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2134|回复: 3

中美博弈是文明冲突?中国学者:美开历史倒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4 23: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称中美博弈是文明斗争 中国学者:开历史倒车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日前报道,斯金纳在华盛顿一场安全论坛上谈到,美国当前与中国的较量与冷战情况不同,是“很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之间的较量,美国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团队核心成员之一、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近日提出,中美之间的博弈是不同文明之间的斗争,美国当前是首次面对非白人种族的强大竞争对手。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本周二(4月30日)报道,斯金纳在华盛顿一场安全论坛上谈到,美国当前与中国的较量与冷战情况不同,是“很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fight),美国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她解释说,此前与苏联的竞争是“西方家庭的内部斗争”,苏联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也源于西方政治理念;相比之下,与中国的竞争是“美国第一次面对非白人种族的强势竞争对手。”

同场的美国智库“新美国”负责人斯洛特进而形容,斯金纳的言论听起来像哈佛大学政治学者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著作《文明的冲突》中提到的情况。该书的核心观点之一,是后冷战时期全球政治的主要冲突将在不同文明与文化之间爆发。

斯金纳的言论将中美博弈扩大至文明与种族层面,这被一些美国媒体解读为:蓬佩奥团队准备以“与不同文明的斗争”作为依据,制定美国对华战略。

这番言论在美国舆论界引起颇大争议。有观点认为,以“文明冲突”定性中美博弈是基于种族主义的评估。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邓志强(Abraham Denmark)前天在推特上质疑,若说这是美国首次面对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那二战期间在太平洋战区与日本的对抗算什么?

受访中国学者则向《联合早报》指出,以“文明冲突”定性中美关系具相当大的危险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成晓河受访时说:“基于文化和人种判断国家之间的关系,是在强调个体的不同而忽视合作与发展共同性。这是在开历史倒车,可能助长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

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则认为,“文明冲突”的视角包含对其他文明的贬低和压制,同时也有明显偏向,聚焦冲突而忽略文明之间的借鉴与融合。

苏浩认为,聚焦文明冲突的严重性在于美国可能对中国展开全面遏制,将如同一场文明冷战,具体包括“一带一路”倡议在内的中国智慧、中国方案等都可能被彻底否定,这将是非常消极的做法。

在成晓河看来,国家之间有利益、发展模式和领导人风格之争,但以文明界定中美冲突更多是一种预设概念。

他认为,斯金纳更多是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进行理论概括,长远而言甚至能积累为他的政治遗产。

美国《外交杂志》就此分析,特朗普上任以来外交策略宽泛而难以捉摸。但斯金纳最新表态说明,若有所谓“特朗普主义”,其中一项核心观点,即是文化和身份是决定大国之间走向合作或冲突的关键。

五角大楼报告:中国在北极活动日益频密

与此同时,中美在军事与安全领域的博弈也持续进行。五角大楼前天发布本年度对中国军力的评估报告,称中国正在多个关键领域谋求缩小与美军的差距,包括在北极地区日益频密的活动。

苏浩指出,中国并非北极沿岸国家,能力其实还有限,正试图与其他国家合作开发并利用北极资源。北极理应是国际合作空间,不应上升为国际对抗层面。

虽然该报告大篇幅谈及中国的军事威胁,但在中美贸易谈判步入尾声之际,也提到与中国维持具“建设性并以成果为导向”的关系,仍是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重要战略。

苏浩说,在朝核问题上、气候变化、恐怖主义、金融安全等全球安全课题上,中美仍具合作空间,这些都还是须要通过谈判与合作来解决。

文/林展霆
来自/联合早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00: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首次!美国务院定调:研究应对"中美文明冲突"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网站4月30日刊载题为《美国国务院为美中文明冲突做准备》的文章称,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团队正基于“与一个完全不同的文明作战”的理念制定对华战略,这在美国历史上尚属首次。

美国务院定调:研究应对"中美文明冲突"

美国务院定调:研究应对"中美文明冲突"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网站相关报道截图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近日在华盛顿的一个安全论坛上,称赞退役陆军将领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后者在2017年到2018年期间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认识到,有必要围绕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大国竞争回归这个主题来拟制国家安全战略。

  文章称,新美国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安妮·玛丽·斯劳特表示,斯金纳的观点是把美中关系说成是“文明冲突”,有一部论述苏联解体后地缘政治将如何变化的重要著作也提出了这种理念。

  她说:“有些观点(和那部著作)是一样的,但也有点不同。我认为我们必须摘掉玫瑰色的眼镜,真正去了解这种威胁的性质。我认为,我们还得对中国人想要实现的目标给予某种尊重。”

  文章援引斯金纳的话说:“从长远来看,贸易在对华关系中并不是唯一的问题,甚至可能不是最大的问题。但我们现在正更加深入、更加广泛地关注中国。”


来源:参考消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19: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被批失去“道德高地”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黑人女官员,带领美国国务院计划一场与中国的“文明冲突”,并宣称“这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

上述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强调种族的言论,不但被《华盛顿邮报》批评漏洞百出,扭曲历史;还有美国学者认为,这种“非法且不道德”的做法,可以成为“中国的子弹”,美国则将失去“道德高地”。

黑人官员这么说,美国将失去“道德高地”

事情还要回到4月29日。

4月30日,美国偏保守派媒体《华盛顿审查者报》(Washington Examiner)报道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团队正基于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战”的理念,制定对华战略。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部门的工作人员则在主任斯金纳的领导下,“正准备应对与中国的文明冲突”。

当地时间4月29日晚间,斯金纳在华盛顿一安全论坛上谈到与中国的关系时称,“这是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视频截图

她说,中国是独特的挑战,因为当前中国的制度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

“(美国)与前苏联的竞争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家庭内部的争斗。这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

《新闻周刊》5月2日指出,斯金纳将前苏联纳入了“西方大家庭”中,仅谈到了马克思对莫斯科的影响,然后把重点放在了种族问题上,这一做法遭到了强烈批评。

报道援引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Cheng Li)称,“我们的外交政策并非以人种为基础”,把重点放在人种或种族问题上是“不美国的”做法。

他还指出,这也疏远了中国国内外拥有华人背景的广大人群,包括华裔美国人,以及在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华裔。我们不应该只强调种族,这是种族定性,非法且不道德,当然也违背了美国的价值观。”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邓志强(Abraham Denmark)发推说,“如果这篇文章准确反映了国务院对中国的想法,那么这意味着它对中国本身以及我们所面临的挑战都存在根本性的误解。”

但他还认为,斯金纳的基本观点是正确的,即中国与前苏联不同,美中竞争的本质也与美苏争斗不同,因此需要一个不同的战略。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史文(Michael Swaine)抨击道:“美国政府真的走上了一条对中国挑战做出疯狂描述的非常危险和令人沮丧的道路。”

曾在清华大学任教的美国学者吐槽称,有很多“反对”中国的理由,例如为了美国利益对抗中国。“但是,因为中国人在根本上‘不同’,就不可避免地与他们发生冲突,这是对我们自己价值观的背叛。这是‘黄祸’时代的回归。”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社交媒体截图

美国华裔学者则讽刺说:“美国与中国文明的冲突意味着什么?1)禁止流行的‘宫保鸡丁’?2)恢复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3)关闭中文学校?4)对美国的软实力/巧实力一无所知,然后推广哑实力?”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社交媒体截图

事实上,李成还提醒道,斯金纳的种族言论可以变成“中国的子弹”,她应该澄清自己的言论,否则美国将失去“道德高地”。

但截至《新闻周刊》发稿,美国国务院对此仍旧拒绝置评。

《环球时报》社评认为,“文明较量”是个伪命题,不可能出现,美国到底想在遏制中国方面走多远,那是另一回事。尽量往中美的中间地带站要比站到美国一边参与遏制中国,更符合西方乃至世界各国的利益,这是国际政治常识。蓬佩奥和他领导的“中情局化的”国务院是想误导和欺骗整个世界,但世界可不会那么傻。

“错误!扭曲历史!危险!”

美国高官谈对华政策却专注于种族的做法,连美媒都看不下去了。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视频截图

5月4日,《华盛顿邮报》又刊发《由于中国不是“白种人”,美国正在计划一场“文明冲突”,这可能很危险》一文,指出《华盛顿审查者报》报道中的细节描述“值得大家注意( remarkable)”,这一暗示美国对华政策的说法不但存在严重缺陷,而且很危险。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美国务院计划与中国文明较量


报道截图

斯金纳声称中国是美国第一个意识形态不同的强大竞争对手,这是错误的。

美媒认为,首先,我们根本不清楚这种意识形态是否是中美竞争的核心。同时,这也扭曲了历史。纳粹德国就是一个明显的反例,还有前苏联。

对斯金纳来说,冷战并不构成文明冲突,因为它发生在“西方家庭”内部。但根据主要文明对国家进行分类的做法,忽视了身份的多样性和偶然性。俄罗斯是否曾被视为或自视为一个完全的西方或欧洲国家呢?

斯金纳还声称,中国是美国面临的第一个“非白人”强大竞争对手。美媒解读道,说到底,这场争论与意识形态或文明无关,而是关于种族。与俄罗斯不同,中国人不以白人为主,因此必须以不同的方式对待。

而透露出这一苗头的斯金纳生于1961年,获得了哈佛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专业的硕士和博士学位,曾是卡耐基梅隆大学国际关系和政治学教授,大学多个研究组织的创办负责人,分别在2001年和2003年与人合著出过书,于2018年8月开始担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

然而,该官员口中美国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非白人强大竞争对手的说法,从历史来看也是错误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日本就是一个强大对手,且被认为“种族不同”。

那么,美国大战略是否将明确围绕中美种族差异展开?《华盛顿邮报》猜测,这可能会增强中国强硬派的力量,而他们支持中国奉行比目前更具对抗性的外交政策。

何为“文明的冲突”?

文明的冲突是已故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 提出的著名理论,即在二战后的世界,文化与宗教认同将是主要的冲突来源,今后的战争将不在国与国之间爆发,而是在不同的文明之间爆发。

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安德鲁·杨(Andrew Yeo)认为:“就文明冲突而言,我不认为美中之间是一种文明的冲突,更多的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不同。”

美媒提出,这已经不是中国首次被认为是外来“文明”,并在某种程度上促使其被欧洲列强等视为“合法猎物”。这段历史对中国来说仍旧很重要,对于受到超越“文明”范围对待十分敏感的崛起大国,遭遇积极宣扬这一观点的老牌大国,将是一件危险的事。

来源:观察者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5: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的“文明与种族冲突论”何以沉渣泛起?

张锋:如果特朗普政府挑起美中种族歧视甚至仇恨,美中关系的“新仇旧恨”不免接踵而至,会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

在挑动“签证战”后,美国特朗普政府又推出“文明与种族冲突论”,说要与中国进行一场“文明与种族之战”。这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惊人堕落,可以说集蛮横与无底线于一身。

4月29日,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凯润•斯金纳(Kiron Skinner)在华盛顿一家智库的发言中说,与中国的斗争是美国之前从未遭遇过的与一个“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斗争。中国的挑战独一无二,因为它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在斯金纳看来,中国的挑战是如此的罕见与严峻,以至于当年的“冷战”死敌苏联都不那么可怕了。美苏之争是“西方家庭的内斗”,中国则是“非白色人种的大国竞争者”。因此,她有点洋洋自得地透露,现任国务卿蓬佩奥领衔的国务院正在起草一个类似于当年乔治•凯南提出的遏制苏联的对华战略,而她的发言大概是这一计划的“初期成果”。

任何关心中美关系的人,恐怕都要为当前美国国务院的愚陋和政策倾向的极端化而吃惊。这和很多传统共和党精英不愿加入特朗普政府有关。特朗普本人估计对2016年大选时反对他的那帮建制派精英还耿耿于怀。因此,在外交上,特朗普政府目前更像是一个“蓬佩奥-博尔顿”政府,外交思维和议程被这两大右翼高官挟持。

“中美文明与种族冲突论”是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不需中国去批驳之,已有美国精英对其大加鞭笞。实际上,斯金纳的论调已在美国国内引起轩然大波。5月3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位于华盛顿的一家重要外交智库)总裁约翰•哈姆雷向所有与该中心有往来的人士发表公开信,痛批这一论调的荒谬。哈姆雷最担心的倒还不是文明冲突论,而是中西种族论。强调中国的非白人性,把包括苏联(自然也包括今天的俄罗斯)的西方白种人国家视为一个“大家庭”,无疑是把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摆上了美中关系的议程。自从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纳粹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覆灭后,众皆以为国家层面的种族主义将不复存在,罕有人会料到这种国家种族主义会在美国出现,毕竟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是所谓的“民族大熔炉”。然而美国的复杂性——及其一些极端思想的恶劣性——真是不能低估。

斯金纳的“文明与种族冲突论”一抛出,上到哈姆雷这样的外交建制派“大佬”,下到刚出道的学者,都坐不住了。他们从不同角度驳斥这一论调的愚蠢与荒谬。有人认为,“文明冲突论”本身就站不住脚,文明的界限是变动而非僵硬的,文明内部的冲突不见得比文明之间的冲突少。有人认为,“文明冲突论”在美中竞争中对中国而不是对美国有利,因为美国关于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是普世而不是特殊的,中国则提倡价值观的特殊性而非普世性。有人认为,中国绝对不是美国遇到的第一个意识形态对手——纳粹德国与苏联难道不是?有人指出,中国也不是美国遇到的第一个非白种人竞争对手——二战时的日本是美国不应忘记的例子。20世纪初,美国出台了很多排日法案和政策,日本精英因此痛恨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对黄种人的种族歧视。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当然有直接的战略因素考虑,但“种族仇恨”是一个更深的根源。

这个美日冲突的例子应让斯金纳之流汗颜。历史上,美国对华人的种族歧视也不比对日人好多少;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迄今仍是美国历史的一个污点。现在,如果特朗普政府挑起美中种族歧视甚至仇恨,美中关系的“新仇旧恨”不免接踵而至,两国军事冲突绝非不可想象。也许这种在我们看来非常可怕的后果,对斯金纳之流并无当头棒喝的效果,盖因他们早已准备好了迎接——甚至在期待——某种形式的美中冲突。果真如此,那真令人无语了。

美国外交精英对斯金纳的批判,说明美国战略界还有起码的知识素养、道德操守和战略底线,管控中美竞争还有希望。但他们的批判还不够深入,还没能就根本性的问题进行反思。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文明与种族冲突论”这样的谬论何以能在美国知识界存在并逐渐向政策圈扩散?“文明冲突论”公认的“鼻祖”,是已故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和哈佛为亨廷顿提供了什么样的政策和精神土壤,使其能抛出这一“高论”?在这一论调被学术界普遍批评的情况下,它何以能经久不衰?缘何另一名哈佛教授,以所谓“修昔底德陷阱”闻名的艾利森,还于2017年在美国最重要的外交刊物《对外事务》上为亨廷顿正名,说亨廷顿“文明冲突论”出台后的国际关系史证明了该论断的“先见之明”?光凭这一点,就足可怀疑“修昔底德陷阱”之论调。

美国的很多思想很可敬,但也有不少很可怕,“文明与种族冲突论”无疑是属于后者。美国思想史应是中国美国研究的一个重点领域。美国外交史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国思想史,中美关系的过去和未来,都离不开中美两国各自的思想史。

(作者张锋 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

FT中文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19-8-26 13: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