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1247|回复: 3

国家安全法: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中美博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8 21: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家安全法: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博弈

国家安全法: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中美博弈

国家安全法: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中美博弈

本周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国会表示,香港不应再享有按照美国法律给予的特殊地位。蓬佩奥称,现在将由总统特朗普决定是否或者如何终止香港目前享受的特殊经济待遇。

蓬佩奥在其声明中提到,有关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如香港被确认其自治状态与中国其他地区无异,美国总统可授权行政部门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并且终止中国通过香港取得美国敏感科技技术的渠道。

美国最终采取的行动可能会对香港的亚洲金融中心地位造成重大打击。美国会不会真的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一旦取消给各方带来的后果又是什么?

“独立关税区”的影响范围

香港示威者认为可借美国之力逼使北京让步。

受访经济学家向BBC中文表示,首先需要廓清的概念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是世贸组织赋予的,不由得美国取消,美国能做的是单方面不再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因此简单说美国取消后,香港将与深圳无异并不准确。

“香港不会轻易失去独立关税区地位,因为香港作为独立关税区由世贸组织承认,并由香港特区《基本法》保障。这种国际公认的地位,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给予的,也不能被某一个国家任意废止。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吴靖表示,如果某个国家,例如美国,不承认香港是独立关税区,那只会影响到香港与该国的进出口贸易。

独立关税区(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源自WTO的前身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ATT)制定时,为未获得独立的殖民地而设置,起初有30多个非主权政治实体,随着殖民地国家相继独立,世贸组织框架下现存的独立关税区有台澎金马、香港、澳门和欧盟。

香港市民对北京决定直接制定国安法有何看法?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曾公开表示,香港作为自由港,没设下任何贸易关卡,若他国单边采取措施,香港无法阻止,若说香港独立关税区是受惠、受制于某国,这是错误的说法,亦无视香港的情况。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表示,美国之所以威胁要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主要因为中国如果通过香港《国安法》,他们需要寻求惩罚香港和中国的途径。

美国的利益博弈

即便如此,经济学家也认为,美国单方面不再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可能性不大,因为美国自身利益牵扯较大。

“一旦他们(美国)更仔细地考虑到这一行动的后果,就不大可能会将这个威胁付诸实施。”朴之水解释,首先,剥夺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会加速香港失去自治权,加速“一国两制”的终结,而这正是美国所要防止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中国人大表决香港《国安法》决定前对国会表示,香港不应再享有按照美国法律给予的特殊地位。

“另外,香港是美国的一个重要出口市场,2018年排名第10位,失去独立关税导致的较高关税将伤害美国出口商,尤其是葡萄酒、牛肉和农产品的出口商。”

吴靖也认为,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在考虑对香港的政策时,都会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比如,美国对香港享有大额贸易顺差。

香港与美国之间贸易额在380亿美元左右,而美国对香港贸易顺差高达334亿美元。美国对香港保持着最大单一国家或地区顺差,在美国贸易体系中十分难得。

其次,有1300多家美资企业在香港经营,这些美国企业在香港享有进入中国内地和东南亚的便利。

但美国如果决意要在世贸组织的框架下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则需要团结盟友,证明香港在“对外贸易关系和参与WTO事务上不再享有完全的自治权”,这意味着美国可能在WTO制度框架内与中国进行新一轮博弈。

具体产业和市场信心

中美在多个领域明争暗斗的大背景下,如果香港对于美国的政治利用价值比经济价值更高,美国也可能发起对香港的经济打击,手段之一便是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

朴之水(Albert Park)认为,如果真的发生,对香港经济的负面影响巨大。主要体现在:

贸易受损——贸易战导致到中美间高关税,取消独立关税区意味着立即提高香港与美国间的关税,双向贸易因此将减少。对于香港消费者而言,美国商品价格会提高,对于生产者而言,从美国进口原材料的价格会上涨,香港出口商的利益也将受损。

科技发展受损——“香港的电信和科技公司也会因美中在高科技贸易上的限制而受到负面影响。”朴之水表示。

零售业受损——“长期以来,由于香港商品价格较为便宜,若失去独立关税地位,香港零售业会失去对内地游客的吸引力。”朴之水表示。

但吴靖认为,美国不承认香港是独立关税区,只会影响到香港与美国的进出口贸易,由此所造成损失相当有限。

彭定康:中国利用疫情炫耀自己的实力及欺负台湾香港

根据香港工业贸易署数据,2019年,香港产的产品出口477.5亿港元,其中输出美国的商品36.7亿港元,占比7.7%。不过香港的贸易以转口贸易为主,2019年转口到美国的货值3000亿港币左右,占比7.6%。

“事实上,社会动荡对市场信心打击大得多。经历了几个月动荡、暴力和不确定性之后,任何能够稳定局势的因素,都会对香港投资者的情绪恢复有极大帮助。 ”

吴靖认为, 投资者经常会评估长期潜在投资环境,包括政治、经济的稳定性,以及对正常运营和盈利的预期。因此,长期来看,香港《国安法》应有助于恢复社会稳定,恢复香港法治,维护“一国两制”的原则。这对投资者信心和营商环境都有帮助。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则表示,《国安法》一旦实施,全世界都会担心如何在香港设立公司,对香港经济的破坏是长远的,无法回头。“《国安法》摧毁了人权、民主、自由、法治,届时也不可能会有繁荣的经济。”

中国面临的冲击:金融大于贸易

香港是重要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一旦这里的资金流入和流出受到管制,必将损害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影响中国的国际融资。

香港在中国的经济版图中有着特殊地位。如果美国不再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意味着什么?

经济学家认为,就贸易而言,影响不大。

朴之水称,香港失去独立关税区地位对中国内地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的直接影响可能不大,因为中国对外贸易中,经过香港的转口贸易的份额一直在稳步下降。这一变化也不会影响中国进出口的关税水平。

吴靖表示,在2001年中国内地加入世贸组织之前,香港扮演着重要角色,是外资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重要渠道。而现在,中国内地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物流、交通都直接与世界其他地区紧密相连。在一定程度上,香港作为贸易中介的地位正在减弱。

中国人大虽然已通过涉及香港《国安法》的决定,但该法具体内容尚未公布。

不过吴靖提醒,中国内地金融体系还未完全开放,因此香港对中国内地最重要角色是国际金融中心。

香港近年来一直是国际资本流入中国的重要门户。在中国内地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资(FDI)中,990亿通过香港流入,占总外商投资额的80%。

专注研究全球经济的智库PIIE称,截至2018年底,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在香港的存量达到6220亿美元。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香港同年GDP的170%。这代表着大量内地企业通过香港投资全球,其中还包括越来越多中国央企。96家中国央企中,有50家央企旗下至少有一家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在金融方面,香港还是大量中国企业上市融资的目的地,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在人民币国际化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根据SWIFT的统计数字,全球70%以上的人民币支付通过香港进行结算。

吴靖认为,美国若不承认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可以限制某些公司来港或在香港设立地区总部,并对香港的资金流入和流出实行一定管制。这将损害香港之于中国内地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更长远来看,香港失去独立关税区的特殊地位,可能会释放出香港独立性恶化的信号。朴之水认为,这可能导致跨国公司对香港的未来失去信心,最终香港可能不再是投资和贸易的一个颇具吸引力的门户,中国经济也将因此受伤。
BB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9 13: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地位意味着什么?


中国全国人大十三届三次会议5月22日宣布有意授权人大常委会制定香港版国家安全法后,美国特朗普政府威胁将取消对香港的特别关税地位。那么,取消香港的这项特别关税地位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这项特别关税地位的根本基础是香港主权回归后的“一国两制”框架。从原则上讲,这个框架保证香港在1997年以后,继续享有许多中国内地没有的自由,尤其是自由经济,独立的司法体系,言论自由以及半民选的议会机制。

美国国会在1992年通过法案,给予香港特别关税区待遇。这些措施主要包括免除签证、美元与港币在联系汇率框架下固定汇率、各项企业保护法、优惠税制、司法保护等内容。许多其它国家也给予了香港类似的的优惠措施。这些措施使得香港在1997年以后继续保持了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成为继伦敦、纽约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市场。而香港在国际贸易中的优势,也对中国的经济起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桥梁作用。

美国休斯顿研究所中美关系专家Robert Spalding向彭博社表示,倘若特朗普政府真的采取强硬措施,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地位,那么中国与自由经济体的金融关系将受到影响,股票、债券、金融交易等等都可能受到打击。

但是,特朗普是否真的会选择这样做呢?

不少专家都认为特朗普政府掌握着主动权。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国际法专家Julian Ku认为,特朗普手中有很多牌可打,可以将对香港的关税制度与中国内地统一,也可以调整出口监控措施,增加高科技产品出口的难度。不过,Julian Ku不认为特朗普会马上改变美国所有与香港有关的法律,以便给中国留下改弦更张的可能性。

取消对香港的特别关税地位势必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尽管香港如今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已非昔日可比,中国对港出口或经港出口在对外出口总量中占比已经从1992年的45%,下降到2019年的12%,但香港仍然是众多中国企业获得外汇,或者与国际金融机构交易的重要平台。

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地位对美国企业也不是没有影响。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机构估计,大约300家在亚洲开展业务的美国企业在香港设点。2018年,美国对港贸易盈余也高达311亿美元。

来源:RFI  作者:瑞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30 00: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美国取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将发生什么?


在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对抗中,香港可能会成为一种附带损害。

中国领导人已着手增加北京对这片前英国殖民地的控制。作为回应,华盛顿的官员正在考虑是否要剥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授予该半自治领土的特殊地位,正是这种地位帮助香港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和中美之间的重要门户。

如果美国撤销该认定,香港作为商业之都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香港为何获得特殊地位?

尽管这片前英国殖民地是中国的一部分,但美国长期以来与香港有着特殊的关系。

英国最初在鸦片战争期间夺取这片领土,后于1997年将其移交中国。而北京方面保证,香港将在一国两制的共识下保持高度自治。尽管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仍会根据自己的法律运作,其中包括中国大陆没有的经济和公民自由。

华盛顿授予香港的特殊地位也承认了这种差异。根据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在金融交易、移民和贸易方面,美国法律对香港有不同的待遇。

这种地位使两者之间的年度贸易增至约380亿美元。

为什么这种地位可能不保?

从去年开始,在香港爆发的反北京抗议活动惹怒了北京。周四,中国人大批准了一项包括起草新国安法的计划,该法案预计在9月前生效,意在遏制恐怖主义、支持国家安全以及平息要求香港脱离中国独立的呼吁。

目前尚不清楚新国安法将包括哪些内容。但是外交官和商界领袖担心,该法案将使移民政治化,侵犯香港的言论自由和网络信息的自由流通,并导致金融市场法规遭到干预。

中国上周表示将通过该计划后,美国官员表达了失望。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周三宣布,他不再认为香港具有与大陆分离的高度自治,从而为采取惩罚性措施铺平了道路,这些措施可能终结华盛顿与香港的特殊经济关系。

如果地位发生变化会怎样?

在特殊地位下,美元可以与港币自由兑换,因此在香港开展业务对美国公司有着特别的吸引力。香港在贸易方面享有优惠待遇,这意味着几乎没有关税或其他成本。美国和香港享受旅行免签,使企业高管可以轻松出入。

如果美国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以上一切都将结束。

根据华盛顿的反应,取消特殊地位可能导致美国以对待其他任何中国城市的方式对待香港。这将意味着更高的关税,包括在中美贸易战中制定的关税。两地之间的流动也将受到限制。许多美国企业可能选择离开。

美国对中国买家施加的敏感技术出口管制,也将适用于香港。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越来越多地限制中国公司接触美国软硬件技术。

取消这一特殊地位也可能导致美国对香港公司投资进行更严格的审查。近年来,华盛顿使中国公司在美投资变得越来越困难。

前香港银行家、投资者戴维韦布(David Webb)说,香港被视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但特别行政区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世界其他地方对待它的方式不同于中国大陆。

特朗普可以自行更改地位吗?

特朗普总统可以通过行政命令自行改变该地位。

但是,国会已施加越来越多的压力迫使他采取行动。去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均获得广泛支持后,特朗普签署了该法案。法案要求政府机构每年审查香港的自治状况。

取消特殊地位具有政治风险。这将使特朗普在11月的大选之前表现出对中国强硬的态度,他的这种态度旨在转移人们对美国政府新冠病毒疫情治理失败的注意。但这也可能危及他与中国的贸易战停火,而那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成就之一。

美国是否有伤及自身的风险?

纸面上看,美国对香港的出口比进口要多。香港民众广泛对亲民主示威者表示同情,然而,给香港的经商制造困难,可能会推动香港民众转向北京。

亲北京的香港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说:我们遭受美国切断关系的打击越大,结果将是我们会与中国大陆越来越紧密,不是吗?

但是华盛顿可能认为,给中国造成足够惨痛的损失,能够更加清晰地表示它的反对态度。中国公司包括国有企业会来到香港融资。由于北京对跨境资金流动的严格限制,中国的公司和个人能够转入和转出中国的资金额度有限,而香港拥有复杂但不可或缺的金融通道。终止其特殊地位可能会严重削弱这些优势。

香港还是许多全球大企业的地区总部。庞大的中国经济仍然是一大吸引力。但是,如果香港失去透明度和开放性,这些公司可能会决定去其他地方设点。

来源: 纽约时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30 00: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若取消香港关税区地位,将对中国造成什么影响?


  直新闻: 全国人代会通过了涉港国安立法决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却向国会递交报告,认定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没有理由继续享有美国之前一直给予香港的法律待遇。对此,你做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 其实,最近一年多以来,中美双方围绕着香港问题而展开的博弈,就像是高手下棋一样你来我往斗智斗勇。

  中美两国第一个回合的过招,缘起于去年上半年,港府准备修订逃犯条例,以解决内地与香港长期以来没有司法互助与逃犯交接的问题,此事在香港引发了长达八个多月的街头暴力运动。就在这个时候,美国国会单方面制订了《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企图向中方划下红线并发出威胁,一旦中方在香港有了进一步的行动,美国不仅会制裁参与行动的相关官员,甚至有可能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

  然而,就在港府最终撤回了逃犯条例,美方以为中方已经被吓倒的时候,中方却在不久前突然出招亮剑,宣布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出面,直接制订港区国安法,以此补上香港回归20多年来迟迟没有补上的国家安全漏洞。中美之间于是进入了第二个回合的博弈与较量。而这一招,显然打了美方一个措手不及,以至于美国国务卿蓬佩不得不宣布,将原本要向国会提交的有关香港问题的报告往后推迟。

  当时外界普遍认为,蓬佩奥可能会在三个月之后也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制订港区国安法之后,再来确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应对。美方把时间往后推,与其说是为了观望下一步局势的进展,不如说是在继续威胁中方,想要中方在这三个月时间内“好好想一想”,并最终把立法的计划给取消掉。

  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美方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就在全国人大通过决议授权常委会立法的前几个小时,蓬佩奥改变了原先的承诺,突然向美国国会提交了香港问题的报告,并且单方面认定“香港已经不再享有高度自治”了。 其目的,显然是要在全国人大通过相关决议之前,对中方产生恐吓作用。 于是,中美便进入了第三个回合的博弈与较量。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蓬佩奥声称“香港已经不再享有高度自治”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立马就会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而仅仅是为香港问题做了政治定性,为接下来有可能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区地位提供抓手。

  或者说,将来会不会取消,还要等到三个月之后,也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港区国安法之后,由特朗普本人来亲自拍板决定。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美方仍然对中方有可能会撤回法案而心存幻想。

  直新闻: 那在你看来,接下来特朗普拍板决定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区地位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 我注意到,在蓬佩奥向国会提交有关“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的报告之后,美国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随即举行了一个电话吹风会。在这个吹风会上,史迪威表示,美国将尽其所能,既确保香港人民不会受到美方制裁行动的影响,也要确保在香港的美国企业不会受到影响。

  很显然,跟蓬佩奥提交的正式报告相比,史迪威的口气缓和了不少。这显然是在企图安抚正因为这件事情而焦虑不安的美国在港商人,以及在香港金融市场上有着巨大利益的华尔街金融大佬。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美方仍然在患得患失投鼠忌器。

  那么,究竟特朗普敢不敢横下心来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我认为,虽然特朗普曾经表态过,“我爱香港,我也爱中美贸易协议”,甚至从内心深处来说,特朗普更爱的是中美贸易协议,但是最终情势比人强,特朗普极有可能在当前情势下,最终不得不被迫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政策。

  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第一,经过这么几年中美贸易战的折腾,尤其是经过了这一轮的新冠疫情的沉重打击,美国国内的反华民意已经积累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再加上国会与当权右翼政客的煽风点火,原本意识形态色彩非常淡薄的特朗普也已经被裹挟上了这条意识形态对抗之路。其中的典型表现就是,美国最新对华战略报告中,中美价值观念与意识形态的分歧与冲突,被提高到了非常高的位置;第二,原本高速增长的经济与极低的失业率,是特朗普赢得连任的一张王牌,但是这一切都被新冠疫情给搅黄了,以至于即使中美完整地落实了第一阶段的中美贸易协议,也不可能挽回美国在经济上的颓势,对特朗普的选情帮助不大。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也会在竞选的时候主打“反华牌”,以巩固自己的民粹主义基本盘;第三,正是因为觉察到了美国国内民情与民意的变化,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民主党的参选人拜登,都在相互指责对方“亲华”与“对中国不够狠”,都在反华的道路上展开了飙车比赛。而对待港区国安法的态度,不幸就成了他们相互检验对方“对中国不够狠”的一个刚性指标。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特朗普愿不愿意,他都极有可能被美国 国内的极右思潮所绑架,最终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 而一旦这种情况发生,香港就会成为中美博弈的受害者。 这也就印证了我去年所做出的一个判断,即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香港问题将会取代台湾问题,成为中美博弈的主战场。

来源:直新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0-7-11 03: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