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4614|回复: 1

顾雏军产权案重审减刑释加强企业家保护信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1 21: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顾雏军产权案重审两罪撤销一罪减刑 分析:释放加强企业家产权保护信号


今年60岁的顾雏军曾是中国商界风云人物,2004年被揭露称他侵占国有资产,以致他隔年被立案侦查,并于2008年因挪用资金、虚报注册资本等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执行10年)。

曾轰动一时的民营企业家顾雏军产权案昨天迎来转折,中国最高法院经重审后宣判顾雏军12年判刑改为五年。有分析认为,有关“国进民退”的议论去年引发民企焦虑,顾雏军案重审减刑再次释放出当局有意加强企业家产权保护,并提振民企信心的信号。

今年60岁的顾雏军曾是中国商界风云人物,上世纪90年代建立起格林柯尔家电帝国。2004年,经济学者郎咸平揭露称他侵占国有资产,以致他隔年被立案侦查,并于2008年因挪用资金、虚报注册资本等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执行10年)。顾雏军对判刑不服,2012年获提早释放后提出伸冤,指判刑过程涉官员贪腐,最高法院前年12月宣布再审此案。

据中国媒体报道,最高法院昨天公布再审结果,撤销其中两项罪行——虚报注册资本罪,以及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和量刑,原因包括一些行为危害不大、指控证据不足等。

不过,法院决定维持另一项挪用资金罪的定罪,改判顾雏军五年有期徒刑。顾雏军将能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顾雏军的代理律师童汉明昨天告诉《财经》,虽然现在已是终审判决,但顾雏军应该会继续申诉,因为他始终“坚信自己无罪”。

顾雏军案在商界和法律界向来存在争议,有舆论认为,该案开启了所谓“国进民退”的大门,表面上是为保护国有资产免于流失,台面下却可能涉及官员一边将企业家送进牢房,一边掠夺他们的财产。

被视为高层对民企支持与保护力度风向标

有鉴于此,顾雏军案的重审结果被视为高层对民企支持与保护力度的风向标。有分析认为,有关“国进民退”的议论去年引发争议,民企产权保障是焦虑点之一,对于顾雏军案件的重审并减刑,释放出当局希望加强企业家产权保护并提振民企信心的信号。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景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处于起步阶段的民企涉违法的情况其实相当普遍,例如“第一桶金”可能来历不明,但从另一角度看,许多企业可能处于摸索阶段,法律条文也未必有明确规定。

朱景文因此认为,顾雏军案的重审减刑传达的意义在于,对于改革开放初期一些企业较轻微的违法行为,当局虽不至于不清算,但至少能考虑从宽对待,调整量刑的轻重。

他进一步说,法律的从宽或从严往往与社会形势的变迁有密切关系,而在当下中国经济不景气之时,当局更需要发挥民企的积极作用,采取促进民企发展的举措。

朱景文认为,在企业家产权保护方面,当下需要的是对财产保护更明晰的规定,例如:什么算合法财产?保护范围是什么?“澎湃新闻”评论则提到,坚持保护产权相关法律规定、保护财产权利人合法投资活动,并明确私人财产权,才是杜绝类似错误的关键。

除了顾雏军案,最高法院去年也重审了零售巨头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10年前一起诈骗行贿、挪用资金案,并改判他无罪。该案判决被罕见推翻,当时也被视为当局提振民企士气与安全感之举。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去年11月在一场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曾强调,要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包括对一些民企历史上有过的不规范行为,“要以发展眼光看问题”。他当时说:“我多次强调要甄别纠正一批侵害企业产权的错案冤案,最近人民法院依法重审了几个典型案例,社会反应很好。”

(记者林展霆  《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4 09: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顾雏军首度回应“改判”:是否申请国家赔偿,后续有什么计划?



“每个人追求不一样。现在还有一条罪,我还会继续申诉,没有完全平反,什么都干不了,不可能重返商场或二次创业。”顾雏军说。

4月11日,在“顾雏军再审案”改判的第二天,鱼玄机在北京见到了顾雏军,他身穿黑色西服、内搭蓝色条纹衬衫、戴着白色框架眼镜。几经波折,昔日的商界大鳄、资本狂人已满头白发,脊背也有些佝偻,相比6年前头戴高帽喊冤时的样子苍老了。“现在别人都叫我老大爷,年纪大了。”他调侃说道。

顾雏军为格林柯尔集团的创办人。2000年,格林柯尔在香港创业板上市,一度成为香港创业板盈利状元,并成为内地制冷业巨头。2004年8月,经济学家郎咸平指责当时格林柯尔董事局主席顾雏军在收购科龙、美菱等4家公司中,使用欺骗手段侵吞国有资产,由此引爆“顾雏军案”。2008年,顾雏军因虚假注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等罪名,一审获判有期徒刑十年。

2012年9月,顾雏军出狱,从此走上了漫漫伸冤路。2017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依法再审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对于顾雏军案,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提审。

4月10日,入狱7年、喊冤14年的顾雏军等来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改判,其中两项罪名予以撤销,挪用资金罪从原来的10年改判为有期徒刑5年(已执行完毕)。

谈到“改判结果”,顾雏军表示“我对这个判决中的挪用公款的有罪部分绝对不服气,认定两项无罪部分的判决也不认可。我坚信这个案子最终一定能完全撤销无罪,因为判决书给我留下了‘伸冤’的一部分内容。”

除了继续申诉,顾雏军认为当务之急是拿回自己的股权,“包括科龙电器的侵权费用、美菱、亚星客车的股权。”他还提到,与证监会的纠纷案件还在二审过程中,至今一年多还杳无音信。

出狱后,顾雏军花了很大精力写书和做物理学研究,两个月前,他刚完成了关于引资购商的作品。他还提到,物理学帮助他渡过了艰难的七年牢狱生活。“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名科学家,如果我死了,墓碑只要刻上顾氏热循环理论就知足了。”顾雏军说道。

如果不改判,就会一直申诉下去

鱼玄机:昨天,最高法刚对您的再审案件进行了终审判决,对虚报注册资本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两项罪名予以撤销,对第三项罪名挪用资金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

顾雏军:我坚持自己无罪,任何一条罪都不成立。这也不是终审判决,我还可以写正式材料向最高法申诉,如果不改判,我就一直申诉下去。虽然理论上我不能上诉,但不管它会不会受理,能不能受理,我有申诉的权利。我要找一个机会,他必须受理的时候我再去申诉。

鱼玄机:在开庭前,您有预料到这个结果吗?

顾雏军:没有预估,因为我认为不可能不平反。

鱼玄机:在之前有大概了解一点风声吗?

顾雏军:我也听到过一些风声,但我不相信是真的。因为有毕马威的报告作为证据,我不相信还能判我有罪。一开始他们抓我挪用扬州亚星客车6300万元给扬州格林柯尔的罪名,还伪造了新的借款“白条”。在拿到新证据那几晚,我还是有些担忧睡不着觉。后来,我在比对白条和此前庭审原件(此前证人称原件盖章未盖清晰)时,发现公章位置、签名不一致,两份同样的“白条”却无法完全重合。我在法庭上当场反驳,证人也不再说话。最终,法院判决,挪用扬州亚星客车6300万元给扬州格林柯尔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适用法律错误,不应按犯罪处理。

鱼玄机:听到判决结果时心情怎样的?

顾雏军:没心情了,还有什么心情。干不了任何事,股权也不知道能拿回来多少。当天下午就从深圳赶回北京了,因为在那待着任何一分钟都没有意义了。

科龙要么还欠格林科尔集团的钱,要么就两清了

鱼玄机:关于挪用资金罪,您这边还会提供其它证据吗?您认为自己无罪的依据是什么?

顾雏军:我说两点:2000年,我买科龙电器时,它是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当时格林柯尔刚在香港上市了,正好我也有点钱。但那时科龙巨亏,银行准备将当地镇政府持有的股权冻结和拍卖。这时,当地政府一开始想卖给美的,但美的不敢要,他们就想在香港找个人接盘。最后辗转,他们通过一个券商找到我,这个券商就说让我先去看看,毕竟我是做制冷机、科龙做空调冰箱,双方有些联系。

我去看了之后,感觉还不错,还没有到完全运行不下去的地步。但科龙当时面临资金问题,银行已经不贷款给科龙电器了,我作为大股东,买科龙之后也没钱了,科龙需要投入生产,只能向格林柯尔集团借款。每年科龙从格林科尔集团都借大量的钱,一般上半年借,下半年能还回来。从我接手科龙电器到2005年7月29日我坐牢任何一天,科龙要么还欠格林科尔集团的钱,要么就两清了。我怎么可能挪用科龙资金?格林科尔集团总共借科龙超24亿。根据毕马威报告,科龙尚欠格林柯尔公司2.93亿元。

2003年,我为了收购扬州亚星客车,要注册一个10亿的公司。所以,我把格林柯尔借给科龙的钱要回来了,当时还欠格林柯尔3.3亿元,最终只要回2.93亿元。你要证明我有罪,必须弄清楚,在科龙2.9亿到格林柯尔账户时,这一分钟科龙欠不欠格林柯尔的钱。如果没有弄清楚这一项,就不能判我有罪,疑罪从无。

不过,因为判决书的一项内容让我找到了申诉的证据。一巡院在毕马威报告中找出“疑似格林柯尔公司”尚欠科龙8.85亿元,认为冲销掉上述2.93亿元之后,科龙“可能有”5.92亿元的损失。由此认定,涉案的2.93亿元不属于科龙向格林柯尔公司的还款,判我挪用资金罪成立。

首先,为何不直接判我挪用5.92亿元?其次,用毕马威“疑似格林柯尔公司”作为证据来判我有罪,这真是开了先河。这些所谓的一些“疑似格林柯尔公司”与格林柯尔公司毫无关系,很多是科龙供应商,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还有一家公司,江苏省扬州市财政局,这更是荒唐。

这里面有一家公司,很多公司都是科龙供应商,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都是你的企业,你就把他移出这个地方来。

鱼玄机:因为涉及上市公司,借款和还款的过程经过董事会同意了吗?

顾雏军:科龙还钱给我,需要董事会同意什么?我们每天流出的钱几千万,如果每次都要董事会同意,董事会不会干其它事情了。借款有一大堆审批流程,所以,没有董事会的决议,就证明了这是还款。我们提供的毕马威报告里格林科尔借款科龙24多个亿,科龙还款格林科尔集团21多个亿都有详细的介绍。

鱼玄机:最高法也对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两项罪进行了撤销。

顾雏军:对于这两项,我仍然有异议。虽然,一巡院判决没有论罪,但是仍然认为事实成立。比如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两项罪,一巡院继续将压货销售认定为虚假销售,将经销商的退货认定为虚假销售。压货销售是制造业普遍使用的销售方式,经销商退货对所有商业企业来说更是天经地义的,绝不是犯罪行为。如果这是虚假销售,那大家都是虚假销售,中国没有一个搞制造业的民营企业家没有罪。

而且此罪成立的一个要件是此种行为“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公安取证时对三个小股东股民的问讯时间超过29小时,尽管一审因为此原因没有采纳他们的证词,却认定没有这个要件也构成犯罪,显然是枉法判决。

首先要把美菱和亚星科技股权要回来

鱼玄机:判决书提到,您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后续有什么计划?

顾雏军:我觉得首先不是国家赔偿问题,首先是要把我的股权要回来,包括美菱、亚星客车的股权、科龙侵犯我的专利权问题,我要求赔偿两百个亿,还有我的九千多亩地,当时没有手续全部拿走了。

鱼玄机:科龙电器转让时,您是签了字的。

顾雏军:对,我签了字。你不抓我肯定不会签字,你抓我了,我没办法。

鱼玄机:那美菱和亚星客车?

顾雏军:我都没有签字,我都不知道就拿走了。

鱼玄机:为什么拿走了?

顾雏军:我不知道,我派了一个律师到扬州去了解股权问题,结果这个女律师被打了。她再也不敢去了。

鱼玄机:2015年,您起诉证监会,要求公开2005年证监会对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启动立案调查程序的人员名单等文件。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一审《行政判决书》,法院责令中国证监会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于法定期限内对顾雏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重新答复。此后,证监会再次上诉。这个事情目前的进展如何?

顾雏军:一审我已经赢了,目前还在二审,赢没赢我不知道,目前已经有一年多了,还没结果。如果有人有本事让这个案子判不了,那我就没办法。

不愿意跟任何人讨论郎咸平

鱼玄机:2004年,郎咸平在复旦大学发表《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的演讲,质疑您采用了欺骗的手段,挪用了上市公司科龙电器的资金去收购。此后,证监会对公司进行了立案调查,最后导致了您的牢狱之灾。您现在对他什么态度?

顾雏军:我觉得今天我不跟任何人讨论郎咸平这个人。不然采访就没有意义了,我们刚才讨论的是关于中国民营企业家遭遇不公的大问题,不要讨论这些小丑。

鱼玄机:昨天郎咸平助理也反映郎咸平可能不愿意谈您的事情。

顾雏军:他当然不愿意回应。我们不讨论他,不能冲淡主题。

鱼玄机:那您怎么看目前民营企业家的营商环境问题。中央多次提到,弘扬民营企业家精神。去年,中央到各部门都出台了多个政策或者多次发声支持民营企业家。

顾雏军:我本身也是一个民营企业家。我想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人艰不拆,我活着很艰难。我平反了14年,坐牢就7年多。其它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现在哪个制造业的日子好过,我不能评价他们的事,以免无意给他们带来麻烦。

现在国家非常重视民企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我原本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机遇,最终结果仍然不能称心如意。

没有平反,就不可能重返商场

鱼玄机:一些知名企业家也和您一样遭遇过牢狱之灾,比如牟其中、褚时健、张文中等,但他们多数出来之后多数重返商场或二次创业。您有想过再创业或重整事业吗?

顾雏军:褚时健有牛马精神,我可能是另外一种人,我可能更愿意做研究,发明一点专利。但现在首先要平反,然后拿回我的股权,之后再讨论创业的问题。你一年以前采访我,我还是这句话,现在也依旧这句话。每个人的活法都不一样,我觉得没有清白就没有事业,清白是事业的前提,所以我还是要清白的,和要点钱回来,如果没有平反,我也可能干不了什么。

鱼玄机:除了您的案件,您的工作内容主要包括哪些呢?

顾雏军:两个月前写了一本书,叫《引资购商中国制造2025新思维》,这本书我写了两年多。其它,我就搞搞物理学研究。我以前学物理学,物理学帮助我在牢房里渡过了那么艰难的七年。如果我在牢房里不研究物理数学,那我可能已经傻了。现在你看我满头白发,在外面所有人都叫我老大爷。

鱼玄机:那您目前所在的公司主要是做什么?

顾雏军:涉及两个公司,一个是做超级网站,转载一些经济方面的新闻,另外还有一个研究部门,专门做一些企业研究,写写研究报告,就这么简单。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名科学家,如果我死了,墓碑只要刻上顾氏热循环理论就知足了。

鱼玄机:您主要负责什么?

顾雏军:我在指导他们研究。研究就是一种乐趣。

鱼玄机:如果再创业,你会选择哪个行业?

顾雏军:这个问题太遥远了。最后一个罪撤销都不知道哪天,何谈创业。非常感谢你们一直关注我这个应该被遗忘的人。要是前天你问我这个问题,我肯定说我还有雄心壮志干这个干那个,但昨天这一条罪留着,我什么都干不了。

鱼玄机:家人或者其它企业家劝过你吗?

顾雏军:这么多年了,家人劝什么,没用。我也没再和其它企业家沟通,他们也不会劝。

鱼玄机:您还有什么补充吗,或者此刻最想倾诉什么?

顾雏军:我坚信这个案子最终一定能完全撤销无罪,因为判决书给我留下了“伸冤”的一部分内容,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判决书用“疑似格林柯尔系公司”来作为证据判刑事罪名。疑罪从无,我认为这给了我一个翻案的机会。

来源:资本深读

文丨鱼玄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19-10-24 04: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