日上午8点,金莹在微博上感慨,“印象中这是三年来郑州第一次整夜下雨,郑州又开启了看海模式”,有人在留言里回复“注意安全”。

金莹告诉深一度记者,当天下午5点下班后,她像往常一样,从五号线中央商务区站坐上了回家的地铁,但行驶到海滩寺和沙口路之间的路段时,列车停了下来。金莹的第一反应是“问题不大”,她看了看手机,还有50%的电量,用微信通知了家人和朋友。

傍晚6点05分,车厢开始进水,金莹回忆,虽然乘客们开始议论,但情绪还都算稳定。随着时间流逝,水位在慢慢上升,人们相互鼓劲儿,并且自发让老人、儿童和女性先站在了座椅上。

金莹说,临近7点时,乘客们尝试自救,她随着人流从地铁车厢的前门往隧道走,期间还在朋友圈发了条视频,记录“暴雨被困地铁”。走了十分钟左右,听说前方水位太高,金莹又随着人群返回到车厢内。

在金莹的记忆中,折返车厢后,有人说前面车厢的水已经没过头顶了,于是,乘客们集中到水位相对较低的几节车厢中。车厢开始变得拥挤,空气越来越稀薄,水位也越来越高,有人开始大口喘息,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晚上8点左右,水位达到最高点,金莹1米61的身高,站在座椅上,积水没过了她的大腿,身高1米7的男士站在车厢地板上,积水没过了胸口。车厢内的灯突然灭了,整列车变成了黑暗的密闭空间。金莹踮起脚尖,往座椅顶端挪着,尽量让更多的身体露在水面外。此时,乘客们还在互相鼓励:“不要怕,小口呼吸,再坚持一会儿,已经有人赶来救援了。”

救援的人还没有到,金莹看到陆陆续续有大约十人因缺氧晕倒,车厢内无法躺下,男士们自发扛着晕倒的乘客,让他们保持直立状态。恐慌的情绪开始蔓延,车厢内的一位下个月即将生产的孕妇,情绪开始不稳定,边哭边给家人打电话,“后来让她去前面车厢了,我就没再见到她了,希望她平安。”

晚上9点,金莹也开始感觉到头晕,身上虽然湿冷,头上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汗珠。她后来给朋友发消息时说,“我真的感觉自己那会儿可能撑不住了,但是要坚持,坚持。”

这之后,看到车厢外面的水位逐渐降低,有男士砸开了车厢右侧的窗户,地面上都是碎玻璃渣,“终于有些新鲜空气飘了进来,冲淡了一些恐慌情绪。”金莹说,晚上九点多,救援人员到达,乘客们依次走出车厢,到那时,大家依旧是让老人、儿童和女性先走。

“能呼吸新鲜空气真好。”金莹随着人群走出了地铁站,外面的雨还在下,她的手上和脚上沾上了玻璃渣。在她身后的地铁站内,有些人被救时已经晕倒,正在接受抢救。

尤女士的丈夫同样困在了郑州地铁5号线的车厢里,他给家人发来的最后一段视频里,镜头对向地铁门外,隧道里灌进了许多浑浊的雨水,画外音是嘈杂的人声与地铁广播“现在是临时停车……”。

“5点多的时候,他跟我说地铁已经临时停车了。6点的时候说地铁里有进水,6点多的时候让我报警,手机只剩10%的电了。”

过去一整夜,新闻中持续滚动着对地铁5号线的救援进展,但尤女士一直没有再收到丈夫的信息。她尝试联系各大医院和可能的安置酒店,但即使接收了地铁获救人员,大部分地方也无法提供准确的名单。截止深一度记者发稿时,尤女士仍然没有收到丈夫的任何消息。

据7月21日凌晨“郑州发布”消息,此次强降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18时10分,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组织力量,疏散群众,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

被困郑州暴雨

被困郑州暴雨


孕妇曹琳被困在了一辆进水的汽车内她做了最坏打算,给丈夫发去银行卡密码

20日早上7点多,郑州市二七区的大雨已经下了一整夜。根据在郑州四年多的经验,曹琳猜测大雨不会一直下,即使已经有了6个月的身孕,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前往公交站搭车上班。

反常的是,平时几分钟一趟的公交,曹琳等了半小时也没等到。她害怕迟到,决定淌着水步行去上班。因为下雨和积水,她走得很慢,原本步行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曹琳走了一个多小时,“当时部分道路的积水已经到了膝盖的高度”。

早在前一天,曹琳已经收到了市里的暴雨预警,但她没想到,雨会下这么久。“下午比上午还要大。”下午3点多,看着窗外雨势变大,曹琳和同事按耐不住,跟领导申请了提前下班。

4点左右,曹琳搭乘同事的车,从公司停车场离开。曹琳回忆,开出不到十分钟,她们到了航海路与仁和路交叉口的东北角,此时水位已经淹没了轮胎,驾驶座上的同事已完全看不到路,也无法判断是否有障碍物。

“雨越下越大,所有的车都停了。” 曹琳在车里看到,水已经到了行人的腰部。她和同事本想开门下车,结果门一打开,车外的水马上涌了进来。无奈,两人只能关紧车窗,等待救援。

起初,曹琳觉得还乐观,“我想着过会儿雨就会停”。停车后,同事立即打电话叫了拖车,但等待救援时,水从车窗慢慢渗了进来,车里的水位也很快漫过了前面两个车座。

拖车一直没来,雨势越来越大,曹琳和同事开始担心起来。她看见车窗外的水位也越涨越高,各种各样的东西朝她们漂过来又被水冲走,“有电动车,还有特别大的木板”,曹琳心里害怕,“担心我们的车也会漂起来被冲走。”

摸着6个月身孕的肚子,曹琳做了最坏的打算,她将家中的银行卡密码告诉了丈夫。

曹琳说,丈夫收到消息后告诉她不要害怕,并要了她的位置。五点多的时候,曹琳透过窗子看到丈夫和姑姐趟着水赶了过来,“他一米七多,水已经没过了他的大腿”。曹琳回忆,虽然大家很着急,但因为水位太高,他们仍不敢贸然打开车门救援。但丈夫和姑姐没有离开,站在车外跟她们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话。

直到晚上六点多,水位退到了膝盖位置,曹琳被家人接下了车。此时,丈夫来时搭乘的地铁5号线已经宣布停运,一行人最终淌水走回了家。

回家路上,雨又大了起来。曹琳说,在郑州四五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那么急又那么久。”

被困郑州暴雨

被困郑州暴雨


林雅拍下的被困高铁站的乘客抢救外公的医院停电了

7月20日晚上9点,是林雅和妈妈被困在郑州东站的第3个小时。早前,林雅收到姨妈的消息:外公肾衰竭,正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下午15点34分,母女二人乘坐高铁从武汉赶往郑州看望林雅的外公。

时间太赶,林雅和母亲出发时并未了解到郑州的雨情。但林雅记得,列车在下午4点半左右到达驻马店时,农田和小路上都没有积水,“五点多我到新郑市附近的时候,高速公路还是通车的,但是雨就非常大,能看见列车窗户上面全部都是雨水。”

与此同时,在医院陪护林雅外公的三姨发来消息说:医院停电了。

“医院彻底瘫痪了,包括病人身上的机器,呼吸机、监测仪都不能用了。”林雅从三姨处了解到,下午快五点时,随着医院停电,病人的所有数据都只能人工检测,所有的电子医疗设备都停止了运转,林雅的外公只能通过输液治疗。“给病人输液,都是家属打着手机手电筒才能输。”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影像科的医务人员刘萱也记得,下午五点左右,医院停水停电,所有的工作都被迫暂停。

停电时,刘萱和同事们正拿着扫把和拖把排水。“刚开始雨下得特别大,外边开始有积水,慢慢水就渗到楼里边。”刘萱回忆,20日下午四点多,负一楼的影像科办公室已经有了很深的积水。

影像科设备众多,刘萱和同事担心水太多有危险,立即停止了各项检查,将病人疏散,在断电后开始排水。一个多小时后,雨仍旧很大,积水也没有减少的趋势,出于安全考虑,刘萱和同事将设备搬到办公桌上,随后撤离。负一楼和一楼的积水太多,刘萱等人往上走了几层,找到块空地暂避。

刘萱告诉深一度记者,医院发出了“管理好自己的病人,禁止外出”的通知,加上医院门诊楼楼层较高,大部分病人比较安全。但依赖呼吸机等用电设备的危重患者无法等待,刘萱所在的河医院区备用电源无法使用,医院下达了将危重病人转到东院区的通知。“只要能上高架桥,就能到东区,”刘萱说,平常河医院区到东院区走高速需要半小时左右,但目前情况特殊,时间无法保证。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院河医院区全部停电,备用电源也无法使用。近3000名医护人员坚守岗位,加强巡护、查房。对于需要供氧的病人,安排医护人员一对一使用气囊,人工供氧。对于大约600多名重症病人,正积极协调向外转运。

7月21日凌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刘章锁对媒体表示,供电局应急车到位,正在组织恢复供电,但还需要更多供电车辆加入。刘章锁表示,危重病人的生命体征现在稳定,但危险越来越大,“假如供上电了,危机解决就很快了。”

安全尚且可以保障,食物和水成了另一个难题。林雅从姨妈处了解到,医院给每个病人发了一瓶牛奶,家属没有吃的。刘萱也注意到,患者和家属中有体质较差的老人和小孩,“但是职工自己也没有什么食物和水了,医院能提供的食物和水不多。”

晚上九点多,医院的积水水位开始下降,刘萱和另外两位同事决定摸索着去住得近的一位同事家里。“我们走得特别慢,提防着前面有没有井盖什么的,走了很久才出来。”

刘萱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她看到有患者站在窗边往外观望,试图看清窗外的情况。一楼大厅的积水还能没过脚踝,聚集了很多病人的大厅并没有刘萱想象中的吵闹和恐慌。

一位被困附近的市民告诉深一度记者,7月21日早晨六点他途经郑大附属第一医院时,看到包括急诊楼在内的几栋建筑,仍是一片漆黑。几名医生正蹚着过膝深的积水,尝试推动一辆泡在水里的救护车。隔着路口的不远处,消防队正驾着几辆救援艇向医院的方向驶来。

21日早上8点51分,在郑州东站等待了一晚的林雅母女收到了家人的消息,“医院还是停水停电,姥爷情况还行,医院水退下了,现在去外面买吃的,家人们放心。”

被困郑州暴雨

被困郑州暴雨


80多名小学生被困的高架桥下高架桥下的80多个小学生

7月20日下午2点,大学生李莹兼职的夏令营即将结束,两辆大巴车载着八十多名8至12岁的学生和十多位老师,从新乡驶向郑州。

李莹回忆,一路上雨势越来越大,到晚上8点,路面积水已经漫过了大巴轮胎,司机将大巴车开到了一座高架桥下躲避。那里地势相对较高,但前后路段都已经被积水包围,很多车辆都躲在那里,进退不得,“往前走不远就没膝盖了,看不出更远的地方水有多深,谁也不敢再往前开了。”

眼看水位越来越高,担心孩子们着凉生病,李莹尝试联系附近的幼儿园或者旅馆,想先把车内的小朋友安顿下来,但是能够联系上的住处和他们的位置都有积水阻隔,“就像隔着一条河一样”。因为担心会被困在半路上,老师们决定在原地等待救援。

夜深了,雨还在下,老师们努力安抚着孩子们先行休息,还给每个孩子都测量了体温,确保没有人生病。李莹说,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老师们轮流值班,有的老师整夜没有合眼,大部分都只是“眯一两个小时”。

李莹先是安抚车内的小朋友,紧接着在微信群里即时告知家长孩子的处境,给每一个孩子拍了单人照片,让家长们放心。之后,她又忙着联系发布救援信息,“还好车上有充电宝,能够和外界保持畅通。”

凌晨两点左右,救援队赶到现场,他们巡视了周围的情况后,认为大规模转移人群有一定风险,要求老师和孩子们继续待在原地,等待雨势渐小再进行转移。

到了次日早上六七点,孩子们陆续醒来,李莹和老师们把车内仅剩的饼干、牛奶分发下去,又担心孩子们吃不饱,几个老师自告奋勇,顶着没过膝盖的水,下车出去寻找物资。

“雨势越来越大,找到的几个超市也已经被买空了。”不久,几个老师反馈找到了粥铺,因为所需物资较多,人手不足,李莹和其他几个老师赶过去支援。

他们将煮好的粥一杯一杯封好,连馒头一起带回来后,给每个孩子一一发放。为了打消孩子们害怕的情绪,李莹带着孩子们唱歌、做游戏,“孩子们都很乖,没有哭闹的”。

李莹说,截止次日上午,老师们已经联系上了两家救援场所和一间小学,小学的校长承诺给他们提供场地,并联系了橡皮艇转运孩子。

被困郑州暴雨

被困郑州暴雨


7月21日下午,郑州市区仍有路段积水严重 | 李佳楠口腔医院里的“防御工事”

7月20日下午两点,实在顶不住外面的风雨,从郑州站下火车的徐明,躲进了郑州大学口腔医学院。

“原本路上的水是很清的,能看见路面,后来变得非常黄,跟黄河差不多。”他回忆道,“我1米85,水最深的时候没到我肚脐眼。”

在医院里,徐明眼见着水位不断上涨,天擦黑的时候,水势更加湍急。一台小轿车原本停在路口,后来被水流推着,一下撞到医院门口的路沿上。

医院里,所有人都投入到阻挡水势的“战斗”中,保安和护士们抱过来厚重的门帘,还有一麻袋废弃医疗物品以及手术衣,垒在了门外,“相当于做成了一个防御工事”,徐明回忆,门帘沾水之后越来越重,所以很坚固,一直没有被冲垮。

从下午三点开始,进入口腔医院避险的人越来越多,“大厅里差不多有百来号人吧”,徐明说,水势太急,凭一个人的力量很难走进医院,大厅里所有“能使得上力”的人都开始“捞人”,帮忙把困在外面的市民拽进来。还有很多人搬来盆、桶、簸箕和其他容器,一轮轮往外排水。

徐明记得,一个倔脾气的老人坚称“外面能走”,想要从医院离开,顶着汹涌的浪头,走到没了力气,又重新返回来。

晚上7点,医院停电了,一片漆黑,护士招呼着所有人转移,去后面地势更高的培训教室。徐明回忆,为了防止拥挤踩踏,每个楼梯口上站着几个护士,分批次放人。“还有人专门去安慰哭闹的孩子,他们非常负责。”

浑身湿透的人们塞满了医院的每间教室,徐明感觉,空气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味,“像是蒸桑拿一样,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一位坐在徐明身边的医生始终担心着家里,她老公在公司,孩子在幼儿园,“三口人困在三个不同的地方”,直到晚上十点,这位医生才收到了孩子平安的消息。

次日凌晨五六点钟,外面的水位渐渐退了,徐明回想着过去的十几个小时,好像是个“奇迹”,“没有外界的救援,我们自己救了自己。”

被困郑州暴雨

被困郑州暴雨


马明强遇险的视频在网上引起热议郑州“漂流居士”:其实我当时怕得很

7月21日,一段男子独坐木板在郑州街头“漂流”的视频被发到了短视频平台。当事人叫马明强,他后来看到网友写给他的那副对联:“古有达摩祖师一苇渡江,今有郑州居士一席过市”。但回忆起漂流的二十分钟,马明强感觉“害怕得很”。

7月20日下午1点多,马明强步行前往郑州大学地铁站,准备坐火车回上海。路上,雨像是“盆泼”一样突然大了起来,水也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一米七五,水一直淹到了腰部。快到地铁站时,眼前已经是“一片汪洋”。

想往回走时,马明强发现自己已经站不稳了,汽车经过激起的水流几乎都可以把他冲倒。正担心被冲走,马明强身后漂来一块门板大小的复合板,他只想了几秒,变抓准时机爬了上去,“上了才有生路,漂着比走着快”。

刚上“船”,马明强就发现两边车道的行人正拿着手机对他拍摄,网友在后来的评论里说,他看起来淡定得像个“居士”,但事实上,马明强当时很紧张,“因为不知道会漂到哪条河”。漂流期间,他曾向路过的大卡车招手求救,但对方都没有停车。他也一度想给家人打电话,但因为信号不好只能拨通报警电话。

到地势平坦的地方后,水流速度放缓下来,他稍微放松里一些,干脆撑开伞,盘着腿“从容”避雨,全程漂了二十分钟,约有三公里。因为之前曾骑车路过这条路,他熟悉周边路况,为了防止“一直漂下去”,他在路过一座高架桥时,顺势跳上了旁边的桥墩。

在桥墩上等了二十分钟后,马明强最终被一辆挂着冲锋艇消防车“解救”。看到消防车时,他挥起一块白色泡沫求救,牵着消防员递过来木浆,从水里爬上了消防车,最终得救。

后来,他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下了车,周边有四五十个跟他一样被雨困住的人。天气越来越冷,马明强感觉不能一直等下去,他索性打开地图,向地势较高的地铁站走去,“站里有电有灯,可以避风”。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除署名外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北青深一度 记者:梁婷 实习记者:纪佳文 陈冬艳 罗鹏飞 施嘉翔 祁佳妮 刘一霖 习翔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2 10: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 超120万人受灾


河南政府网消息,据不完全统计,16日以来,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89个县(市、区)560个乡镇1240737人受灾,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7人失联。

河南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 超120万人受灾

河南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 超120万人受灾


河南全省已紧急避险转移16325人,紧急转移安置164710人;农作物受灾面积75千公顷,成灾面积25.2千公顷,绝收面积4.7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54228.72万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3 11: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河南300万人受灾的洪水,将流向哪里?五问河南泄洪

新京报

暴雨袭击河南,截至22日4时,全省300.4万人受灾,因灾死亡33人失踪8人,紧急避险转移37.6万人。

截至7月22日8时,河南省已有66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昭平台、鸭河口、赵湾、小南海、五岳、石漫滩、河口村等多个大中型水库泄洪。

河南洪水将流向哪儿?会不会对下游地区形成灾害?水利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河南洪水大部分将流入淮河流域,下游安徽省的防汛准备十分重要。

水利部7月22日晚发布消息,受强降雨影响,包括淮河在内的11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保、超历史洪水。

1问:河南的水灾有多严重?

877个乡镇300余万人受灾,紧急避险转移37.6万人

连日来的暴雨仍让河南遭受巨大损失。来自河南省应急管理厅的消息显示:截至7月22日4时,强降雨造成河南省103个县(市、区)877个乡镇300.4万人受灾,因灾死亡33人,失踪8人。目前,河南全省已紧急避险转移37.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5.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15.2千公顷,成灾面积77.9千公顷,绝收面积10.3千公顷。

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教授傅旭东分析,这次洪水灾害非常稀有,专业上称为超标准洪水。

傅旭东进一步解释,城市建设或者工程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对自然灾害的防御有一个标准,超出这个标准,那么灾害大概率会发生。傅旭东表示,从建设层面来说,因为稀有的事件很少发生,所以不太可能让所有工程都按照应对稀有事件的能力建设,否则投资成本将非常高。

据媒体报道,早在2017年,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表示,河南初步建成了工程措施与非工程措施相结合的防汛抗旱减灾体系。截至2017年汛前,共建成2653座水库、1.95万千米堤防、15处蓄滞洪区、330处万亩以上灌区、365座大中型水闸、121万眼规模以上机电井。

傅旭东指出,尽管防洪标准不会考虑到这么稀有的事件,但面对这种极端天气,应该通过加强应急管理,尽可能减少损失。

2问:多座水库泄洪,河南洪水流向哪儿?

大部分洪水将流入淮河流域

来自河南省水利厅的消息显示,7月16日至20日8时,河南省平均降雨量已达86mm。其中,19日8时至20日9时,全省除商丘、濮阳市外普降中到大雨,局部暴雨、大暴雨、特大暴雨,降雨量超300mm站点48处,降雨量超200mm站点207处,降雨量超100mm站点765处。

河南省水文水资源局7月22日发布消息,截至22日8时,河南省共有66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占全省有报汛任务的132座大中型水库(不包括小浪底、三门峡、故县、西霞院水库)总数的一半。昭平台、鸭河口、赵湾、小南海、五岳、石漫滩、河口村等大型水库及中型水库有序泄洪。

受降雨影响,卫河、双洎河、贾鲁河、沙颍河、洪汝河、白河及支流黄鸭河出现涨水过程,卫共合河站超警戒水位。

7月21日,有媒体报道,已有47座水库因此次暴雨正在泄洪,城市排水也正在进行中。

那么,河南洪水将流向何处?

傅旭东指出,通常来说,城市的洪水流转主要通过城市排水管网,它可以将城区的水收集后通过一定的路径排到附近的天然水体中,然后随着河道内洪水流走。

傅旭东介绍,河南省有淮河流域、黄河流域,但是黄河流域的汇流面积在河南省比较小,其河道两侧比较高,所以大部分洪水无法流入黄河,而流入了淮河流域。另外,还有一小部分将流入长江支流。

3问:淮河流域防洪能力如何?

淮河治理取得成绩,但工程和水利监管水平有短板

河南省的治淮工程历时数十年,去年8月,由河南省水利厅工作人员蒋宇航、冯林松、田自红、杨惠淑、尹燕莉撰写的《兴水利除水害 保一方安澜》一文,系统梳理了治理淮河取得的成绩和短板。

文章指出,河南境内淮河流域“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的历史局面得以改变,也使“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这一夙愿变为现实。

同时,文章也指出了问题与短板。工程的短板在于,淮河流域内防灾工程体系尚不完善,淮河干流、淮南支流及北汝河上游等主要防洪河道的控制性工程尚未完全建成,流域蓄洪、防洪能力还有待提高。流域内主要防洪河道有重点险工险段360处,防洪标准偏低。

文章还指出,防灾体制机制还有待完善。当前淮河流域内防灾减灾统筹协调机制还不健全,灾害信息共享和资源统筹不足,重救灾、轻减灾思想还没有全面扭转,一些城市防洪排涝标准低、农村不设防的状况尚未根本改变,社会力量和市场机制作用尚未得到充分发挥,防灾减灾宣传教育不够普及等。

水利监管水平也需要提升。文章提出,目前重建轻管思想还比较普遍,尤其是小型水利工程管理机制不完善,运行制度不规范,维修养护经费不足,安全监管和运行管理手段落后。

4问、淮河流域是否会出现区域性大洪水?

淮河等11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

7月22日晚,记者从水利部获悉,受强降雨影响,包括淮河在内的11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部分中小河流发生超保、超历史洪水。

预计未来3天,海河流域漳卫河、子牙河、大清河,黄河中游伊洛河、沁河,淮河流域洪汝河、沙颍河及里下河地区等河流将出现明显涨水过程,暴雨区内部分河流可能发生较大洪水。

历史上,淮河流域曾出现过多次洪水。河南省水利厅官网信息显示,2007年7月,淮河遭遇全流域性大洪水。7月1日至16日,淮河干支流陆续出现大的洪水过程,南湾水库出现历史最高水位、石山口水库出现历史最大入库流量,淮河淮滨站、洪河班台站长时间超保证水位,老王坡滞洪区2次分洪。

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网站信息显示,2018年8月,淮河上中游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导致有40多亿立方米洪水要进入洪泽湖。为确保洪泽湖上游洪水安全通过洪泽湖下泄,江苏省防办调度三河闸工程于8月17日15时开闸泄洪,8月19日17时,三河闸敞开泄洪,全力以赴排泄淮河洪水。

去年7月26日,水利部曾发布消息,综合考虑降雨、水位、流量和洪量等因素,2020年淮河发生了流域性较大洪水(约10年一遇),其中正阳关以上发生区域性大洪水。当年7月14日以后,淮河流域出现3次强降雨过程,流域累积面雨量170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89%,列1961年以来第2位。

5问、淮河下游的安徽准备如何?

省政府要求提前部署落实防范措施,抓紧修复水毁设施

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首席研究员周建军介绍,河南洪水大部分汇入淮河,从相对位置来看,河南省位于淮河流域上游,安徽省位于淮河流域下游。同时,受地势影响,从河南流入安徽的水流比较湍急,因此,安徽省的防汛准备非常重要。

安徽新闻网消息,7月21日下午,安徽省省长王清宪主持召开省政府第148次常务会议,强调当前安徽省正值“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灾害防御工作丝毫不能放松。要加强台风、雷暴天气、局地强降雨等防范,特别是强化城区防洪排涝隐患点排查整治,提前部署落实防范措施。要加强受灾群众帮扶救助,抓紧修复水毁设施。

会议指出,进一步完善应急指挥体系,健全灾情、险情快速反应机制,强化部门联动和区域协作,切实做好抢险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公开资料显示,位于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的王家坝闸是淮河蒙洼行蓄洪区的主要控制工程。淮河特殊的地理条件,使得位于三河交界的王家坝闸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王家坝闸也被誉为淮河防汛的“晴雨表”,是淮河灾情的“风向标”。

因此,王家坝闸的情况备受关注。此前曾有传言称,受河南降雨影响王家坝开闸蓄洪。

就此,7月21日,安徽省阜阳市水文水资源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受河南境内持续暴雨影响,淮河王家坝、颍河阜阳闸上游水位均出现明显上涨。7月21日17时,淮河王家坝水位26.36米超设防水位0.36米,颍河阜阳闸上游水位27.78米,较早上6时上涨0.19米。不过,仍没有到警戒水位。

据水文部门预测,淮河王家坝基本达到本次涨水过程最高水位,颍河阜阳闸上游水位不超过警戒水位(30.5米)。

据阜阳新闻网消息,河南中南部位于阜阳市主要河道的上游,对阜阳市河道防洪产生影响,但对城市北部影响较少。

7月20日,阜阳市连夜印发《关于切实做好安全度汛工作的紧急通知》,安排部署颍河防汛调度和淮河巡堤查险工作,阜南、颍上县共组织397名干群在超设防水位河道开展巡查确保度汛安全。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编辑 沙雪良 校对 王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3 11: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量车辆浸没,直击郑州京广路隧道排水救援现场

【#直击郑州京广路隧道排水救援现场#】连日来,河南郑州连降罕见特大暴雨。7月20日晚,京广路隧道5分钟被淹平,大量车辆、人员被困。目前,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等正应急排水抢险,目前积水已下降约3米,被淹车辆已露出,预计22日16时恢复通车。

澎湃新闻直击现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3 11: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州京广隧道排水现场:被淹汽车露出水面,数十辆车堆叠在路面


  22日下午1点左右,京广北路隧道南口附近路段封闭,打捞隧道内被困车辆,新京报记者看到,数十辆车横七竖八堆在路面上。

  全文1065字,阅读约需2分钟

  新京报记者 聂辉 刘瑞明 编辑 刘倩 校对 李立军

  京广南路隧道最新排水救援进展:下降近2米 路面露出近70米。

  7月20日暴雨后,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几乎完全被水淹没。2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隧道仍因积水封闭,抽水设备正在抽出隧道内积水,隧道南口有很多车横七竖八堆在一起,露出水面后被拖走。

  22日下午1点左右,京广北路隧道南口附近路段封闭,打捞隧道内被困车辆,新京报记者看到,数十辆车横七竖八堆在路面上。附近商店老板称,平日京广隧道来往车辆较多。

京广南路隧道最新排水救援进展

京广南路隧道最新排水救援进展

▲22日下午,京广北路隧道口,露出水面的车堆叠在路面上。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据附近商户介绍,积水一度没过隧道上方横梁,隧道入口的摄像头淹没在水下,隧道中的水面与路面持平。现在横梁上还残留着漂浮上来的绿化带中的冬青。

  中国安能建设集团一名在现场抽排水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截至22日早上8点,中国安能集团在京广隧道的12个点位、16台龙吸水设备共抽排水67.2万方。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7月21日下午1点左右,中国安能的第一台龙吸水设备抵达京广北路隧道口由南往北的闸道口东侧进行抽排水。”在京广北路由北往南闸道口东侧,中国安能合肥救援基地从昨天下午5点开始抽排水作业,水位已从21日最高位下降3米左右。22日下午开始,由于现场的淤泥太厚,抽排水的进度将减缓,争取当晚其中一条隧道能够'见底'。”

22日下午,隧道仍有积水,抽水设备正在抽排水

22日下午,隧道仍有积水,抽水设备正在抽排水

▲22日下午,隧道仍有积水,抽水设备正在抽排水。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

  隧道被淹后,两名15岁男生许玉昆、李浩鸣在隧道中失联的消息引发关注。7月22日,两名男生的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20日下午四点左右,两人骑着电动车进入隧道后,打电话告诉同伴电动车被水冲走,他们二人被困在隧道内。此后两人的电话便无法接通,至今已经失联超过48小时。

  2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许玉昆的母亲马女士,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正在儿子失联的京广隧道附近。“他的同学看到他进了隧道,两三天没有消息了,打电话也是关机。现在救援人员正在用机器抽水,隧道内的水已经被抽走三分之二了。”

  李浩鸣的母亲陈芳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正在家中等待,孩子的舅舅也在京广隧道附近等待消息。

▲家属称二人于隧道内失联已超过48小时。左为许玉昆,右为李浩鸣。受访者供图

  截至7月22日晚上8点,现场搜救工作仍在继续,新京报记者看到,民警在附近路段拉起警戒线,外人难以靠近。

新浪新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1-7-31 20: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