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159|回复: 0

前总干事拉米:如果美国退出 WTO可更名为ITO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1 12: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TO前总干事拉米:如果美国要退出 WTO可更名为ITO


帕斯卡尔·拉米

帕斯卡尔·拉米

  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

  导读:在拉米看来,WTO改革应该优先解决两个问题:升级贸易补贴的规则和打破上诉法庭的僵局。尽管有很多贸易代表认为,WTO改革是十分复杂的问题,但拉米乐观地认为,解决上述两个问题仅需要180天。

  “如果特朗普(专题)想要退出WTO,我们就必须认真考虑一个没有美国的WTO。因此,未来我们可能将用‘国际贸易组织’(International Trade Organization)来替代‘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

  至于特朗普的话有几分真意,拉米认为很难判断,但恐怕有几方面的可能:第一,特朗普还没有考虑清楚,因此立场左右摇摆;第二,特朗普要通过恐吓增加谈判筹码,实际上还是要留在WTO;第三,特朗普已经下狠心要退群,只是时机还不到。

  “特朗普发动的一系列保护主义措施,特别是针对中国和欧盟的,违反了WTO规则。”拉米强调,WTO成员必须要对这些举动做出反应。他强调,中欧应该根据WTO规则将美国告上WTO法庭,让WTO的裁决纠正美国的错误。

  在当前紧张的贸易形势下,越来越多的国家呼吁推动WTO改革,拯救岌岌可危的多边贸易体系。在拉米看来,WTO改革应该优先解决两个问题——升级贸易补贴的规则和打破上诉法庭的僵局。尽管有很多贸易代表认为,WTO改革是十分复杂的问题,但拉米乐观地认为,解决上述两个问题仅需要180天。

  拉米曾在2005年到2013年期间连续担任两届WTO总干事。如今,他在欧洲一体化智囊团“我们的欧洲”(Notre Europe)担任名誉主席,最近还被聘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特聘教授。今年12月,他先后在上海和北京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WTO需要“系统性改革”

  《21世纪》:现任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在当前保护主义浪潮的威胁下,全球自由贸易正面临自1947年以来的“最严重危机”。你怎么看?

  拉米:我会加上一些限定条件。数据显示,全球贸易状况良好,但新贸易保护主义立场带来了威胁。只有未来才能证明,我们是否可以屏蔽这些威胁、全球贸易体系是否能够抵御这种不稳定。我想现在说还为时过早。当前的优先工作应该是积极地捍卫和加强基于规则的多边交易体系。

  《21世纪》:特朗普在过去两年中采取了一系列的贸易单边行动。哪一个最让你担心?

  拉米:所有措施都很让人担心,因为这代表了一种对贸易的错误认识,不论是在理论层面,还是在实践层面。他相信,进口不是好事,出口才是。这是错的。他发起了一系列保护主义措施,特别是针对中国和欧盟,这些措施违反了WTO规则。这是非常危险的,需要WTO成员做出反应,毕竟开放贸易让许多人都受益。

  我们也承认,开放贸易通过提高效率带来巨大好处的同时,也给一些人带来了巨大痛苦。事实是,对于那些受全球化和贸易开放冲击的人,美国的社会制度未能解决他们的痛苦。这不是一个国际问题,而是美国国内的问题。保护主义不会解决这些人的问题,只会降低美国的经济效率。这就是为什么金融市场不喜欢保护主义的原因。

  《21世纪》:对于眼下发生的反全球化的趋势,你认为情形会进一步恶化吗?

  拉米:世界格局的调整一定是一个非常颠簸的过程,有一种看法把目前的中美关系类比19世纪末期德国和英国的关系,但我并不认同这种看法,因为目前全球联系的紧密程度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就现阶段的全球化程度而言,真的要发生去全球化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在20世纪,世界经济发生了两次去全球化,我想这在21世纪不会重演。经济的全球化程度已达到了在面临政治摩擦时非常具有韧性的阶段。

  《21世纪》:在2005-2013年之间,你连续两次出任WTO总干事,当今的全球宏观经贸环境和当时相比发生了哪些变化?

  拉米:在部分西方世界,公众舆论对于贸易的支持度没有过去那么高了,具体而言就是在自由贸易当中失利的那部分人,他们更为直言不讳。尤其是在美国,这部分人没有被妥善地照顾到,这也是特朗普当选的部分原因。但这些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全球贸易体系,而在于本土。在贸易不断开放的过程当中,本土系统该如何安抚随之在社会中出现的不安。这部分问题超出了WTO的职能范畴,WTO可以做的是通过调整来强化整个体系。在我看来,特朗普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和做法都不对,但他做对了一件事情就是WTO需要改革。自1994年以来,WTO规则有过一定的进步,但并没有进行过系统性的调整。

  如果美国要走,WTO可以改名为ITO

  《21世纪》:特朗普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钢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实际上扩展了WTO允许但很少使用的“国家安全例外”条款的定义。美国这一做法会对WTO的裁决带来什么潜在的影响?

  拉米:在我看来,那些被美国不恰当地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关税的国家,正在WTO起诉美国。欧洲和中国都在这么做。因为当一个国家违反WTO规则时,你就必须在WTO提告它,通过裁决让它知道,它没有按照规则行事,必须要改正做法。WTO是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体系。如果你觉得谁犯规了,你就去告他。

  《21世纪》:但如果WTO判美国败诉,不是会让美国铁了心离开WTO吗?

  拉米:如果每次美国败诉就能威胁离开WTO,那就意味着他们不会把遵守规则放在心上。如果特朗普想要退出WTO,我们就必须认真考虑一个没有美国的WTO。因此,未来,我们可能将用ITO(International Trade Organization)来替代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预计180天内WTO改革将取得突破性进展

  《21世纪》:但美国已经拒绝了欧盟改革WTO的方案,对吗?

  拉米:这只是谈判的一个阶段。如果我们要开展谈判,那么就有很多战术立场,但WTO就是谈判必须发生的地方。任何谈判都需要时间来处理不同的意见。谈判代表要谈,结论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21世纪》:你觉得最终美国会接受欧盟的方案?

  拉米:他们不会接受当前的方案。这是一个谈判,意味着双方为了达成共识都要做出一些妥协。

  《21世纪》:那么现在各方就哪些问题应该优先改革有共识吗?

  拉米:我觉得,有两个问题需要被优先处理:一是补贴规则,二是争端解决进程。这是当前最紧迫的两个问题。很多其他的问题可以之后再处理。

  《21世纪》:让我们来谈一下争端解决机制。美国和欧盟就这个问题最大的分歧在哪里?

  拉米:这不是美国和欧盟,而是美国和所有其他成员。美国认为,上诉机制过度解读了规则,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司法能动性”(judicial activism)。顺便说一下,美国只有败诉的时候才这么说,我从来没有见过美国在胜诉的时候会抗议司法能动性。关于法官是否过度解读司法,这是一个无比复杂的法律问题。

  最终,他们是想改进系统,还是想要摆脱系统?这是有关美国立场的重大问号,包括争端解决机制。至于为什么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们不知道是因为战术的原因,还是有战略的考虑。我们不清楚,美国隐藏自己的立场是因为立场本来就不连贯?还是为了获得更好的谈判地位?或是因为他们最终将选择退出,只是不想现在发生这种情况?

  《21世纪》: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今年11月曾表示,争端解决机制是WTO面临的三大生存危机之一,这个争端解决机制的上诉机构成员原本有7位,现在只有3位,还缺的4位由于个别成员的阻挠无法填补。如果这一事态继续发展下去,到明年12月份,只剩下1位成员。那这个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就没有办法运行了,就面临着瘫痪的威胁。现在要如何避免瘫痪的可能性呢?

  拉米:上诉机构的法官遴选如果只能靠全体通过来选举,那么就有陷入停摆的可能性,这是对于WTO法规(statue)的一种解读,其实还有其他的解读方式,比如法官遴选只需获得多数同意即可。

  《21世纪》:那你觉得WTO改革要取得一些突破需要多长时间?

  拉米:关于我提到的两个问题,我认为18个月就可以解决问题。也就是说,在G20会议举行之前——如果它是在2020年底举行的话。

  没有美国领导的WTO

  将迎来集体领导

  《21世纪》:特朗普的高级经济顾问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应该从WTO中“被逐出”,因为它作为该组织成员“行为不端”。对此,你有什么评论?

  拉米:他的顾问一说左,而顾问二说右。他们在不同的方向给出不同的信号。我认为,中国一直遵守了入世承诺。可能在某些领域没有完全达到承诺的精神,尤其是补贴方面的精神。那么就让承诺书更加符合精神,这就意味着WTO改革。

  《21世纪》:WTO过去常常唯美国马首是瞻,但现在特朗普已经声称要抛弃它。那么哪个国家应该成为WTO的新领袖呢?

  拉米:这是集体领导。如果美国不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那么欧盟、中国、日本(专题)和印度将成为重头角色。

  《21世纪》:多年来,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僵局。这是否意味着在WTO推动多边谈判的前景已经消失?

  拉米:不,我们知道为什么这个巨大的多哈议程尚未完成的原因,尽管已经就很多部分达成一致意见,例如2013年通过的《贸易便利化协议》。

  《21世纪》:但是很多发达国家已经转向双边或区域贸易协定了。

  拉米:情况一直如此。你始终同时拥有多边、区域、双边甚至单边贸易开放措施。它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一直都是共存的。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基础上,WTO提出了一个“最小公分母”的要求。在此基础上,你可以做WTO+双边协定。多边开放贸易与双边开放贸易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他们之间并不冲突。

  全球经济增速将再放缓

  《21世纪》:明年的贸易摩擦形势如何?如何预测明年的全球经济形势?

  拉米:我们同朱民先生在第三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上进行了一场讨论。正如他所说,目前,贸易摩擦的主要影响是对金融市场,而不是实体经济,但如果继续下去,将会增加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速度。我们知道,当前的经济周期已经接近尾声,增速将很快慢下来。这将在2019年还是2020年发生?我们不知道。

  像WTO改革这样的问题可以被解决,但有些问题关乎美国对中美地缘政治竞争的看法,那将需要长得多的时间来处理,因此挑战依然存在。

  在贸易摩擦之下,是中美地缘政治竞争的格局,科技竞赛就是其中一个表现形式。美国有人认为不能向中国出口关键的科技,而在中国有部分人认为中国过分依赖技术进口了。这与经济的进化高度相关,目前科技对于经济发展的贡献越来越大,科技竞赛和经济发达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也涵盖了相关一部分的安全领域。相较欧盟、日本和其他国家来说,这样的问题在中美之间更为显著,科技经济和安全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未来我们将需要更关注这个问题,尤其是在数据领域。

  《21世纪》:在中美的地缘政治竞争中,欧盟将采取什么立场?

  拉米:中间立场。我认为,欧盟会同美国结盟对抗中国,也会同中国结盟对抗美国。这是积极调停(active mediation),而不是中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19-1-23 01: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